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虐情篇  051 禁脔伊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13  更新时间:11-09-20 17:4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东西碎了可以补,心若伤了如何治?

    皇家规定,大婚次日,王爷应携带王妃进宫面圣,奉茶谢恩。

    坐在铜镜前,顾云舒任由着丫鬟替她梳妆打扮,根本无心去看,她的心早已在嫁进璃王府的那一刻就已经支离破碎了,现在又哪来的心呢?再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她早已不在乎那个悦己者是谁,又何必替谁去妆容?如果不是进宫面圣必须庄重不能含糊,她才不愿意带着那些累赘的东西在头上。

    “王妃,奴婢为您绾一个凤仙髻配上流云簪可好?”

    “随意便好。”顾云舒眼神暗淡,从此她会不会就如同活死人一样生活在这个不是牢笼却胜似的王府中?

    “是,奴婢知道了。”

    为了不让碧落和碧瑶与她一样被困在这个牢笼中,顾云舒没有让她们陪嫁,只是嘱咐了顾云逸,在她不在相府的日子里一定要好好善待她们姐妹二人,不能让人欺辱了去。

    相府里,她唯一能够相信的人只有顾云逸;相府里,她唯一放不下的人就是她们姐妹二人。

    “本王的爱妃进宫拜见父皇、母妃岂可随意?”辰楚扬一身黑袍金线纹龙朝服,腰间束着大红色的腰带,金冠束发,举手投足间尽显皇家风范。

    “参见王爷。”也许是没有想到辰楚扬一大早的就会出现在顾云舒的院落中,丫鬟慌乱的请安。

    “都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

    “臣妾给王爷请安,不知王爷到,还请王爷恕罪。”顾云舒盈盈福身请安。

    “舒儿跟本王何须行如此大礼。”辰楚扬扶起顾云舒,是宠溺,是胜利者的姿态。

    “多谢王爷。”顾云舒起身,小心翼翼的答道。

    这个人是辰楚扬,不是辰楚萧,他的面前,她不能撒娇,不能肆意的喜怒哀乐;在他面前她会觉得害怕,尽管他并没有对她做过什么。

    “今天是我们大婚的第一天,父皇在宫中设下了家宴,那些繁文礼节都免去了,你不必拘谨。”辰楚扬,即使是关心也要表现的这么冷漠。

    “是,云舒知道了,谢王爷体谅。”

    “你……”辰楚扬欲言又止,闭上眼睛,深呼吸,“舒儿,难道和本王一起你非要这么生疏么?本王究竟是哪一点比不上四弟,敌不过龙吟?”

    “王爷自是人中龙凤,有着指点江山,君临天下的气魄,这一点绝非楚萧和龙吟所能比拟,只是,指点江山、君临天下的人却并非是云舒向往的归属。”

    顾云舒平静的语气说的云淡风轻,只是听在辰楚扬的耳中却像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和本王同坐这天下有何不好?只要本王登上大宝,你就是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辰楚扬看着顾云舒眼中似乎是要喷出火来,试问天下间,有哪个女子不向往皇后的宝座,偏偏她顾云舒不稀罕。

    “皇后?或许那是天下间所有女子的梦,可是偏偏我顾云舒不是这天下间的女子。”是的,她只是二十一世纪的小女子,阴差阳错来到这个莫须有的王朝,宫廷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只会让她觉得人性的丑陋。一将功成万骨枯,哪一个霸主帝王不是踩着数以万计的尸体登上最高的地方的?高处不胜寒,那种居高者的寂寞,她不想去体会。

    “好一个不是这天下间的女子!”辰楚扬扣住了顾云舒的脖颈,眼中怒意更胜,“那究竟哪里才是本王爱妃的天下?是四弟的温香软玉还是龙吟的江湖山野?”辰楚扬加重手指的力度,眼中尽是嘲弄之色,“你这个恬不知耻,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本王的王妃,父皇钦点的璃王妃,你最好给我恪守妇道,安份的做你的王妃,否则可别怪本王不知道怜香惜玉。哼!”辰楚扬大臂一挥,把顾云舒甩在梳妆台上,毫无怜惜之意。

    “既然云舒在王爷的心中是恬不知耻、水性杨花的女人,那王爷又何必费心思的把云舒强留在身边?不如一纸休书休了云舒,王爷也落得清闲,云舒也自在了。”顾云舒伏身在梳妆台上,脖颈上带着淤青,冲着辰楚扬喊道,也许这是她此生唯一的机会,尽管这机会很是渺茫。

    “休了你?”原本迈步离开的辰楚扬听到顾云舒的话后又转身回来,打量着梳妆台上的顾云舒,眼中是怒意与恨意的混合的神色,还有一抹隐匿在最深处的痛苦之色,“你可是比本王想象中还要不知羞。你可知一个被丈夫休掉的女子要以怎样的姿态活在世上?不过也对,像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怎么会在乎呢!”辰楚扬伏在顾云舒的耳畔,呵出的热气弄的顾云舒浑身不自在。

    “还请王爷写下休书。”

    “哼!贱|人。本王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逞!本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顾云舒,本王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这辈子本王绝不会放开你,就算你把你变成禁脔囚在身边你也休想从本王身边离开,哪怕是死你也休想离开我璃王府,这辈子你注定是本王的妻子,你逃也逃不掉。想让本王休了你?你最好别打这个主意了,我要定你了。”辰楚扬坚定的神色让顾云舒所有的希望在这一刻化作泡沫。

    即使是把我变成禁脔也要把我囚在身边。辰楚扬,为何你非要这么固执?留一个心中没有你的人在你身边,你究竟是想要自己痛苦还是要我痛苦?亦或是折磨我们所有的人?不管你是孙宇也好,是辰楚扬也好,我的心中始终没有你,对不起。我曾说过,前世是我负了你,如果有来世,请让我再遇见林欢之前遇见你,只要遇见你,我一定会把前世的爱在来世一起补给你。可是对不起,今生我仍旧是先遇上了楚萧,对你的诺言依旧是无法实现,我与你,已经是两世的有缘无份,对你,我也亏欠了两世。

    “时辰不早了,你准备准备随我入宫,我去前院等你。”辰楚扬缓和下语气平静的说着,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着辰楚扬离开的背影,顾云舒心头一紧,忽然想起前世。

    梧桐树下,孙宇红着双眼;静夜星辰,是他离开时落寞的背影。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