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63章 女子善怀,亦各有行(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297  更新时间:09-06-29 06:5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雨水剪齐巷石缝里的茸茸草缕,内墙探出几朵粉花,杪间莺语丁宁。不知谁摘了古董店门口的铜铃,迂深的巷子好像又深了几分,挥进巷内的袅袅风线贴墙而过,吹拂得门前的青布绞着身子乱舞。

     柜台上放着一叠小票,乌掌柜捉笔描着什么,侧对碧瑶的身子比以往佝偻,连鬓间也添了一把霜丝。古董店不见繁忙,掌柜的似乎越来越忙了。缕缕时光如刀铦利,人老仿佛是一瞬间的事,转眼满梳白霜,发肤惧憎。

     墙根结着几缕腐朽虫丝,一片草叶颤颤地粘在上面。碧瑶看得心酸,拿起闲置在墙角的扫帚,几下挥扫干净虫网。诺大的店里只有一位老伙计,不知道东家是怎么想的。

     “别扫了,扫得灰尘蒙蒙的,过会儿还要吃饭呢。”乌掌柜转过身子,把那沓票锁进乌木柜里。

     “不扫更脏!”碧瑶干得起劲,扯过一条抹布擦起了柜面。

     乌泽生笑道:“你有空帮我把后院的各朝花瓶都擦干净,我给你算半个月的工钱。”

     这倒是笔不错的收入,可以买盒好胭脂。碧瑶眼一转,想到了别的条件,有样东西暂时比胭脂蔻丹更能吸引她。碧瑶扔下抹布,用惯常的亲密笑容对乌掌柜说道:“我不要钱。”

     “哦,那你要什么?”

     “我要…”碧瑶想着如何措词:“掌柜,可不可以送我一幅仙子渔夫图的赝品?”

     乌泽生抬头,镜片后的眸子凝了精练,眼尾的皱纹犹如拉出的蛛丝牵扯到额角。他会意莫测地看了碧瑶一眼,两根胡须拂扫过唇际:“你要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这个只不过是随口说的,碧瑶想,有了临摹也许更容易找到另一半,那幅仙子图她毕竟不熟。碧瑶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人能够画出这样相似的画,难道那位画匠他见过原画?乌掌柜肯定清楚。这么想着,碧瑶问道:“那些赝品图是谁画的?”

     “谁画的?”乌掌柜好笑的样子,他伸出一巴掌:“你到城隍庙,花五角铜钿,随便请个蹩脚画师就可以给你描出一幅像模像样的仙子渔夫图。用不着上我这里讨,亏了。”

     “那……”

     “那些老爷少爷公子哥儿,求的是收藏,找不到原画,退而求其次要幅精致逼真的赝图。请个专业的临摹古画的师傅,多花几大洋也无所谓,讲的就是附庸风雅。今年流行的就是这个。”

     “既然他们没见过原画,怎么能够画出逼真的赝图?”

     乌掌柜嘿嘿一笑,凑近碧瑶问道:“你认为呢?”

     碧瑶摇摇头:“我不知道。”

     “这里的学问就深了。这临摹造假可不是近一两年才出现的,这是老祖宗的传统。真品一问世,就有赝品相随。比如唐代的画,唐宋元明清各朝都有临摹的,越传越广,真假难辨。可真品就是那一幅,你钻研得再深,也蒙蔽不了。”

     “如果传到后来,只剩一半了……”

     “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真是太可惜了……”碧瑶支着脸颊,手指在柜面上画着圈儿,她越想越糊涂,画真假难辨,又不能随便拿出来请人鉴定。她再问:“掌柜,你见过真的仙子渔夫图吗?”

     “没有。”

     “这画很值钱吗?”

     “我说过,要的人多了,再不值钱的东西都能抬高身价。有人求其财值,有人要其……”话戛然而止。

     碧瑶耳尖听出意味:“这画里究竟藏了什么秘密?”

     乌泽生背过身,灰白的长褂盖过黑布鞋,背影清瘦见骨。碾茶声清紧如敲玉,深圆辗转地送到碧瑶耳边。半晌,乌掌柜才吐出句话:“不知道。”

    碧瑶提问的饱满热情丝毫不见衰减,她还想问什么。乌泽生返身,脸上浮起一个怪异的笑容,笑得剥筋见骨:“那个半洋人托你问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