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九、十月十五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74  更新时间:15-08-18 14:2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他的心突然一阵紧抽。一阵阵的疼痛蜂拥而来,痛得他几乎都要跪下来,用手用力地捂着下腹,才稍稍好一点儿,才不会被摔倒。

    那曾经像阳光一样的爱,那曾经像清风一样温柔的誓言,此刻,劝都已经变成了无数只的利箭,刺穿着他的心。

    痛过之后,他的心才渐渐地平息,渐渐地升起一丝柔情,这柔情虽然是瞬间的,却留给了他永远的回味。

    他确实太累了,真的很想躺下来好好地休息一下,睡一觉,所以,他倒是希望十月十五这个日子能够早些来。这样,便可以早些了解最后的心愿,无牵无挂。

    对他来说,现在成败与否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只求一死,只有死,才是最好的解脱。

    但是,他又希望这个日子永远不要到来,最好可以将这个日子从黄历上划去。

    他忽然觉得,自己一定会在这一天死去。

    当他感觉道自己即将要死的时候,才忽然意识道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很多话没有说。

    而自己究竟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不知道。

    他是不是不想就这样死去?

    就这样死去,他甘心吗?

    不管甘不甘心,他仿佛觉得,只要过了十月十五,世间就不会有他李存孝这个人了。

    既然命里注定要他在一天死,所以,他不想再有任何负担。

    他转过身来,看了看长孙无垢,冷冷地道:“你走吧。”

    长孙无垢看了看他,异常坚决地摇了摇头,道:“我不走!”

    李存孝的语气如秋风秋水般冰冷,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为什么不走,我根本就不需要人陪。”

    长孙无垢道:“别人认为你是江湖中新一代最厉害的剑客,高傲,冷酷,可我知道你的内心一定不是这样的,要不然,也不会赢得江湖名医白姬绾这样的大美人的倾心,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不如,把你的故事说给我听。”

    李存孝浑身突然痉挛了一下,手倏然扬起!

    却又落下。

    “白姬绾”的名字,如一把刀,割着他的心,和往事。

    他的手,紧握着剑柄。

    苍白的手上,蓝色血管微微跳动,犹如冬眠的蛇。

    一片枯叶忽然轻轻地落下来,正好落在他的手上。

    他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原本清亮的眸子里却忽然显现出一丝茫然。

    茫然中,仿佛听到了一阵来自遥远时空的哭声。

    是婴孩的哭声。

    在那个遥远的时空里,同样是一个深秋的季节。

    一个婴孩被扔在无边的荒野里,浑身包裹着一只厚厚的棉布。

    而那原本红润的脸却已经被秋天的冷风冻得比砧板上的鱼肉还要白。

    可是,那婴孩仿佛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幸,只是倔强地绷着嘴巴,尽量不让嘴巴太过于悲伤。

    他竭力地忍住不哭,不向这个苍凉残忍的世界求助,可是,寒冷,饥饿,焦渴,却不得不迫使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地哭喊着。

    婴孩的哭声立刻被无边的秋意给淹没了。

    阴冷的天空忽然收起最后一丝阳光,阴沉着脸,以狡黠残忍的目光盯着这个被丢弃在荒野中孤苦的婴孩。

    秋天的风,头顶上的云,仿佛也在幸灾乐祸,仿佛在说,这是谁作的孽呀,不负责任地寻欢作乐,没有人性的野兽行径,来吧,孩子,悲哀的孩子,痛苦的孩子,就让世间少一些仇恨,多一些恩怨,快静静地睡去吧,让无助变成你的翅膀,让快乐永远伴随着你,赶紧睡去吧,眼睛闭上,什么痛苦,什么悲伤劝都没有了。

    婴孩好像听懂了这些来自云间,来自地狱的语言。

    他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张开了一双天使般的小手,似乎想拥抱整个天地,来向这个他还未认识的世界做最后一次道别。

    此刻,他仿佛已经站到了云层上面。

    婴孩洁白的身体被来自天堂的曙光照耀着。

    他不再感到寒冷,不再感到饥渴,上帝仁慈的手在他的身上画出了世间最美丽的图画。

    他兴奋极了,呼喊着连他自己也感到奇怪的声音。

    一群来自天堂的仙也纷纷围拢到他的周围,美丽的面孔上满是惊喜,她们一个个伸出美丽的手,争先恐后地来拥抱他,亲吻他。

    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投奔到谁的怀里,又该拥抱谁。

    他想在这些人中间寻找一张熟悉的面孔,寻找一双他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的小手,可他失望了。

    对他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他根本就找不到熟悉的东西。

    他开始感到无边的恐惧,一阵阵钻心的冷又开始向他涌过来,穿过他柔嫩的皮肤,涌向他那幼稚的心上。

    他忽然害怕得有些发抖,然后,眼前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仙女们不见了,上帝柔和的光也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丑陋的人。

    这个人那些长长的头发遮住面孔,冷得就像是一块刚刚从地狱里挖出来的石头,一声不吭地看着他,仿佛随时都可以一口将他吞下去。

    婴孩完全被恐惧所包围,无法反抗,只好在他的指引之下,一步一步地朝着无边的黑暗走过去。

    只要走到了那扇紧闭的黑暗的大门之后,他便将堕入无尽的轮回。

    突然,一道光亮,犹如闪电般迅速,划破了黑暗,迷蒙了他的双眼。

    他突然看到一柄比闪电还快的剑将那扇巨大的黑暗的大门劈开,将他拉了回来,沉寂的四周突然响起流水的声音。

    包裹婴孩的棉布被重新裹上,秋风再也吹不进来。

    他感到涓涓的暖意中从这个人的胸膛上慢慢注入他的柔软的身上,像鹅毛绒,像妈妈温暖的怀抱。

    婴孩重新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无边孤傲而又无比欣喜的脸,这就是天下第一快剑剑三十的脸。

    而那个快要被冻死的婴孩,便是李存孝。

    那个婴孩做的梦,他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长久以来,他都以为那个婴孩已经死了。

    而他不应该是那个婴孩,一生下来就是罪孽,谁愿意是这样的罪孽呢?

    可是,假如他不是那个婴孩,那么,他又是谁呢?

    他不止一次地在内心考问着自己,以种种折磨来发泄内心的苦闷,在一千次一万次的折磨之后,他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

    他的心一旦伤心过度,便会剧痛不止,丧失所有的意志和勇气,使得天下第一快剑几乎都要变成废人。

    这个时候,要杀他,简直就像从树枝上拂落一片枯叶一样容易。

    可是,李存孝并不是枯叶,他是天下第一快剑,是索命青衣。

    而那些想杀了他一举成名的人,则往往会在自己的咽喉上留下一点残红,浓烈的,就像是刚刚绽放看的罂粟。

    也许,他们不知道,李存孝就算是睡着了,他的心也会因为痛苦清醒着。

    只要他的心还是醒着的,他的剑就不会睡着。

    因为他的剑是天下第一快剑。

    而此刻,那把天下第一快剑就插在他左肋处。

    再过一个月,就是十月十五日。

    十月十五,是李存孝和大光明城决斗的日子。

    索命青衣通常都是向别人索命的,可是现在,终于有人向他索命了。

    他本就是个孤儿,来到这个世界,注定就是孤独的。

    孤独地生下来,再孤独地死去。

    他去大光明城赴约,本不是去决斗,而是为了送死。

    死,对他来说,不再是痛苦,而是一种解脱。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