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二九、庖丁鱼鲤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56  更新时间:15-09-17 14: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这个时候,掌柜的仿佛才忽然清醒了似的。

    他也不知道突然从哪里来的勇气,又恢复了他那副颐使气指的样子,一下子就窜到了两个人的中间。

    他指着杜心五的脑门,大叫道:“该,该,该你他妈的个乌龟王八蛋呀!”

    此刻,杜心五却完全没了刚才的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忽然变得异常严肃起来。

    他冲着掌柜的挥了挥手,冷冷地道:“掌柜的,这里没你什么事,这是我跟庖刀鱼鲤之间的一些私事,你最好泡壶好茶,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最好别来趟这趟浑水。这趟浑水,你不敢趟,也趟不起。”

    掌柜的猛然一愣,仿佛没有想到这个小混混模样的杜心五会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

    他脑子里的问号不停地往外冒:“庖刀鱼鲤?谁是庖刀鱼鲤?”

    他刚想骂,庖刀鱼鲤是乌龟……

    结果,后面的那三个字“王八蛋”还没有骂出来,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

    整个身体飞起,将身后的桌子椅子撞翻在地。

    ——是麻厨子的拳头。

    麻厨子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这一击之后,上面仿佛还冒着青烟儿。

    掌柜的站起来,擦了擦嘴角沁出来的血,一脸疑惑地看着麻厨子,不知道这小子在发什么疯,一个小厨子居然连掌柜的都敢打?

    他刚想骂:“麻厨子,你……你……你个乌龟……”

    结果,还没骂出来,脸上又挨了重重的一拳。

    这一拳,虽然麻厨子只用了三成的力,可是,却已经打掉了掌柜的三颗牙齿。

    麻厨子的脸也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凝视着掌柜的,冷冷地道:“再骂,再骂我就将你的脖子拧下来。”

    掌柜的一下子就被打懵了,仿佛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先是向后退了一步,“噗,噗,噗”的三下,将那三颗被打落的牙齿吐出来,然后,站定脚步,冲着麻厨子大怒道:“麻厨子,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竟然敢打我,你他妈是不是不想干了?!”

    麻厨子看了看他,忽然道:“我不是麻厨子。”

    听到这话,掌柜的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再也没有听过比这更好笑的话了。

    他竖起食指,指着麻厨子的鼻子大声道:“麻厨子,你在我这里炒了二十年的菜,如果你不是麻厨子,难道是乌龟王八蛋。”

    接着,脸色一变,大喝一声,道:“麻厨子,你他妈的给我滚蛋!你被开除了,被开除了懂不懂?”

    麻厨子转过身去,似乎是要离开,可是,掌柜的却突然又拦住了他。

    掌柜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要求和,又像是道歉,柔声道:“哦,不不不,麻师傅,麻大厨,你现在还不能走。“

    他摸了摸鼻子,似乎在想什么让他留下来的接口,随即装腔作势的咳嗽了下,道:“我觉得吧,当一个伙计在知道自己被老板开除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又哭又闹又喊又叫的,甚至跪下来苦苦哀求的,要不你也求我呀,求我不要赶你走。说不定我会一时同情心打起,将你留下来呢。“

    麻厨子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掌柜的却一指大门,突然变了腔调,大声道:“麻厨子,你他妈的给我滚,你被开除了,即使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让你留下来的。“

    麻厨子的脸变了变,额头上的青筋呈“十”字形突然。

    掌柜的见状不妙,又赶紧换了副温柔的口气,连连摆手道:“哦,不不不,对不起,麻师傅,麻大厨,我刚才太冲动了,你没被开除,你可以继续留下来。”

    麻厨子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那掌柜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你看,麻师傅,我都已经向你认错了,你还愿意留下来吗?”

    麻厨子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脸色却已经明显地缓和多了。

    可是,那掌柜的却又忽然诡秘地笑了一下,脸色再次大变,冲着他张牙舞爪地大声呵斥道:“哼,你被开除了!麻厨子,你他妈的赶紧给我滚,有多远你就滚多远,我这里不欢迎胆敢顶撞老板的伙计,乒,乓,嘣……你是麻厨子也好,你是庖刀鱼鲤也好,你是猪也好狗也好,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事实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说话,这里没人,没人,我是在跟空气说话。”

    掌柜的在那里自说自话,口气时而柔和,时而夸张,时而嬉笑怒骂,就像是在那里表演一场精彩的木偶戏。

    众人都被他的这幅笑面虎形象给逗乐了。

    长孙无忌也忍俊不禁,一口茶差点儿喷出来。

    可是,李存孝却目无表情。

    他在盯着麻厨子。

    麻厨子没有乐,也没有生气。

    他只是向前跨了一步,走到掌柜的面前,冲着他鞠了一躬,道:“掌柜的,多谢你二十年前在我落魄的时候收留了我,让我没有流落街头。可是,这二十年来,我在这里也不是百吃白住的,我给你做了二十年的厨子,也为你赚了不少的钱,让你从一个小店变成这古道上最负盛名的酒楼。但现在,你却要我滚。好,我滚也行,那么,我的工钱该怎么办呢?我知道,你其实就是因为怕给付不起我的工钱,所以,才一直就我留在这里的。因为留住我不仅可以帮你赚更多的钱,还可以不用给我巨额的工钱。因为你清楚地知道,庖刀鱼鲤在二十年前虽然只是权兵卫的一个伙夫,可是,做出来的菜却是连皇宫御厨都要甘拜下风的,给人做一道菜就得上百枚金铢。按照这个价位算,这二十年来,恐怕你就是把赚到的所钱都给了我恐怕也不够,所以,我刚才才打了你两个耳刮子,抵掉我这二十年来的工钱。”

    他这话虽然说得狂妄至极,可是,掌柜的却知道他说的是真话。

    因为他在二十年前收留麻厨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细。

    虽然被点中心事,可是,掌柜的却还故意装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大吼大叫道:“我欠你个乌龟王八蛋,庖刀鱼鲤炒一道菜是要上百枚金铢的没错。只可惜的是,你不是庖刀鱼鲤,你只是麻厨子。麻厨子炒一天的菜也只能吃三顿饭,可是,你他妈的却天天要吃我五顿饭,你算算,你还欠我多少?”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