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寻情篇  050 尘埃落定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227  更新时间:10-06-26 21:2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西窗红烛下,顾云舒凤冠霞帔坐在花雕木床上,大红色的床幔在红烛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刺眼。比血更红的红提醒她,此刻,她已经是璃王妃。

    竹窗动了动,有人闪了进来。

    敢如此闯进璃王府的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顾云舒暗自握紧藏于袖中的匕首,随时准备着反击。

    来人嘴角抽动,苦笑了番,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小静,你当真愿意嫁给璃王做他的王妃?”龙吟悲切的声音在顾云舒的耳畔响起。

    “龙吟?”是喜悦还是激动?亦或是悲哀?顾云舒掀开盖头,望着眼前的人,是龙吟没错,真真切切的龙吟,试问,天下间,除了他,还有谁可以做到在璃王府中来去自由?

    “你当真愿意嫁给璃王做他的王妃吗?”龙吟不管顾云舒的惊讶,再次问了一遍,这一次,顾云舒像是感觉到了龙吟语气中的无助与悲哀。

    “我……”顾云舒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愿意吗?她当然不愿意?可是不愿意又能怎样了?她还是嫁给了他,成为了他的王妃,这已经是事实,就算她再不愿意承认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带你走,现在就走,远离这里的纷争,我们不再管江湖与朝堂的斗阵,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龙吟向顾云舒伸出手。这时候的龙吟完全就像是一个失去了心爱东西的孩子,一点也不像是那个叱咤江湖的嗜血杀手。

    顾云舒还感觉到了,这时候的龙吟特别像林欢,比任何时候都要像。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又能走到哪去?龙吟,对不起,就算我跟你走,我也无法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我们明明彼此相爱不是吗?你告诉我为什么不可以?”龙吟此刻的声音不似平时的沙哑,反而因为激动变得无比的熟悉,这个声音是——楚萧?

    “龙吟,你,你的声音?”顾云舒不敢相信的捂着嘴巴,她的猜想会是真的吗?

    “很像一个人对不对?”龙吟无力的开口,他已经知道了,无论事实是怎样的,顾云舒都不会跟他走。他再一次的失去了她。

    “你们……”顾云舒的眼中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却又含有一种期待。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面具下面的脸吗?你可以把它摘下来看看。”

    龙吟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顾云舒不受控制的伸出手去,颤抖的手一点一点的接近那张面具,眼见着就要揭开一切谜底了。

    “你们在干什么?”辰楚扬带着酒气的呵斥传进两人的耳中。

    “璃王殿下,好久不见,怎么大婚之日也不请我这个老友喝上一盅?是觉得我龙某只是江湖莽夫,不配向殿下讨盅薄酒么?”龙吟的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沙哑。

    “龙吟。”迷离着双眼的辰楚扬终于看清了面前的男子。

    “正是龙某。”

    顾云舒感觉到了龙吟身上若有若无的杀气。

    “龙阁主向来清心寡欲不理会这些世俗之事,本王没料到龙阁主也愿意前来参加本王的婚礼,故此没有宴请龙阁主,是本王疏忽了。只是龙阁主若是前来贺喜本王自然备酒款待不敢怠慢,却不知龙阁主既然来了为何不去前厅的正席,却要偷偷摸摸的来到本王的新房?难道龙阁主不是为了参加宴会,只是为了本王的爱妃前来?”

    “素问璃王妃才貌无双,今日龙某特来拜见,却没想那么多,是龙某一时疏忽了,龙某在此向王爷赔不是了。”龙吟抱拳赔礼,却看不出丝毫的诚意。

    “哦?龙阁主就只是来拜访本王的爱妃的吗?”

    “那是自然。”

    “哦?那难道是本王眼花了?本王怎么觉得不像?”

    “王爷觉得如何不像?”

    “本王倒是觉得你们郎情妾意,本王的爱妃可是眼眶都红了。”

    “那如果龙某说我今日是要来带走王妃的,王爷相信吗?”龙吟真真假假的说着。

    “单说你龙阁主的身手,本王自然是信的。只是本王有点不明白,龙阁主为何要带走本王的爱妃?难道是有人出高价要龙阁主亲自前来掳走本王的爱妃么?”

