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三十、庖刀毕现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69  更新时间:15-09-19 11:0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庖刀鱼鲤两眼如电,看得掌柜的从脊背到脚底板儿冷汗一直流个不停。

    如果不是一品居掌柜的身份在那里支撑着他,估计早就被庖刀鱼鲤那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给盯得钻道桌子底下去了。

    庖刀鱼鲤戳了戳自己的胸膛,冲着掌柜的冷冷地道:“掌柜的,我再给你说一遍,我不是麻厨子,我是庖刀鱼鲤,其实,在二十年前我被红衣首相满萨里大人赶出帝都天中来到一品居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是谁了,对不对?”

    掌柜的虽然还想极力地否定,可是,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什么,竟然忍不住点了一下头。

    然后,又不停地摇头。

    他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最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应该点头,还是应该摇头了,样子极其滑稽。

    庖刀鱼鲤看了看他,眼睛里忽然闪现出一丝强烈的光。

    一丝几乎可以把人吞噬的光。

    可是,过了一会儿,这丝强烈的光又慢慢地黯淡下去。

    就像是忽然飘来的一片乌云遮住了阳光。

    那掌柜的似乎给吓住了,浑身筛糠不止,一脸哀求地望着庖刀鱼鲤。

    那些原本看热闹的人群知道事情很严重,腿脚快地已经脚底抹油开溜了。

    腿脚不好的甚至已经屎尿拉了一裤裆,被朋友拖着离开。

    庖刀鱼鲤既没有阻止,也没有出手。

    他只是望着那掌柜的忽然叹了口气,道:“其实,在二十年前刚来到一品居的时候,我本就该杀了你灭口的,但是,我没有杀你,不是看在红衣首相满萨里的面子上,更不是看在你替我们权兵卫送了很多假情报给那位红衣爵爷的身上,而是你确确实实地收留了我,给我一个容身之地不致流落街头。所以,现在我们已经谁都不欠谁的了,你可以走了。”

    听到这话,那掌柜的如遇赦令一般,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身手之快,连杜心五都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看着掌柜的那副狼狈的背影,杜心五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表情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看着庖刀鱼鲤,冷冷地道:“你不欠掌柜的,那你欠我的该怎么还?”

    庖刀鱼鲤满脸的麻子像是已经被笼罩在一品居里的恐怖气氛给冻结了,冷冷地道:“欠钱还钱,欠命还命。”

    听到这话,杜心五拍了拍手,嘴角露出一丝残忍而冷酷的笑,大声道:“好一个欠命还命,好,好,那你就拿命来吧。”

    只听他“来”字刚落,杀机顿起。

    一场决斗,在所难免。

    在一品居里喝酒的那些,在掌柜的桃之夭夭的时候,已经逃得差不多了。

    但也又几个没有走,因为他们知道即将有场精彩的场面出现。

    这些人大多都是在江湖中行走过的热血汉子,豪爽男儿,可是,现在突然被杜心五身上凝聚起的杀气猛然一逼,都不由地打了个寒噤。

    他们知道一场决斗就要开始了。

    长孙无垢虽然是个姑娘,可是,喜欢看热闹的愿望却一点儿也不比男人弱。

    更何况,李存孝根本就没有动。

    他甚至还斟了杯酒给长孙无垢:“如此好戏,怎能无酒。”

    他这么一说,其他看热闹的立刻退得远远的。

    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

    你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看热闹就行了,这么说,不是明显地往自己身上热麻烦,让自己也成为制造热闹的主角嘛。

    但杜心五和庖刀鱼鲤却并没有看他。

    他们只是相互注视着对方。

    他们两个人虽然在相互敌视,可是,表情却完全不同。

    杜心五站在那里,犹如一尊雕塑,脸上笼罩着一层严霜。

    他浑身的关节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在凝聚力气准备做博命的一击,嘎吱,嘎吱,不停地作响。

    一双牛铃般的眼睛也变得红红的,几乎能喷出火来。

    庖刀鱼鲤的身上却没有一点儿杀气。

    他甚至连一点儿防备的意思都没有。

    他只是看了看杜心五,满脸的麻子晨色里闪烁不定。

    随即,叹了口气,沉声道:“其实,我早就知道,自从我躲在这里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知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无论我把自己伪装的多么好,这一天迟早还是要来的,我在这里已经躲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来,我每天都要做噩梦,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现在看来,这一天来的似乎太晚了。”

    他满脸的麻子开始跳动着,显现出一丝终于解脱了的表情,仿佛已经卸下了沉重的担子,早就等着这一天的来临了。

    杜心五却冷笑了一下,沉声道:“只要你肯把那个东西交出来,现在还来得及,我回去之后会跟师父替你解释的,到时候,他老人家说不定还会念在师徒一场的情分上,放你一马的,你也好自为之吧。”

    庖刀鱼鲤却苦笑了一下,脸上带着一种无尽凄然而苍凉的意味,摇了摇头,道:“我根本就没有拿过那种东西,又拿什么给你?”

    杜心五那张原本柔和的脸忽然一变,单手一挥,旁边的那张桌子立刻在他的凌厉的气势威逼之下,“哗啦”一声,散落一地。

    他冷冷地道:“拿不出东西,那你只有拿命了。”

    话犹未了,他已右手如钩,斜斜勾出。

    这一招,看上去虽然平平常常的,既没有什么风雷不及掩耳之势,也没有什么花哩胡俏的动作,可是,仅仅只是在瞬息之间的工夫里,就见庖刀鱼鲤全身的十七处大穴都已经在这他的这一勾之下。

    庖刀鱼鲤的身躯虽然庞大异常,可是,在错位移动的时候,却异常地灵敏,犹如闻到死亡气息的麋鹿。

    他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身影就飘飘然跃到了三丈之外,完全躲开了杜心五那急袭而来的致命一击。

    杜心五这一记勾拳虽然落空,但好像并没有感到意外,仿佛早就料到庖刀鱼鲤不会这么轻易被击中似的。

    然后,他似乎又料到了庖刀鱼鲤下一招将会往哪个方向移动似的,拳法一变,抢先一步,突然化钩为拳。

    他轻轻一掌,朝着庖刀鱼鲤移动的方位拍去。

    这一掌,虽然看上去轻飘飘的,其实却是变幻莫测,而且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其中还包含着究极无上的擒拿手法和无上的点穴手法。

    这一掌又快,又狠,又稳,是庖刀鱼鲤从未见过的手法。

    师父终于还是把这一招传给了他。

    庖刀鱼鲤立刻神色大变,仿佛已经失去了躲闪的能力。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似乎是想用自己的肉身来迎接他这一掌的挑战。

    掌中带着凌厉的气势,犹如泰山压顶,眼看就要落下来。

    离庖刀鱼鲤的胸口也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杜心五知道,庖刀鱼鲤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中掌之后的陈标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的痛苦的表情和声音。

    可是,就在他暗自得意不已的时候,只听得耳边忽然响起“哐”的一声。

    而鱼鲤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件武器。

    庖刀!

    闪闪的,一把庖刀!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