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八、无垢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97  更新时间:15-08-17 10:2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在这段时间里,那个叫做“无垢”的女子一直都在看着他,甚至连他刚刚杀人的时候目光都没有离开过。

    尽管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可是,却没有看出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男人究竟是如何拔剑的,又是如何刺中陈堂主的咽喉的。

    但无论怎样,他还是救了她,她不用跟着他们回明界了。

    她总算躲过了一场劫难。

    当剩下的那两个人像条狗一样慌忙逃窜的时候,她的眼神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惊疑不定,可脸上却已经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也不知道是敬佩,还是得意。

    她对着李存孝笑了笑,道:“谢谢你。”

    声音轻得像蚊子,又像是轻轻的风轻轻地吹起落叶,轻轻地落在地上,尘归尘,土归土,悄无声息。

    李存孝却还是那么得落寞,那么凄凉,却还是笑了。

    他冲着她点了点头,淡淡地道:“其实,你不用谢我,我从来都不杀女人,也从来不会看着别人杀女人,所以,你要谢的应该是你自己,谢谢你正好是个女人。”

    那女子一下子就愣了,仿佛没有料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似的。

    她盯着他,道:“我知道你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让我领你的情,可咱们出来跑江湖的讲究的就是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所以,我一定要谢谢你的。哦,你大概就是江湖中传说的那个索命青衣,对不对?”

    李存孝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笑着看了看她,仿佛觉得她冒充老江湖的样子很有意思似的,道:“你又是谁?”

    无垢忽然低下头去,声音轻得像蚊子,道:“我叫无垢,长孙无垢,虽然我跟某个皇朝的皇后同名,但我既不是皇后,也不是千金大小姐,所以,我虽然很想好好的谢谢你,可是却无法给你物质上的谢意。”

    李存孝看了看她,一脸平静地道:“我说过不用你谢的,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杀你了,你还是走吧。”

    无垢摇了摇头,道:“我还不能走。”

    李存孝看着她,却没有问,因为他知道,她一定还有下文的。

    她确实还有下文:“因为我不能走,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所以我也不想让你死,你知不知道你杀的这个人是谁?”

    李存孝没有回答她的话。

    他只是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中厚厚的云层和在头顶上飘来飘去的落叶,喃喃地道:“秋天马上就要结束了,看来,冬天就要来临了。”

    长孙无垢却不管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莫名奇妙的话,脸上忽然显现出一副恐惧的样子,大声道:“我知道,你的武功很高,什么都不用怕,可是,我很怕呀,因为你刚刚杀死的那个人是明界的追魂使者,你杀了他,虽然表面上看是救了我,其实却是害了我,因为虽然他不是我亲手杀的,却是因我而死的,所以,明界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到我头上的,他们一定会派更多的人来杀我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得跟着你,你得保护我,既然你替我闯了祸,就得负起责任,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是跟定你了。”

    李存孝仿佛没有听见这话,只是把插在左肋的乌鞘剑握得更紧了,看着漫天飞舞的落叶喃喃地道:“起风了,这个秋天一定很凉。”

    一阵风吹过来,吹着古道边的树,吹着苍凉的原野。

    而那些已经落在地上的和残留在枝头的枯叶被一扫而起,随风飘零。

    李存孝看了看叶子,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喃喃地道:“你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都是那么的孤独,其实,你们还有很多朋友,可以相互为伴,可以一起高飞,一起凋落,可是,我却只有一个人,所以,不用伤心,只要你一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比你更孤独的人,更绝望的人,就会感到幸福的,现在,就让我这个孤独的人陪你们走一程吧。”

    然后,不知谁突然叹息了一声。

    也许是这无边的秋意,也许是这满地的落叶,也许是这迎面吹来的风。

    它们也许是在叹息这天下第一剑的索命青衣竟然是一个如此孤独的人。

    李存孝仿佛听到了它们的叹息声,所以,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别人都觉得,他的剑已经继承了剑三十剑法中的精髓,成了天下第一快剑,他一定很快乐,一定很满足。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自己并不快乐。

    因为他知道,他的剑并不是天下第一快剑。

    真正的天下第一快剑是在大光明城。

    他的剑究竟是不是天下第一快剑,到十月十五这一天就可以知道了。

    因为在这一天他要和大光明城决斗。

    可是,连义父的剑都无法打败大光明城的剑,他又如何能打败呢。

    十月十五,也许就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天。

    可是,他相信,无论胜负与否,他都绝对不会像他的父亲剑三十那样,将剑留在大光明城,然后,再约定一个日子,再去取回来。

    因为他没有这样的勇气,也没有这样的耐心。

    当他从父亲的遗言中知道一切的时候,他的心忽然如一潭死水冰冷。

    他很害怕,害怕失败,因为失败就是死,失败只能死,只有死。

    尽管他目前完全没有把握可以将父亲的剑从大光明城取回来,可是,他也一定要去试一试,因为这是他父亲的遗愿。

    如果不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也许他早就不在人间了,长久的隐居生活养成了他孤僻的性格。

    孤僻的人注定是没有朋友的。

    天下第一快剑虽然可以杀死敌人,却杀不了孤独和痛苦。

    像他这么一个没有朋友的人,只能把自己的心包裹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变成绝望和孤独。

    而绝望和孤独的儿女注定是难活成就的。

    这个时候,他又忽然想起了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女人。

    可是,一想到她的那双美丽而又悠远的眼睛,全部的恨又立刻化成了爱。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