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二七、一品居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72  更新时间:15-09-15 09:4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一品居”这个名字,在二十年前是非常响亮的。

    因为它曾经出版了畅销一时的《江湖见闻录》。

    这本见闻录据说是由江湖第一快笔根据剑三十的口述编著而成,由一品居出版发行。

    一品居的老板,是王国帷。

    据说他是当时皇家卫队——权兵卫的十二卫长之一。

    建立一品居这样一个包含了吃住行于一体的高级会所,用以收集情报的。

    可后来,随着一品居的牌子越来越响,也就有越来越多的商人借用了这个牌子。

    所以,谁也不能肯定这座位于古道旁的一品居与当年那位名震一时的权兵卫十二卫长之一的王国帷建立的一品居有没有什么关系。

    即使有关系,也有人不在意。

    比方说杜心五。

    杜心五是个浪子。

    浪子通常是囊中羞涩的,所以,他在一品居里闹事并不是不想吃霸王餐,而是因为他口袋里实在是一个子儿也拿不出来了。

    当李存孝和长孙无垢走进一品居的时候,杜心五刚刚吃饱喝足,正在用脏兮兮的袖子刚刚擦完油腻腻的嘴巴。

    只见他扶着桌子,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冲着柜台上说了句:“掌柜的,今天我实在是没银子了,你看能不能让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掌柜的笑眯眯地跑了过来,还没等杜心五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甩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刮子。

    掌柜的脸上带着一丝职业性的怒气,大骂道:“放你娘的乌龟王八蛋的屁,老子这里从来就不赊帐的。”

    杜心五虽然被他揍得满眼金星,两颊肿得老高,但仍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道:“哎呀,掌柜的,你就行行好,就赊我这一次吧。”

    “赊,赊,赊你娘的乌龟王八蛋。”掌柜的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可手也吗闲着,刚骂完,甩手又是一个大大的耳掴子,“啪”的一下,重重地掴在他的另外一半脸上,掴得杜心五立刻一个趔趄。

    这一下比刚才那一下还要重,还要狠,杜心五的脸上立刻起了五道红手印子,白胖的脸立刻肿起了半边。

    显然,这一巴掌打得实在不轻。

    这一个耳刮子一下子就把杜心五给打懵了。

    他摸着被打得猪头一般的脸,气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道:“掌……掌柜的,我又没有说不付钱,只是想跟明天的一起付而已,你……你……你为什么还要打我?”

    掌柜的见杜心五一副哭丧的样子,更加生气了,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我就要打,就是要打你个乌龟王八蛋,你敢怎样?付不起钱,就把吃下去的,喝下去的东西给老子吐出来,吐不出来的话,老子我还要打你妈个……”

    但是,“乌龟王八蛋”五个字还没等他说出来,就见一支箭忽然喷涌而出,如长蛇般地飞进了他的嘴里。

    这是一支酒箭。

    是杜心五从肚子里吐出来的酒箭。

    那掌柜的还没有看清楚飞进肚子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就禁不住把嘴巴一拢,“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然后,只觉得胸口一阵恶心,满肚子的臭水直往上翻。

    虽然将那掌柜的如此捉弄了一番,可是,杜心五却仍然装出一副很不满意的样子,将手在被打得红肿的脸上不停地抚摸着,一边摸还一边嘟嘟囔囔地道:“唉,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又要人家将酒吐出来,又要人家付酒钱,哼,真是岂有此理,天下间的便宜岂不是都让你们占去了,还让人家活不活了,以后老子绝对不在这喝酒了,哼!”

    那掌柜的忍着恶心,踉踉跄跄地走到旁边的桌子上,提起上面的茶壶,咕咚咕咚强咽下几口凉茶水,冲了冲淤积在胸口的那一团恶心。

    他的整张脸几乎都要被气歪了,大骂了一声“乌龟王八蛋,”就举起一张凳子,朝着杜心五的脑袋恶狠狠地扑了过去。

    别看这掌柜的神情大怒,似是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像是要撒泼一般,可他在举手投足之间的那一招一式,都极其的精妙,毫无破绽可寻,很像是个练家子。

    一张普通的凳子在他的手里似乎已经变成了活的。

    这一下,很有将杜心五打得万朵桃花开的架势。

    此刻虽然只是早晨,可酒楼里正已经来了不少的客人,吃早饭,喝早茶。

    他们看见掌柜的先是一个大耳刮子掴在杜心五的脸上,打得杜心五一个趔趄,又见杜心五一口酒箭吐进掌柜的嘴里,都觉得很好笑,

    可看见掌柜的发疯了似的抄起一张凳子,朝着杜心五的脑袋就要砸了下来,众人都觉得事情很不妙。

    这样下去,很可能要出人命。

    胆小的躲在一边,瑟瑟发抖,仿佛是怕波及自己,而那些胆大好事的,本来想上去劝架的,可一看这架势估计也劝不住了,只好一脸同情地望着杜心五。

    结果,杜心五的脑袋不仅没有万丈桃花开,反而被他给轻易地躲开了。

    那掌柜手中的凳子眼看就要落在杜心五的脑袋上的时候,杜心五只是装出一副醉态,身子稍微一偏,脑袋也跟着斜了一下。

    那张凳子几乎是擦着他的脸,一下子飞了出去,落在了他身后的那张桌子上。

    只听见“喀嚓”一声响,桌子和那张凳子一起万朵桃花开,散了架。

    掌柜的见杜心五居然躲过了他这一击,一张脸又气,又怒,又羞,就像是刚刚烤糊的大鲇鱼一般。

    他一脚将散落在地上的零碎桌凳踢开,忽然招式一变,化掌为刀,朝着杜心五的脑袋铺天盖地地劈了下来。

    这一掌又快又狠。

    众人都不禁惊呼出声,为杜心五担心。

    甚至连掌柜的自己都认为,他这一掌劈下去之后,不把杜心五的半个脑袋劈下来,起码也得要了他的半条命。

    掌柜的掌刀快,杜心五的身形步法更快。

    掌柜的那凌厉的掌风还未沾到杜就的衣袂,就见杜心五已经斜斜地跃出,从一张桌子跃到另一张桌子后面。

    他这一跃,看上去虽然是那么得狼狈至极,可在场的那些练家子却都知道,其实他这一跳却已经精妙到颠峰。

    其中所使用的内功身法绝对不是那掌柜的所能比拟的。

    杜心五在躲开掌柜的这狠狠一击之后,甚至还在跟他插科打诨起来。

    他故意装出一副很狼狈的样子,笑嘻嘻地道:“哎呀,我说掌柜的,你这可就太不够意思了吧,酒都已经吐给你了,你为什么还打我?你为什么还要这么苦苦相逼呢?难道你就不能看在我是老主顾的份儿上,再赊给我这一次吗?唉,怪不得大家都说,无商不奸,看来这话说得一点儿没错。”

    掌柜的这下可真的愣住了。

    他是真的愣住了。

    杜心五的武功比自己高,高出的还不是那么一点点,自己绝对不是杜心五的敌手。

    可是,他又有点儿不大明白,既然他又那么高的武功,那刚才他为什么还要挨他两个耳刮子呢。

    凭借他的武功,他可以轻易地躲开的呀?

    可是——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