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四八、不负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85  更新时间:15-10-19 11:0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那莽汉看着慢慢倒下去的风一飞,嘴角忽然露出一丝残忍而冷酷的笑容,就像是一条噬人的毒蛇。

    可是,他嘴角的笑容还没有完全伸展开来,他眼睛里所闪现出的那些得意的光就慢慢地暗淡下去。

    他转过身去,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将整个拳头都插进了他的身体里。

    那中年男人的眼睛里没有表情,脸上也没有表情,而眼角却流露出无尽的悲伤,犹如这无尽的秋意。

    那个中年男人的拳头在莽汉的身体里慢慢地,慢慢地旋转着,旋转着……

    仿佛在为他开启地狱之门。

    他每旋转一下,莽汉的身体都要忍不住紧缩一下,就像是被勒住了肠子,又像是被挖掉了一块肉。

    那是一种痛苦的表情。

    莽汉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用一种根本就不相信的眼神望着他,仿佛在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

    可是,他却永远也无法得到答案了。

    因为中年男子正在将他一点一点地分尸,就像是在宰割一头放在砧板上洗净褪好的猪。

    他先是将他的两条胳膊使劲卸了下来,扔到了墙外。

    然后,是两条腿。

    然后,是他剩下的那些器官。

    血,慢慢地洒落,犹如重雨,犹如漫天花朵。

    可是,那中年男人却一直都没有回答他,更不可能告诉他,为什么要杀他。

    他的脸上甚至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

    那个中年妇女看了看那个已经支离破碎的莽汉的尸体,忽然从红艳艳的身上将她的那一对短刀拔了出来。

    她从地上揪起那莽汉被揪下来的脑袋,用一种带着无限悲伤,却又夹杂着愤怒和懊恼的口气道:“请你告诉雷家,我们欠雷家的大恩,无法用行动来报答了,所以,现在,我们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报答了,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欠雷家什么。”

    话刚说完,她已经将那一对短刀插进了自己的胸口,用力地,用力地……

    最后,终于插进了心脏,慢慢地,慢慢地……

    她用的力本来就很猛,况且,刀上面还涂有剧毒。

    当她把插进胸口的那一对短刀插得最后只剩下刀柄的时候,刀柄上的红缨更红了。

    也不知道是被她和女儿的血染红的,还是它们原本就是那么红。

    她倒在了红艳艳的尸体倒在了一起,表情不再痛苦,不再悲伤。

    甚至还露出一丝解脱的笑,仿佛在说,“现在,我终于又能和我的宝贝女儿红艳艳在一起了,如果真的有来生的话,那我们下辈子还要做母女。”

    中年男子默默看着中年妇女做完这一切。

    虽然事先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虽然他如果出手制止的话,也许可以救得了的,可是,他却偏偏什么也没做。

    当中年妇女倒下去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僵住了。

    他只是径直走到倒在血泊里的风一飞,出手点住了他胸前的几处大穴,帮止住了仍流个不停的血。

    原本殷红的血此刻开始变黑了。

    那是毒液浸染的缘故。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扔到了卓不凡的手里。

    他甚至还从嘴角努力地挤出一丝艰难的笑,表情复杂。

    他弯下腰去,将她们母女俩的尸体抱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门外走去,在身后留下一长串血迹。

    他的武功虽然很高,力气也很大,可是,当他抱着她们母女俩的尸体向外走的时候,脚步却仍然有些踉跄。

    卓不凡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是,却没有阻止他。

    他也不能去阻止他,因为此刻雷家的那些高手仍在进攻。

    而风家的高手却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他还要保护风一飞。

    此刻,风一飞已经受了重伤。

    他已经失算过一次。

    这一次,他不能再失算,否则,即使风家的人不说什么,他自己也没有脸面再去见九泉之下的风老爷子了。

    他开始蹲下去查看风一飞的伤口。

    风一飞的伤虽然很重,幸好,还没有伤及心脏,又加上刚才那中年男人及时出手帮他止住了血,并没有大碍。

    卓不凡拿出那柄轻轻的,薄薄的刀,将他胸口的烂肉剜掉。

    等到风一飞胸口上开始有红色的血流出来的时候,才将那中年男子刚才丢给他的那只瓶子打开。

    那是一瓶解毒的药。

    他虽然还对那个中年男子怀有很大的疑问,可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风一飞已经危在旦夕。

    如果不抓紧时间救治的话,恐怕很难熬过一个时辰。

    所以,他赶紧将那些药慢慢地洒在风一飞的胸口上,然后,“哧啦”一下,从身上扯下一根白带,帮他缠住伤口。

    风一飞的嘴角微微地颤动了一下,好像是感觉到了疼。

    只要还能感觉到疼痛,那就还有得救。

    包扎完毕,他把风一飞安置到一个相对隐秘的角落里,让两个风家的高手照顾着。

    他立刻又加入了院子里仍在进行的混战。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忽然听见墙外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扑通!

