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64章 女子善怀,亦各有行(四)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26  更新时间:09-06-29 10:2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碧瑶的脸红了下,“没有,是我自己想知道。”

     她不喜欢乌掌柜叫溥伦“半洋人”,他明明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还一起喝过酒。段家的人好像不怎么喜欢溥伦,比如段睿,乌掌柜。当然,除了段依玲。

     乌泽生从碧瑶的脸色中琢磨出了什么,这毕竟还是把心事写在脸上的年龄啊!他轻叹口气,反而语重心长起来:“他人闲事莫多管。”

     碧瑶挺倔地顶了句:“这又不是闲事!”

     那晚,溥伦送她回家。夜气犹淡,段家门口的煤油灯焰幽蓝。他浓密眼睫下星眸深邃,似含情态般笼漾起令人感动的深浓笑意。他对她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碧瑶是不会对任何人透露的。

     乌泽生甩甩算盘:“他就是个洋人!”

     碧瑶顶道:“他不是。”

     乌泽生斜睨一眼碧瑶,笑道:“小姑娘知道什么。这人是哪里人,最重要的是看他在哪里长大的。我和他谈过话,了解。”

     “他妈妈不是洋人。”

     “那只能说,这里是他母亲的故乡,和他无甚关系。”乌泽生正色道:“来店里要画的西洋人还少吗?他们没什么区别!这画落在谁手里都不要紧,就是不能落在洋人手里。西洋人,也包括东洋人。”

     他是为了他的母亲。碧瑶拧着眉毛,敲得柜面咚咚响,却不说一句话。

     乌泽生摆弄好一碗茶,笑容平缓漾开,低低地说道:“年纪轻轻的,就当了租界的督察长……”

     阳光慵懒地斜穿过巷口,墙阴移入内庭来,碧瑶拎着空饭匣出了古董店。乌掌柜这里怕是套不出什么来了。她懒懒地抬头看眼碧蓝的天空,深长的风卷过云端,白云魔幻似地倾流向苍穹的另一方,夏日心情本应是狂放的。

     忽然想起还有活等着她去忙,碧瑶飞快地跑起来,跑出巷口,敏捷地融穿过车流人流。身后鸣响一两记尖锐的汽车喇叭声。

     日渐转西,弄堂里唱响尖糯的弹词,歌声慢拽轻拢沿着拖长的日影拉开声线。从楼上看去,城西的夹墙里榴花火繁,像是燃起的一簇新焰,烈日下绽开胭脂般艳浓的花萼。过往的人潮依旧稠密,等到日沉西夜色起伏时,所有的浮躁才能随清夜渐渐沉淀。

     一天的活计终于忙完了,阁楼里很安静,碧瑶坐在镜前梳着自己的长发。头发被风轻轻撩起,光滑的镜面相反地呈现出她的面容。碧瑶把着镜框,仔细端详起自己的容貌。

     两道眉毛弯弯,眼波微漾,双颊很自然地透着红,嘴角不笑也是微微翘着的。垂落的发丝添了几许慵怠和妩媚。碧瑶故意做了个柔曼的手势,侧着脑袋,手指缓缓穿过发间,看曼妙风情轻裹上肌肤,波光流转间多了一层暧昧的诱惑……

     她嘻嘻地笑了,把头发拢到后面,熟练地扎好辫子。

     暮云烧红,过往的行人车辆都镀上了层厚密的金色。碧瑶趴在窗口,看车流交织的路口,期盼能在这里见到他。

     晚风穿过密密叠叠的梧桐叶,溥伦的身影很准时地出现在路口。风吹动他的黑发,发丝与衣摆和风轻摇。

     “哎——”碧瑶朝他招招手。

    溥伦听到了。隔着被梧桐叶剪碎的晚霞,流金的阁楼窗户,风灌进碧瑶的袖口。鼓荡的纱帘旁,她的笑容比晓日还明亮。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