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二八、算账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79  更新时间:15-09-16 09: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长孙无垢从怀里掏出一块白色的绢帕,擦了擦桌子,侧身让李存孝坐下。

    她道:“昨天晚上在梧桐客栈喝了一路的凉水,今天我们喝点儿热茶好不好?”

    李存孝坐下,像是睡着了。

    只是半眯着眼睛,不说话,也不去看周围热闹的场景。

    由于这里经常有江湖人物出没,所以,他们进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大家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江湖人而已。

    更何况,大家的注意力已经被那杜心五吸引。

    长孙无垢看了看杜心五,低声问李存孝道:“你知不知道杜心五这个人?”

    李存孝居然难得开口,道:“既然你知道,就说,省得憋出病来。”

    长孙无垢道:“你这人真是,对一个姑娘家说话就不能温柔一点儿,这口气能把人噎死。这个杜心五,以前据说是个很出色的厨子,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得了一身武功,开始行走江湖,整日里吃喝玩乐,号称中州浪子,一路居然打败了不少成名高手。后来终于受挫,神经开始不正常……”

    李存孝道:“真正神经不正常的厨子出来了。”

    长孙无垢不明所以,抬头看。

    她发现,整个酒楼里的客人大笑,笑得还是那么一脸的不怀好意,就像是在看一只老鹰在玩小鸡的游戏一般。

    而那掌柜的好像也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叫做杜心五混账东西,原来是拿自己故意消遣的,不由大怒。

    可是,又能怎么办?

    ——打,打不过人家,越是生气,也就越被人家消遣得过瘾。

    就在掌柜的手足无措的时候,忽然听见厨房里一个声音冷冷地道:“归云庄管辖下的酒楼从来就不赊帐,我看,你还是乖乖地把钱付了吧,这是归云庄的规矩,归云庄的规矩没有人能破坏,也没有人敢破坏。”

    这人虽然有点儿大舌头,说话含混不清,可是,这几句话却说得异常清楚,就像是早就已经练习过很多遍似的。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满脸麻子的人挑起帘子,从厨房里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这个满脸麻子的人是一品居的厨子。

    由于他的脸上长满了豆大的麻子,一个挨着一个,就像是被开花炮对着轰过一般,所以,大家都叫他麻厨。

    麻厨子,麻厨子……就这样一叫就叫了二十年,至于他的真名叫什么,大家似乎都忘了。

    大家都知道,一品居的麻厨子虽然长得很难看,却炒得一手好菜,皇宫的御厨估计也就这水平。

    长孙无垢冲着李存孝长孙无垢笑了笑,道:“你说的没错,这个人,确实是个神经不正常的厨子。他虽然不是御厨,可是,却与皇家有着莫大的关系,二十年前,在帝都天中,权兵卫和神兵卫发生了一场大冲突,很多人受牵连,神兵卫的卫长之一,号称‘虎胆’的向不负被贬到南陵当捕头,而这位麻厨子,却被彻底赶出了权兵卫。据说他是权兵卫的伙夫,那场冲突就是因为他跟人争风吃醋引起的。没想到,他居然跑到了这里,重操旧业,干起了厨子的勾当。”

    李存孝看了看她,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长孙无垢突然低下头,低低地道:“难道你忘了,我曾经是明界的人。明界的消息一向很准确的。”

    李存孝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玩味地看着麻厨子,看着杜心五。

    杜心五也在看麻厨子。

    看着看着,突然笑了起来,叉开双指托着下巴上下打量着道:“哦,原来你就是那位给我们炒菜的麻厨子呀?”

    麻厨子并不回答杜心五的话,只是冷冷地盯着他,道:“我是出来收酒钱的。”

    杜心五吃吃地笑着道:“早知道我们的菜都是你这个麻子鬼炒出来的,我就不吃了,吃了你炒的菜,一定会拉肚子的,哈哈。”

    麻厨子一点儿也不生气,仍然不动声色盯着他道:“不管是谁炒的菜,既然你已经吃下去了,杀人偿命,吃饭付钱,请你把钱付了。”

    说着,将手一伸,一副收钱的架势。

    杜心五吐了吐舌头,做着鬼脸道:“可是,我已经把吃下的,喝下的东西都吐出来了,不信你可以问掌柜的,是不是,掌柜的?”

