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73章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966  更新时间:09-07-11 19:5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模模糊糊地听着,挡了扇门,并不清廖的声线像是被掐细了,弱到无力传出门外。小素不甘心,趴低身子,透过门底的缝隙查看动静。

     灰尘扑飞起,呛进口鼻。这么低的视野只能看到一支木床脚和堆在床下的杂物。小素看得无趣,准备起身时,一只皮鞋快速踩踏过来,吓得她赶紧闪到通道里。

     门打开了,溥伦和碧瑶依次出来。两人转过廊角,消失在楼梯口。小素的眉眼之间渐渐有一种扭曲的妒意,有什么东西弄得她极度不舒服。她看得清楚,那位体面的少爷是牵着碧瑶的手下了楼梯的。

     “狐狸精,勾引男人的本事不小。”小素朝碧瑶的背影啐了一口。

     过堂风涌卷进来,扇得门吱呀呀地响着。碧瑶忘了上锁。小素心思一转,回身探头远眺。那对背影已渐行渐远,出了大门,融入车水马龙的喧哗街道。她极快地扯了下嘴角,推门进了碧瑶的房间。

     夕阳拉长了光线,高处房檐的阴影水一样无声蔓延进阁楼,热气酽酽,蒸腾着人的肌肤。一张老木床,一个橱柜和一套桌椅,再无其他的家具。桌上放着一本供孩童识字的三字经,旁边一袋启了封的吃食。

     小素拿了那袋吃食,边吃边找碧瑶房间里她认为有趣的东西。拉出抽屉,里面只有剪子和针线,她重新推上。小素踱着步四处张望,悠闲地来到橱柜前,她用手指勾住把手,轻轻一勾拉,柜里的东西就全部入了眼。

     几套换洗的衣物,还有件小童穿的红棉袄。小素使劲地按了按棉袄,转手从袖筒里抽出一卷薄画。

     展开画,画纸上一个古时的老渔夫和一只灰得掉了色的鸬鹚。小素嗤笑一声,“乡下妹!这么张破画还当宝贝似的藏着!”

     她觉得无趣,卷了卷画纸重新塞进袖筒里。屋里其他的东西也引不起她的兴趣,小素把吃食扔回桌上,哐当一声带上门出去了。

     上海苏州河边的浅滩。皎月初升,见弥望皆芦苇。一叶小舟,穿梭在洒满冷月的密密的芦苇当中,摇橹欸乃,芦花莹澈如冰雪,清冷得仿佛是梦中才能出现的情景。

     两岸的渔户熄了灯火,一盏风灯悬在滩前的木桩上,混合着冥漠月色,笼积起一层水雾,裹着几点似焚似灭的夏日萤火。

     一个疯女人靠在木桩前,啃着白天讨来的食物。她望向逐渐行远的那叶小舟,眼里突然积了泪水,麻木的神色变得生动。这样悲伤绝望的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疯子的脸上。果然,她马上恢复原先的野蛮疯癫神情。

     “呸!”她朝远去的小舟吐着口水。

     这突来的动静惊动了栖息在芦苇丛里的一只青鸟,它张开阔大的翅膀,划起一个水花,“嘎——”飞向与永夜缠绵的月光深处。

    远处钟声已动。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