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六、碧云庄旧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24  更新时间:15-08-15 10:3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张堂主甚至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张口答道:“三年前的五月初五,教尊率宫中众高手血洗碧云庄,我当然是跟随教尊杀上了碧云庄。”

    无垢看了看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突然笑了笑,仿佛是不经意地道:“哦,是吗?那在那次血战中,你一共杀了多少人?”

    张堂主虽然对她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一副异常迷惑的样子,但仍然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二十三个。”

    听到这话,无垢的脸色突然变了变,甚至连一向柔和的目光都变了,变得很诡异,变得甚至还有些可怕,一双眼睛如锥子般地盯着他,仿佛是要窥透他的内心似的,道:“真的是二十三个?”

    张堂主的神情也跟着变了变,仿佛已经料到她要说什么了,依然点了点头,道:“是二十三个。”

    无垢轻轻地吁了口气,像是对他这个肯定的答复也很满意似的,诡秘一笑,道:“错错错,其实,在那次血洗碧云庄的大战中,你本来是要杀死二十四个人的。可是,就是因为那个时候,你心中善的一面突然占据了你的内心,所以,你才只会杀了二十三个,意味你让那第二十四个人漏了网,对也不对?“

    这个时候,张堂主的脸上已经有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也不知道是那个秘密被她说中了,还是因为她的胡搅蛮缠。

    他咬了咬牙,“唰”的一下,举起手中的长剑,狠狠地指着那女子,怒道:“你,你,你胡说,因为当时碧云庄的那些人已经被宫中其他的弟兄都杀光了,我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再杀的人了,哪里还有第二十四个人可杀?!”

    无垢看了看他,突然露出一丝充满挑衅的笑,淡淡地道:“哦,是吗?难道那个刚刚出世的婴孩不是人吗?”

    听到这话,张堂主额头上的青筋不停地跳动,用一种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情,望着那女子,颤声道:“你,你,你……”

    他努力地说了几次“你”,像是有很多话要说出来,但最后却偏偏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冷冷地看着那女子的咽喉。

    他的那只握剑的手上的青筋暴起,仿佛在瞬息之间就可以对她发出致命的一击。

    可是,他又不敢。

    因为此刻,那陈堂主和宋堂主都在看着他。如果他忽然使出杀招的话,那么,也就无异于承认了这个事实。

    他是想杀人灭口。

    明界中的规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因为他就是执掌刑法的堂主之一。

    听到这话,陈堂主仿佛也觉得很奇怪似的,扭过头来冷冷地看着他,仿佛是在等待这他的解释似的。

    可是,他只是说了几个“你”字之后,再也说不出来任何话了。

    也许他是想说:“你不要血口喷人,也许他是想说,你难道什么都看见了,可是,最后他只是张了几张嘴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握剑的手突然放了下来,默默地低下了头。

    低头,无疑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无垢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淡淡地道:“虽然你一时心软没有杀死那个婴孩,可最后那个婴孩还是被别人给扔进了水塘里,活活地淹死了。”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陈堂主那张凶悍而残忍的脸,露出一丝厌恶之情,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张堂主,用一种也说不出尊敬还是挑衅的口气道:“张堂主,你不用否认,其实,当时的情景我全部都看见了。我知道,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丝善良的心,还有一丝人性,并非是有意要放走仇人的后代的,所以,事后我也就没有告诉宫主。”

    张堂主看了看他,脸上忽然显现出一丝也不知道是感激还是忏悔的表情,又默默地低下了头。

    听了无垢的话,陈堂主忽然转过身去,狠狠地盯着张堂主,长满虬髯的脸上也看不出他的表情,也无法看出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一双凶残的眸子里发着褶褶的光,犹如被诅咒过的蛇。

    张堂主像是突然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钻入一个事先设好的圈套里似的,赶紧不停地摇头,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放下的剑重新举起,指着那女子大叫道:“陈堂主,这个死丫头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她是想故意扰乱我们的计划,然后,趁机逃走,你千万不要相信她的挑拨呀,我看我们赶紧将她拿下押解回宫吧。”

    陈堂主冷冷的“哼”了一下,心里暗暗地道:“我杀死的那个婴孩果然是这个小白脸放走的孽种,哼,等到回宫之后再慢慢地跟你算这笔帐。”

    他的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嘴上却道:“哼,死丫头,死到临头了还要血口喷人,张堂主的忠心,咱们心里都是有数的,怎么可能做这种叛逆宫规的事情来呢,我看你还是赶紧考虑考虑你自己吧,是乖乖地跟咱们回去,还是想让这里成为你的葬身之地呢,不要怪咱们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

    他这么一说,宋堂主和张堂主同时向前跨了一步,齐声道:“教尊的命令谁也不能违抗的,我看你还是跟咱们乖乖地回去复命吧。”

    虽然现在还只是深秋的季节,但在这在一刻,空气似乎已经凝结了。

    静,无边的静,静得几乎让人窒息。

    在头顶和耳边只有风儿在轻轻地吹,夕阳也已经在远山的那一头,只露出最后一抹淡淡的残红,如血。

    几只乌色的老鸦匆匆地穿过高大的胡杨林,在半空中拖着长长的聒噪的音,杀,杀,杀,杀,杀……

    只有那些随风而落的叶子还在轻轻地飘,飘得那么悠闲,那么从容,纷纷扬扬的样子就像是春天里的蝶。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