    就像是什么重物掉进了水里发出的爆炸声。

    卓不凡忽然想起,风府的墙外,有一口古井。

    而那中年男子刚才抱着红艳艳母女俩的尸体所走的方向,好像就是古井的方向。

    他们一家三口现在终于还是在一起了。

    他看了看仍然混战成一团的风家和雷家的人,眼睛里已经有火冒了出来。

    失去爱人和朋友的仇恨已经完全充满了他的脑袋。

    他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

    可是,现在却还不是失去理智的时候,风一飞已经受了重伤,接下来的变故还需要他来主持大局。

    他用力地捶了捶自己的脑袋,仿佛是想让自己的脑袋冷静下来。

    他又叫了几个风家的高手过来,让他们将受了伤的风一飞抬到后院,隐藏起来,不再受到袭击。

    做好简单的安排之后,他便从腰里拔出那柄薄薄的,轻轻的,几乎透明的短刀,立刻加入了战团。

    可是,这个时候,风一飞却忽然发了疯地推开那些扶着他的那些家丁,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出隐秘的角落。

    他虽然还摇摇晃晃地站立不稳,可仍然挣扎着站在那里,看着风家的人和雷家的人相互厮杀在一起,嘴唇已经咬出了血。

    他擦干了眼泪,双目中已经没了平日里的那种柔和和宁静,而是变得异常愤怒,就像是暴风雨中的大海。

    暴风雨卷过,雷家随即倒下几名高手。

    虽然自己的伤口仍在作痛,可是,他仍在奋力厮杀。

    这个时候,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既然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都可以为他而死,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为他的朋友,他的这些衷心的弟兄而死。

    更何况,今天本来是一场喜宴。

    今天本来是他成亲的大好日子。

    可是,现在,大喜却成了大悲,花堂却变成了屠场。

    他本来还是新郎,可是,现在,却突然变成了屠夫。

    风一飞本来还有一颗慈悲的心肠,可是,在经过了刚才的那场血与火的洗礼之后,他已经不再柔弱和留情。

    一场混战,让所有的人都心惊。

    冷冷的秋风,吹着无叶的梧桐树,吹着那棵仍然葱茏的香樟树,哗啦啦地作响,仿佛在为他们的血哀鸣。

    那些天空灰蒙蒙的,阳光已经没有了任何色彩。

    耳边只有兵器的乒乒乓乓的交接声和搏斗的人群受伤倒下去的声音。

    风一飞已经杀红了眼。

    他甚至已经不记得了他自己是谁。

    他似乎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已经忘记了。

    此刻,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杀!杀!

    风一飞已经完全迷失了本性。

    他似乎忘记了,在风府的另一隅里,还有一个人在怎样的牵挂着他,思念着他,盼望着他赶快出现。

    这个人便是新娘,雷双双。

    雷双双姓雷。

    雷双双是雷家的人。

    而雷家却又偏偏是风家的世仇。

    雷双双是雷庭恩的独生女儿。

    此刻,雷庭恩正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自从突袭行动开始之后,他就一直这么走来走去的。

    这段时间里所走的路加起来,差不多也有几百里了,他却没有显现出一点儿疲惫的样子。

    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一台无形的发电机,永远精力充沛,永远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并且要时刻注视着风家的一举一动。

    雷庭恩的身材虽然很矮小,却天生一副威严的模样,让人望而生畏。

    如果说什么叫做天生的领导者,如果说什么叫做精神上的巨人,那么,雷庭恩就是很好的证明。

    而雷家的先祖之所以要培养出这样的巨人来,似乎正是让他承担起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的重担的。

    所以,雷庭恩一生下来便注定要成为风府的仇人。

    其实,他和风翠山并没有什么仇恨。

    他和风一飞也没有什么仇恨,但雷庭恩的祖先和风翠山的祖先却有着极大的仇恨。

    至于他们两家的先祖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恨,他们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自打从雷家降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和风府抗衡到底。

    所以,雷庭恩自从开始接管雷家权力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开始不断地培植着雷家的势力,招兵买马,扩充地盘。

    他要使雷家变成江湖中势力最强的帮派。

    至少,一定要在名声上盖过风府。

    他就是要向风府显示,雷家就是比你风家强。

    为了这个目的,他甚至不惜加入明界。

    因为在雷庭恩看来,用这种方法向自己的仇人炫耀,即便是不需要动刀动枪,不需要损兵折将,也可以达到报复的目的。

    而且,这种实力和精神上双重的压力不仅会使自己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还会让仇人像狗一般仰视着自己,始终都要生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这是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

    这也是一种莫可名状的感觉。

    每次看着风家的人像狗一样地生活着,看着风家在自己的步步紧逼之下不停地收缩地盘,简直比一刀杀了仇人更让他觉得心满意足。

    雷庭恩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忽然有点儿心神不宁。

    其实,这并不是因为紧张和不安,而是即将消灭仇家前的那种莫名的兴奋。

    在每次杀人之前,他的心里都会有种莫名的激动。

    他的右手紧握成拳头,朝着左手心不停地撞击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然后,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