    “这个恕龙某无可奉告,洞房花烛夜,龙某就不打扰王爷和王妃了,就此别过。”

    “哼,我璃王府岂是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辰楚扬眼神一冷,射出无数道杀气,“来人,把这个意图掳走王妃的刺客给本王拿下。”辰楚扬大喝一声,隐匿在各个角落的暗卫齐齐出现,一时间竟将龙吟围个水泄不通。

    “王爷是早就知道有人会来了,竟然把王府的暗卫全都调集在此了。”龙吟暗笑着,暗卫虽然多,但是他还是有把握全身而退的,却也是不敢轻敌,毕竟王府中的暗卫都是死士。

    “本王是觉得有人会打王妃的主意,却没想到这个人是你。”

    “哦?除了龙某还有人在打王妃的注意么?那王爷可得把王妃给看好咯!不知王爷是在防谁呢?”

    “这个就不劳烦你费心了。至于在防谁,本王也没必要告知,眼下却是防着你就对了。暗影,还不动手?”辰楚扬挥袖后退,揽过顾云舒靠在床边,“爱妃不用担心,本王不会伤害他的,也自知没那本事伤害他。”辰楚扬扣着顾云舒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顾云舒瞪着辰楚扬,却逃脱不开他禁锢她的手。

    好一个辰楚扬,他果真是不相信她的,设了这么大一个圈套不就是等着她往里面跳吗?如果今晚她真的跟着龙吟离开了,那他们一定早已就成为瓮中之鳖了,是她的犹豫不决救了自己也救了龙吟。

    不过,辰楚扬真的够绝的。

    无情,难道真的是帝王之家的本性?

    龙吟的出现是个意外,如果这些暗卫不是防着龙吟的,那么无疑就是防着辰楚萧的。辰楚扬,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会放过的人,如何能够放的了她?

    顾云舒曾经想过,离这具身体及鬓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对辰楚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辰楚扬放了她,既然皇上的圣旨不能违抗,那么只要辰楚扬一封休书休了她,那么他们就不算是违抗圣旨了。

    只是,眼下看来,这一切都是无望的了,连自己的手足兄弟都可以残杀的人,还会有什么情分可以讲吗?她注定要成为他的禁脔。

    龙吟虽然是武功天下第一,徒手对付这么多顶尖暗卫也还是有些吃力的。

    七个暗卫摆成了一个阵式,将龙吟困在了中间,动弹不得。

    “七星阵?”

    “阁下好眼力。”暗影呆滞了一下,但那也只瞬间的瞬间而已。

    七星阵是百年前江湖第一阵,已经失传了好久,璃王府偶然间得到,为王府暗卫的一个密阵,至今从未使用过,而眼前的这个人却能一眼看出七星阵,其实力不容小觑。

    “哼,或许在别人看来七星阵的确是一个死阵,无人能破,不过对我来说却是不值一提。”龙吟的傲气令暗影暗中叹口气,这个人的杀气好重,武功也极高,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这个人究竟是谁?王妃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眼下的情况却不容的暗影多想,“七星阵,第一阵。”七星阵一共有七阵,每一阵却又有七七四十九番变幻,这才是七星阵的厉害之处。

    纵使龙吟对七星阵了如指掌,徒手相博却也占不到任何的上风,反而处于被动的状态。

    “呃——”顾云舒的下巴被辰楚扬捏的生疼,忍不住呻|吟出声。

    听见顾云舒的呻|吟声,龙吟一个闪神被暗影划伤手臂,高手间的对招,只要一个分神就是生死抉择。

    “嘶——”龙吟吃痛的低吟声。

    “现在束手就擒还来得及。”辰楚扬皱着眉没耐心道。

    原以为是辰楚萧找到龙吟让他劫走顾云舒,却没想到原来他们早已相识,根本与辰楚萧无关。

    看着龙吟沾了血的衣袖,顾云舒心疼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弦,一滴一滴的全部滴落在辰楚扬的手上。

    灼热的泪水落在辰楚扬的手上,打在他的心上,手上的力气不由的再次加大。

    顾云舒使劲全身的力气扳开辰楚扬的手,对着龙吟大喊,“笨蛋,这样打下去你会死的!为什么不用龙吟剑,你明明知道你的龙吟剑法正是七星阵的克星!”

