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二十章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254  更新时间:09-05-11 17:5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碧瑶拎着轻空的饭匣,蹦跳着往回走,跳得匣里的瓷碗咯咯碰响,她又放缓了步子,小跑了几步。

     出了乌暗的里弄,阳光从薄云里探出柔和的光线,照亮了路旁纠缠开放的紫鸢尾,蒙蒙光线中几抹海棠般的淡胭脂。闻得一股清香扑鼻,碧瑶停下欢快的脚步,转身俯下,把鼻子凑近芬芳弥漫的花心。看着实在喜欢,想伸手掐一朵,瞥见一个穿黑制服的警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这里不是柳家村,路边长的通常都不是野花。碧瑶转身跑开了。

     暖热的阳光晒得人有了平润的汗意,碧瑶穿过马路,看见一处阴凉,鬼使神差地往树荫走去。浓郁的幽凉在瞬间把汗意收了回去,丝丝凉意穿透薄衣。碧瑶抬头,葱郁树枝隔断碧蓝晴天,只有星星点点的光斑随风浮动在路面。枝头几记不见影的脆灵鸟鸣。

     她好像来过这里。

     道旁的梧桐枝叶繁盛,像是不出己愿地在喧嚣闹市中为人遮蔽出一片静谧的天地。碧瑶数点着梧桐,一,二,三……她数到五的时候,找到了那棵断了枝叶的梧桐,新鲜的青白裂口有些突兀,仿佛展示着一个尴尬的伤口,刺喇喇地指向天空。这一切让她想起了那日,园子里夕阳笼络下,黑发轻扬的俊美少年,他就住在这附近。

     碧瑶把饭匣搁在树下,搓搓手,噌地上了树。她熟练地绕过树干,踩在那断枝上,手把着一株结实的枝叶,倾身观望着园里的动静。

     园里是深密的草木,小天使雕像旁的喷泉停了,几弯深色水渍爬过大理石座基。晚开的美女樱细细绽放初开的嫩蕊,微风乍来时的摇摆不定。很安静,清风掠过的细琐琳琳碎响就成了此时园内唯一的活络音色。

     他搬走了吗?碧瑶有些失望。仿佛只是个梦境,稍稍偏离,便失去了原有的梦幻轨迹。她使劲地往前倾,想看得更明白些。

     梆!梆!梆!树下传来了三声敲击,碧瑶低头看去,见一个黑衣警人拿着根警棍,斜着眼睛看她。

     “下——来!”警人拖长了声音命令道。

     碧瑶不想。她亲眼见过警人甩着棍子抽断了一个黄包车夫的腿。她对披着制服的人实在没多少好感,落入他们手里的滋味肯定不好受。碧瑶瞅了眼园内,想着,大不了再跳一次。

     警人见她站在树上对峙,失了耐心,火气上来,简短又大声地命令:“下来!”

     那株伸向内园的树枝已被踩断,想跳进园子有些困难,碧瑶小心翼翼地踩过枝丫,攀上了另一丛。

     警人怒气冲冲,又不能上树捉人,只好围着树干开骂:“没教养的野丫头!这里又不是乡下,哪能说爬就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看你是肉皮子痒痒,活得不耐烦了!”

     碧瑶没睬他,同时又担心树下的饭匣子,一时举棋不定地夹在树丛里。她东张西望,一辆车吐着黑烟消失在路口,惊起了三两只鸽子。碧瑶看见到了从学堂放学归来的段家少爷,夹着几本蓝皮线装书,斯斯文文的俊俏读书郎模样。

     段睿也看到她了,跑过来,颇感意外的样子:“哎,你在树上干吗?”

     警人更加意外,支吾了下,问道:“段公子认识?”

     “认识。”

     警人温和一笑,抬抬帽沿,很有教养地弯了弯腰:“原来是府上的人。”他不再说什么,夹着警棍慢慢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

     “他走了,你下来吧。”段睿冲碧瑶喊道。

     碧瑶双手抓着树干,荡了两下,翻个身,稳稳当当地落到地面。这招捻熟的翻身落地式看得段睿双眼亮了下,不由赞道:“好身手!”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