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五十、运筹帷幄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50  更新时间:15-10-21 09:1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雷庭恩放下茶碗,看了看他,忽然叹了口气,道:“龙额侯和索命青衣曾经在梧桐客栈里一起喝过酒,甚至还聊了很多东西。至于他们聊的是不是要对付我们,就不得而知。而路仲谋,则有人在归云庄见他出现过。谁知道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到了风波里。哦,对啦,索命青衣却已经到了风波里。尚天香那个臭婆娘一路上好酒好菜地招呼着本想他把引到归云庄里对付他,可等他真的到了归云庄的时候,却吓得连面都没敢露。这些,你都知道吗?”

    江尘的汗立刻流了下来。

    对他而言,要查询这三个人的下落,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而雷霆恩虽然一直呆在家里,却什么都查出来了,而且查得比他还清楚,怎能不让他害怕。

    更让他害怕的时候,雷霆恩居然又在问道,“那么,江总管,你知不知道风府有没有请人?他们请了多少人?”

    江尘本来信心满满的,可是此刻却已经动摇,但又不得不做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立刻答道:“小人全都已经查清楚了,我虽然还不知道他们都请了哪些人,但我敢保证,我们请的人一定比他们多,一定比他们的厉害,因为江湖上稍微厉害点儿角色都已经被我们请光了。”

    雷庭恩微微笑了一下,就茶碗放在桌子上,看着他道:“哦,是吗,那么,这场游戏,你有几成把握?”

    江尘伸出左手的食指和右手的食指交叉叠放在一起,相互比划了一下,自信满满地道:“十成。”

    雷庭恩先是点了点头,像是很满意他的安排似的,却又忽然愁云满面,一副心事忡忡的样子。

    他望着江尘,道:“不过——”

    江尘刚刚放松的神经立刻又紧张起来,道:“不过什么?”

    雷庭恩道:“你好像说漏了一个人……”

    江尘躬身道:“请老爷明示。”

    雷霆恩却阴恻恻地笑了笑,道:“你再仔细想想。”

    江尘道:“属下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了。”

    雷霆恩的脸色忽然变得沉重异常,沉声道:“据说,这个人是江湖中的后起之秀,不仅武功深不可测,而且,家世显赫,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富可敌国的父亲,和一个剑法绝妙的二叔,虽然表面上看来,他只不过是个碌碌无为的花花大少爷,挥金如土,可是,到目前为止,有很多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都栽到了他的剑下,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做鸢肩公子。”

    听到这话,江尘忽然笑了起来。

    他笑的甚至还有些狡猾。

    他还以为雷庭恩担心什么,原来只是担心这个呀。

    雷霆恩看了看他,似乎有些生气,怒道:“你笑什么?”

    江尘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道:“如果老爷担心的只是这个的话,那么,就请老爷尽管放心就是了。”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雷霆恩,像是在安抚他的情绪似的,缓缓地道:“因为这位江湖中人人称赞的鸢肩公子,也就是掷金山庄的大少爷,李棠溪公子,本就是小人的朋友,而他也在小人的这次邀请之列的。”

    听到这话,雷庭恩并没有江尘想象中的那么高兴,甚至还瞪了瞪他。

    他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又开始来来回回地在房间里不停地踱着方步。

    他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凝重起来,冷冷地道:“可是,江总管,据我所知,那位鸢肩公子李棠溪好像也是卓不凡的朋友。”

    江尘点了点头,一脸沉静地道:“是。”

    雷庭恩好像更生气了。

    他猛然一拍桌子,大声道:“既然你可以去请,那么,卓不凡也一定可能去请他的。”

    江尘又点了点头,仍然一脸沉静地道:“是。”

    雷庭恩额头上的青筋,凝成一个“十”的形状,道:“既然你知道,你还敢请他,假如他又答应了帮助卓不凡,那岂不是很不妙?”

    江尘真的很沉得住气,仍然笑着道:“老爷,你放心吧,李公子是个守信的人,既然已经答应了我,就绝对不会再去帮卓不凡的。”

    雷霆恩冷笑了一下,沉声道:“那么,假如那位鸢肩公子不帮我们的话,那我们取胜的机会有几成?”

    江尘依然一脸的自信,道:“还是十成。”

    雷庭恩盯着江尘的眼睛,仿佛一柄尖锐的刀锋,冷冷地道:“可是,如果那位鸢肩公子帮去卓不凡他们呢?”

    江尘甚至连想都没有想,立刻脱口而出,道:“如果李公子真的帮他们的话,那么,我们取胜的机会恐怕连一成也没有。”

    雷庭恩拍了拍后脑勺,但脸上却没有显现出紧张不安的样子。

    他看了看江尘那一脸的自信,甚至还微微笑了起来,道:“哦,是吗?那岂不是很糟?”

    雷庭恩虽然在笑,可是,江尘的脸上却绝对不敢显现出丝毫的懈怠。

    他甚至还显现出更加严谨的样子来,道:“当然了,如果李公子真的失信去帮风家的人对付我们的话,那么,整个局面当然是不堪收拾的,可是,这个就请老爷尽管放心吧,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李公子会帮他们的任何消息,我所收到的消息只是听说李公子前几天突然从江湖上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去干什么了。既然我们的情报网那么广阔都无法知晓李公子的下落,那么,我相信,风家的人的运气也不会比我们好到哪里去的。”

    雷庭恩又笑了。

    ——是那种带着残酷意味儿的笑。

    他的眼睛在看着江尘笑的时候,嘴角甚至拧成了一把刀,一把杀人的刀,低声道:“可是,万一呢?你不是都没有查出来李存孝和龙额侯的下落,他们不照样坐在梧桐客栈里快快活活地喝酒。”

    江尘的脸色变了变。

    但随即,他又做出一副很洒脱的样子,道:“如果万一李公子帮了他们的话,我们也不怕。”

    雷庭恩忽然来了兴致。

    他那嘴角紧紧绷起的肌肉忽然又松弛下去,犹如已经将拔出来的刀又送回了鞘里,道:“哦?”

    江尘向前走了几步,附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然后,就见雷庭恩那张一直布满愁云的脸立刻舒展开来,轻轻地拍了拍江尘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道:“既然这样,那么,江总管,这一切都劳你费神了,如果这一次将风家一网打尽的话,我给你记头功。”

    江尘朝着他拱了拱手,哈腰道:“多谢老爷,那小人就先告退了。”

    望着江尘的背影,雷庭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这笑是舒心的,是从容的。

    可是,却也是残忍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