    龙吟剑,龙吟剑法。

    听到这几个字,暗卫全部停下来攻击。眼前这个强悍到变|态的人就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龙吟阁阁主嗜血龙吟?

    “猪,你不知道龙吟剑出鞘必见血么?”暗卫全部停下了攻击,龙吟也不再动,顾云舒感觉的到龙吟面具下的那张脸是无奈的笑容,“我不可以伤了他们。”

    猪——

    只有林欢和辰楚萧才会这么叫她,而龙吟究竟是谁?

    “王爷,求求你,求你放了他,只要你放了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顾云舒噗通跪在地上,她在求辰楚扬。她知道龙吟既然说不可以伤害他们就一定不会伤害他们,宁愿自己死了也都不会伤害他们,要想救下龙吟,只有求辰楚扬。

    骄傲如她,从来不愿意求人的她,此刻竟然会为了他去求别人,这个人还是她一直都不喜欢的辰楚扬。龙吟的心也揪起来的疼,他何德何能能得等她如此的情谊,而他却一次又一次的辜负了她,这次想要抓住的时候却又不得不放手。

    “爱妃这是在求本王么?”辰楚扬挑起顾云舒的下巴,眼中全是怒意。

    “是。”

    “你为了他求我?”辰楚扬没有用本王,他用的是我。

    “是。”

    “你是我的王妃,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竟然在我们的新婚之夜去为别的男人求情?顾云舒,你眼中还有没有本王?”辰楚扬完全被怒意包围了,手上的力气一再的加重,顾云舒疼得眼泪扑腾扑腾的掉,却没有再哼一声。

    “如果我眼中没有王爷就不会向王爷求情,云舒求王爷放了龙吟。”

    “放了他?好啊!那你要拿什么和我谈条件让我放了他?”辰楚扬松开了捏着顾云舒下巴的手,眼神却变得更冷,更加的恐怖了。

    “云舒既然嫁给了王爷,那一切都是王爷的了,王爷想要什么作为条件尽管开口,云舒不会说一个不字。”

    “好,好一个一切都是本王的了。你不是愿意为那个男人奉献一切么?好,本王就成全你,本王今晚就要了你。”怒火已经充斥了一切,辰楚扬已经顾不上皇上圣谕中的要求。

    “只要王爷不嫌弃,一切但凭王爷尽意。”如果用自己的身体能换得龙吟一命,那么她认了,来自二十一世纪,思想并不是那么保守,不过就是一层膜而已,不至于让她怎么样。

    “辰楚扬,皇上的口谕,小静及鬓之前你不可以动她。”

    “哦?她连这个都告诉你了?看来她是有恃无恐啊!父皇的圣谕又怎样?本王今晚就要了他,什么圣谕,本王不怕。”辰楚扬冷笑着抚|摸上顾云舒的脸,“本王就是要看着她在本王身下承欢的姿态。”说完,揽起顾云舒的腰,将她扔在床上,“让他走。”辰楚扬一挥手,所有暗卫全部有秩序的隐去。

    辰楚扬伏在顾云舒的身上,手指熟练的解开她的衣衫,一件一件的衣衫尽数落地,只剩下最后的肚兜。

    “龙阁主还不走,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怪癖?还是想留下看本王与王妃欢爱?”辰楚扬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龙吟。

    龙吟没有理会辰楚扬的嘲弄,飞身离去,只留下一抹若有若无的气息。

    “贱|人,本王今天不会要你,要女人王府里多得是,本王不是饥不择食的人,本王一定会等到你甘愿为本王献身的时候。”辰楚扬从顾云舒身上起身,摔门而去。

    辰楚扬离开后,顾云舒拉过被子盖好自己的身体,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尽管一再的告诫自己只是一层膜而已,然而却还是做不到不在乎,原来和自己不喜欢的人亲近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情,根本就不是说了不在乎就能够不在乎的。

    猛然间想起龙吟的话,他竟然知道皇上口谕的内容?她从来没有说过,他是怎么知道的?他面具下面的那张脸究竟会是谁?真的会如她的猜想一样,是辰楚萧吗?如果是,为什么辰楚扬不知道?如果是,为什么他不在婚宴上却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

    PS:亲们,留言呀,推荐票票呀~~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