    麻厨子的满脸的麻子开始抖动,就像是无数不停蠕动的虫子,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恐怖恶心。

    而被他握在手里的围裙,忽然就变成了粉末,顺着手掌心,纷纷扬扬地落下来,犹如被秋风吹起的沙尘。

    他冷冷地道:“可是,你还没吐干净。”

    杜心五猛然拍了一下肚子,作出一副努力的呕吐状,然后,苦着脸道:“可是,我已经吐不出来了。”

    麻厨子却突然出手!

    杜心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那只油腻腻的大手给掐住了的脖子。

    大家又是一愣,似乎谁也没有想到,平常这么一个话又少,又貌不惊人的厨子,居然有这么好的身手。

    他用的好像还是正宗的小擒拿手的招数。

    麻厨子冷冷地道:“让我来帮帮你。”

    杜心五立刻“嗷嗷”地怪叫了起来,眼泪也跟着飙了出来。

    他嘶哑着嗓子,两只脚悬在半空冲着麻厨子又是点头,又是求饶地道:“哎呀,我说麻厨子,不,厨子哥,你行行好,赶紧吧我放下来吧,再这么下去,我的脑袋恐怕都要被你给揪下来了,既然你们不能赊帐,那就赊一次吐吧。你看现在,你就是捏死我,我也吐不出来呀,不如这样,等我想吐的时候,再吐给你,好不好?”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觉得真是新鲜,这年头有赊饭吃,赊酒喝,赊店住的,可听人赊吐好像还是第一次。

    他这不是耍贫嘴吗?

    听到这话,大家都以为麻厨子一定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贫嘴的家伙的。

    可是,麻厨子却似乎动心了。

    他的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

    最终,一甩袖子,将掐着杜心五的那只手放了下来。

    他看了看杜心五,绷着脸,却说了一句让大家都很惊讶的话,道:“好,我就为你破一次例,等你什么时候想吐了,一定要吐给我看,如果你敢赖帐的话,无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一样有办法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众人再一次晕倒。

    这两个人看样子真的有病。

    可是,杜心五却是一副很感动的样子,感动得几乎都要跪下来了,冲着他又是感谢,又是作揖的,还不停地抹着眼泪儿,连连道:“多谢麻厨子关照,不,多谢厨子哥关照,我杜心五下辈子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几乎又要笑了出来。

    他们一致觉得,杜心五这小子肯定是疯了,就为了这么一点儿小事儿,下辈子就要给人家做牛做马,你这牛这马,也太不值钱了吧。

    ——看样子,这两个人不仅有病,而且病得好像还不轻。

    大家正觉得奇怪呢,就听见杜心五朝着麻厨子又鞠了一大躬,朗声道:“麻厨子您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我杜心五这辈子是没齿难忘,可是呢,杜心五我这个人呢,一没身份,二没地位,三没什么皇亲国戚的亲戚,而现在又身无分文,像我这种人呀,难保什么时候就会无缘无故地死掉了——反正不是饿死,就是冻死,不是走投无路,吃耗子药而死,就是被仇家追杀一刀砍死,反正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假如我死了的话,那么,你麻厨子的大恩大德就永远还不了啦……”

    大家真是越听越奇怪,甚至连麻厨子也听得稀哩糊涂的,不知道杜心五扯这一番不着脑的话究竟什么意思。

    大家虽然听的不明不白的,可是,杜心五却还在不停地道:“我这个人呢,虽然这辈子很穷,可从来没欠过人家什么东西。欠人家的东西要还,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要是做了什么违背天理的事情的话,下辈子做人就会没屁眼儿,做马就会没好鞍,吃草没料,做牛也是一头每天只能干活,不能休息的老黄牛。记得有一次,我饿得头脑发昏,却仍然不敢接受别人施舍给我的馒头,因为我知道,受人恩惠,就要以涌泉相抱,我怕的就是以后报不了人家的大恩,我怕下辈子做人没屁股,做马也是一匹瘦马,你看,没屁眼儿多难受呀,瘦马多让人瞧不起呀,想了想去,今生的罪孽还是别让下辈子去还了……”

    说着,说着,杜心五忽然就停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扔到麻厨子的手里,大声道:“所以呢,我决定还是不要赊帐了,这些银子是我今天的酒钱,如果还有剩余的话,那就算是小费好了。”

    所有的人又都愣住了。

    他们仿佛根本就没有想到,杜心五会在说了这么一大堆的不着边际的话之后,又突然说出这么一句更加不着边际的话来。

    可是,杜心五却确确实实地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他冷笑了一下,带着某种说不出的表情,道:“麻厨子,现在,我老人家已经决定不赊帐了,那么你呢,你说,你欠别人的帐该怎么算?”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