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74章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242  更新时间:09-07-13 00:5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浩亮的钟声乘了月色,越过盈盈一水,扑散在繁华城市的各个隐秘的角落里。法租界南部,一座小洋房的玻璃窗关着,听不到谡谡钟声。从里屋透出的灯光挤破夜色,一只青鸟敛翅歇在园里的粗枝头。

     溥伦把一杯热牛奶递到碧瑶面前,回头给自己斟了半杯红酒。他晃了晃满杯透亮的颜色,抿了口酒,半开玩笑问道:“你还手了吗?”

     受了委屈向来是独自消受,今时突然有人关心起她,而且是已把他放在自己心里的人。碧瑶的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

     “如果下次有人掴你,你就回她两巴掌。”溥伦蹲在她面前,把牛奶放在碧瑶的手里,看着她,“嗯?”

     敷过冰块后,脸上的红印消了大半,只是泪水决了堤似的,静湿地滑落。碧瑶郑重地点点头,心里是满满的温暖。

     “今晚想吃什么?”

     南市的一家老饭店,行行黑瓦密密地覆在屋顶,翘檐上勾着半规月。饭店靠近里弄的一角冒出滚滚炊烟;对着马路的一端,有红面油光的食客挺着小腹陆续进出。

     “先生太太里面请!”堂倌满面热情,白巾往肩上一甩,把客人请往雅座。

     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堂倌已把菜谱递上。溥伦对碧瑶说:“想吃什么就点。”

     碧瑶不大识字,问起堂倌来。堂倌很热心地推荐本店的招牌菜,“……用上等陶器闷钵,钵底铺上撮净毛根的肉皮,再放干贝、冬菇、毛豆、春笋或冬笋、青菜、风鸡、再加姜、葱、糖、酒,白烧加盐,红烧加酱油。酱油是扬州四美酱园的古法特制的秋抽……钵盖用湿布围着,以免走气。煨剜肉用的是大炭基,火力持久均匀,熬炖个八个小时,连钵上桌。这就是本店最负盛名的嫩、香、腴润、油而不腻的狮子头。”

     堂倌滔滔不绝,脸上浮动三分得意之色,很好地配合着他的口才。碧瑶才知道做狮子头也能这么讲究,段家佣厨做的够好了,也只加了三四样辅料菜肴。“那就要这个。”碧瑶把菜谱放下,看了眼溥伦。

     溥伦似乎没听到堂倌的长篇言词,侧着脑袋看向别处。碧瑶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隔着两桌,三五个青衣黑裤的男子聚坐在一起,桌上什么都没有,显然是刚来的。其中一个把脚踩在凳子上,看那架势,更像是经常在茶园聚众殴架的流氓。

     碧瑶瞄了他们一眼,悄声问溥伦:“你看什么?”

     “一帮痞子,”溥伦回过头,“我认识他们。”

     碧瑶不解,“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打架斗殴,经常进出班房的家伙们。”溥伦一笑,“你点好了吗?”

     这顿饭吃得并不舒心,那伙流氓样的男子时不时转头看眼碧瑶,黄皮猴腮,叼着烟,迷离扩散的烟雾弄得饭店乌烟瘴气。堂倌没胆子管他们,不理不问的。看样子,这伙流氓是找了个强硬的靠山;或者是收了大钱,豁出命来办事。

     月色曳动清辉,清冷宛如深秋之夜。夜风轻轻摇动月光,路旁的卖花女浅施薄粉,露出半截雪白的臂膀,手提花篮窈窕地立着。两个刚过豆蔻花季的少女,微微笑着,一个端凝些,另一个则是佻达的,眼角斜斜地飞出去。见到溥伦和碧瑶,巧笑着迎上来,“这位小姐,刚摘的花儿,买串别在衣襟上附体送香。”

     溥伦停下,对碧瑶说:“你选选,喜欢哪串?”

    说话的间隙,瞥过饭店门口。果不出所料,那伙男子陆陆续续地出来。带头的扔了烟头,用脚碾灭。他低着头,仍能觉出那不善的目光直直逼向卖花女身旁的两人。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