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七、明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25  更新时间:15-08-16 11:3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树叶落在李存孝那张苍白而落寞的脸上,犹如茫茫海中的一只孤舟。

    李存孝看着对面的这三个人苦笑了一下,道:“既然你们这么不讲道理,给出的两条都是死路,还要让别人挑选,那我也给你们两条路,一是放下你们的兵器,从哪里来的,再乖乖地爬回到哪里去,二是……”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冷冷地将最后一个字说出来,“死!”

    他的声音坚定而冷酷,就像是在公堂之上,县令老爷扔出生死之签,宣布杀人要犯的死刑似的。

    听到这话,那陈堂主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突然仰着脑袋哈哈大笑起来,像是见到一个不自量力的大傻瓜似的。然后,又用一种带着极其嚣张野蛮的口气冲着李存孝大声道:“哼,就凭你这个一脸病态的野小子,也配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你也不支起耳朵到外边打听打听,咱们明界追魂三龙的威名,如果你再敢口出狂言的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宋堂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袖子,凑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声音虽然很低,可在陈堂主听来,那些话却像是忽然被什么毒虫野兽给咬到了似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看了看李存孝那张苍白的脸,又看了看那柄插在左肋上的黑色铁剑,小声道:“不会真的是他吧?”

    看见插在李存孝左肋处的那把黑色的铁剑,宋堂主像是更加确定了眼前这个脸色苍白而略显落寞的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可怕的人。

    他在陈堂主的耳边又低声道:“怎么不是他,出来之前,教尊就曾吩咐过,说他已经在江湖中出现了,要咱们小心些,没想到,咱们竟然真的在这里碰到了。”

    三个人忽然无语了。

    不知道是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说不出话来,还是在考虑着什么应敌之策。

    李存孝冷冷地盯着这三个人。

    三个人同样冷冷地盯着李存孝,盯着插在他左肋处的那柄乌鞘剑。

    而无垢,则一会儿看看李存孝,一会儿又看看那三个人,仿佛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相互看着不说话。

    接下来,开始了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杀气。

    陈堂主明明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可怕的敌人,却又不想就这样轻易地输掉明界的威名。

    所以,他故作声势地使劲咳嗽了一下,尽量拿出平日的威风,大声道:“就凭你这个病夫,也敢说出来这样狂妄的话来,哼哼,咱们明界‘追魂三龙’也不是好惹的。你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夺命青衣吧,听说你喜欢夺别人的命,我看这次还是让别人来夺你的命吧,哈哈哈……”

    听到这话,李存孝并没有生气,只是用一种慵懒而落寞的眼神看了他一下,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似的。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看着自己那只握这黑色铁剑的手。

    那只手苍白而冷静,蓝色的血管微微地跳动着。

    陈堂主还在挑衅,大声道:“江湖中都传闻说,你的这柄剑是追魂的剑,夺命的剑,现在,你敢追我的魂,夺我的命吗?”

    说到这里,他也暗暗地使出明界可以将一切招式全部返回对方的绝技,逆光返照,随时准备着将李存孝的那夺命的杀人之剑“摧城”返回去。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李存孝的剑,盯着他的手,似乎是想看清楚他究竟是如何使出他的追魂夺命剑的。

    因为在他看来,此刻插在李存孝左肋处的那柄黑色的铁剑,也只不过是一柄很普通的铁剑而已,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它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的话,可能就是它的颜色太过于黯淡了,甚至已经有点儿生锈了。

    如果这样一把普通的剑也可以将明界“追魂三龙”之一杀死的话,那么,他也早就应该死掉了。

    他盯着他的剑,也许是想看清楚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能够把他杀死。

    他终于还是看见了——

    但他只看见李存孝的那只握剑的右手食指微微动了一下,蓝色的血管猛然暴起,就像是沉睡中的毒蛇在慢慢地翻身,开始苏醒。

    但可惜的是,这条毒蛇刚刚从沉睡中苏醒,全身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看起来却是那么得慵懒,那么得无力。

    此刻,陈堂主几乎都要忍不住走过去帮他把剑拔出来了。

    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个一脸病色,几乎连剑都拿不动的小子真的能够杀了他。

    他屏住呼吸,眼睛睁得几乎比平常大一倍。

    可是,不管他把眼睛睁得有多大,他最终还是没有机会看清楚李存孝究竟是如何出剑杀人的了。

    他只是感到自己的咽喉处微微地凉了一下,简直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然后,再也没有其它的感觉了。

    而其他的人,也只是看到李存孝的铁剑只是在陈堂主的咽喉处留下了一点儿残红,索命的残红。

    陈堂主终于还是死了。

    他仿佛至死也没有弄明白,他究竟是如何死的,而李存孝的剑又是如何出鞘的。

    他甚至在临死的时候还保持着“逆光返照”的姿势。

    可是,他的那招可以把一切招式都原路返回的回光返照却似乎对李存孝根本就不起丝毫的作用。

    “逆光返照”这种功夫就像跟镜子折射太阳光是一个道理。

    光射到镜子上,镜子将光反射出去。

    别人对他出招,他使出逆光返照的时候,就会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一个结界,然后,这个结界将击过来的招式返回去,伤到出招的那个人。

    可是,当李存孝的剑刺过来的时候,陈堂主仿佛觉得自己周围的结界形成的镜子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打碎了。

    镜子碎了,当然照不回任何东西。

    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眼前猛然一闪,看见在这暗淡的秋天的天空里突然亮了一下,溅起一点夕阳的颜色,好浓的夕阳的颜色。

    是血,那是他自己的血。

    从咽喉处那点夕阳的惨红般伤口处流下的血。

    他的招式还停留在临死前的动作上,可是,他的人已经倒了下来,一双比平时睁得还要大的眼睛。

    他还是不大相信地盯着李存孝的剑。

    可是,李存孝的剑仍然插在左肋上,好像是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那里似的。

    他的神情仍然还是那么得落寞,那么得凄凉,就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又仿佛刚才不是有人死在了他的剑下,而是有片树叶从树上落了下来,在空中打着旋儿,慢慢地落在地上,化为尘土。

    好像是又起风了。

    宋堂主和张堂主脸色忽然一变,便将手中的剑猛然抛在地上,然后,仰身躺在那里,果真滚着离开了。

    等到了李存孝看不见的地方,便像是有人在后面用鞭子抽着似的,飞也似的逃走了,简直比受惊的野马还要快。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