I索命青衣  四九、对话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19  更新时间:15-10-20 15:3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人慢慢地走进来。

    这个人拱着腰,站在雷庭恩的旁边,仿佛在听着他的指示。

    雷庭恩却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他只是沉沉地道:“江总管,安排得怎么样了?”

    江尘哈了哈腰,一脸的媚笑,道:“一切都已经办妥,请老爷放心。”

    江尘和卓不凡一样,都是总管。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份虽然一样,遭遇却恰恰相反。

    风老爷子始终把卓不凡当成是自己的儿子,风一飞则把他当成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

    而江尘在雷霆恩的眼里,却只是一条狗,一条听话的狗。

    但他却又偏偏是雷家里除了雷庭恩之外,权力最大的一条狗。

    关于雷家对风家进行的这次突袭行动,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这条狗进行策划和安排的。

    雷庭恩像是很满意他的答复似的,抬起头来,看了看江尘自信满满的脸,然后,捧起放在桌子上的那杯清茶,拿起盖子,吹了吹,又细细抿了一下。

    江尘看了看雷庭恩这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知道他对自己所做的这番安排还算是满意,便接着道:“老爷请放心吧,那些能够邀请到的江湖朋友,我基本上都邀请来了,甚至连已经不问江湖时事的鸳鸯双飞夺命鬼夫妻都被邀请来了,我知道,昔年雷家的先祖对他们家有过恩,所以,我们只是送了一个帖子过去,他们就二话不说就赶来了。”

    雷庭恩似乎对这些话有点儿漫不经心,仍然毫无表情地捧着茶,仍然在慢慢地品着茶,然后又毫无表情地“哦”了一下。

    江尘立刻不做声了。

    他仿佛是在揣摩雷庭恩这一声“哦”中所包含的含义,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江尘虽然只是雷家的一个总管,一条狗,可他自己并不认为自己只是雷家的奴才和一条狗。但此刻当他站到雷庭恩面前极力讨好的时候,才豁然发现,哦,原来自己还真的是个奴才,一条狗而已。

    既然做奴才,那就要做一条好奴才,因为好奴才在主人的面前虽然是条狗,可在别人的面前却同样是主人。

    这个世间的奴才何止千千万万,可要想做好一个奴才,就应该能够适时地猜出主人的意思。

    他知道,雷庭恩一定还有话要说,所以,他没问,他也不敢问。

    他一直在等待着雷庭恩的下文。

    而他猜的确实没错,雷庭恩在轻轻地“哦”了一声之后,果然又接着道:“真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江尘本来以为雷庭恩会称赞他两句的,却没想到他会突然蹦出这话来,这才有点儿慌了神。

    他实在想不出同样的话雷庭恩为什么要问两遍。

    这是他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事。

    既然今天遇到了,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雷庭恩对今天的突袭行动看的实在是太重了,第二,就是对他的办事能力很不放心。

    想到这里,江尘赶紧道:“请老爷尽管放心吧,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那些江湖中能请到的朋友也都已经请来了。”

    既然雷庭恩可以把一个问题问两遍,那么,他也只有把自己的答案说两遍。

    他对自己的答案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是,雷庭恩仍然在品着茶,细细的,专心致志的。

    就像是在对付一个刚刚得手的小姑娘那样。

    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么,请不到的呢?”

    江尘脸上的表情仍然自信满满,朗声道:“请老爷放心吧,要对付风一飞和卓不凡,这些人已经足以,更何况,我们请不到的,风家也绝对请不到的。”

    雷霆恩皱了皱眉头,道:“什么人请不到?”

    江尘道:“两个有名的人。”

    雷霆恩的眉头皱得更高了,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事,又仿佛对这些请不到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道:“多有名?”

    江尘虽然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却无法掩饰那些夹杂在笑容中的恐惧。

    他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多有名,可是,我却知道现在他们是如今的江湖中被人谈论最多的人。”

    雷霆恩道:“说说看。”

    江尘道:“比方说被人称作索命青衣的李存孝。”

    雷霆恩也在摸着自己的下巴,忽然道:“你说的那个索命青衣据说是二十年前江湖第一神剑剑三十的义子。”

    江尘道:“是,据说本来是应该剑三十前去大光明城赴约的,可是,三个月前,剑三十却突然暴毙,所以,索命青衣只好替他赴约的,所以,我们无论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都绝对无法请到他的。”

    雷霆恩道:“那第二个呢?”

    江尘道:“大光明城的路仲谋。”

    雷霆恩:路仲谋?“

    江尘道:“路仲谋是大光明城藏剑阁的人,据说他的剑法也已经到达了神的境界,这样的人当然也不是我们所能请得到的,这样的人既然我们请不来,我相信风家的人也一样请不来的。”

    说到这里,他得意地笑了一下,随即顿了一顿,似乎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道:“其实,还有一个人的。”

    雷霆恩道:“谁?”

    江尘道:“龙额侯。”

    雷霆恩道:“那个有着一双比女人还好看的手和一把比风还要轻的短刀的龙额侯?”

    江尘道:“是的。不过,这个人不用担心了,因为他是明界的人,而我们的这次突袭行动是得到明王的首肯的,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他会帮助风家。”

    雷霆恩道:“可是,你似乎忘记了,卓不凡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你以为他会眼看着我们找他弟子的麻烦而坐视不管?”

    江尘笑了笑,道:“他虽然很想帮他的弟子,可明王却绝对不会允许的,作为明界的三大执法长老之一,他自己也应该知道,帮助一个叛徒是什么下场的,所以,就请老爷尽管放宽心就是了。”

    雷霆恩道:“那么,这两个人现在在哪?”

    江尘道:“这个……”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