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八章 式微,式微,胡不归(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96  更新时间:09-05-03 22:1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低,烟云盘绕中的柳保只是不住地点头,阿良微微地躬着腰,表情是满意的。几句话后,他往这边掷了一眼,碧瑶立马嫌恶地站起身,她本来就听得不清楚,这下就彻底失去了兴趣,转身来到院子里。

     院里的连翘枝张拂着轻薄的花瓣,在阳光下呈现近乎透明的质地。根部的瓜叶菊丝络分明,一团团湛蓝青紫的花束欢快地迎风绽放。初绿的花枝攀过泥墙,暖和的阳光下,一只瓢虫沿着墙缝悠然地匍匐前行。

     碧瑶扯过一株连翘,使劲绞曲了几下,一手粘腻的花汁。她决定了,如果这次柳保和阿良再出什么鬼主意,她就直接跳到院子的老水井里,一了百了。

     一个黑影晃荡着移近,不用说也知道是谁。碧瑶扔了手里破碎的枝条,扭过头斜眼看着阿良,等着他的话。阿良熟悉碧瑶的脾气,知道只能来软的。他呵呵一笑,故作亲和地打着招呼:“碧瑶,在院子里玩啊。”

     碧瑶不吱声,伸手逗弄着墙缝里红衣黑点的瓢虫,瓢虫敛开细透的翅膀,宛如轻盈的小精灵,飞到高处,闪过一个柔和的亮点。

     阿良笑着:“我这次从上海回来,给你和你爹带了点东西。这是专门给你带的。”

     同时伸出提着东西的左手,一包用细麻纸扎裹着的糖在阳光下晃悠晃悠。碧瑶认得,这是她喜欢的寸金糖,小的时候吃过。她不知道阿良这次是何居心,摇摇头,没好气地说道:“不要!”

     阿良收了提着小糖包的手,还是呵呵的,可说的话竟有了认真的意味:“碧瑶啊,以前是阿良叔的不对,不过,我还不是因为听你爹的话才四处托人替你找人家的?现在你长大了,谁也不能强迫你做什么事。这些年,阿良叔东闯西荡的明白了不少道理,再想想以前,心里愧疚得很。这包糖算是阿良叔向你认个错,行不?”

     这番近乎诚恳的话说得碧瑶心一软,她瞅了眼阿良,嘴巴仍是硬的:“那你这次来找我爹做什么?”

     阿良牵着纸包的细绳,把糖放在碧瑶的手里,叹了声:“我这次来啊主要是告诉你爹……”他打住了话。阿良神秘兮兮地凑近,光线勾勒出他尖刻的下颚,碧瑶厌恶地后退了一步,仍是问着:“告诉他什么?”

     “算了。”阿良神色严肃地摇了摇头:“等你再长大些,我再告诉你。”他知道撩拨起孩子的好奇心是最直接的沟通渠道。果然,碧瑶追问着:“你不是说我已经长大了吗,现在就告诉我。”

     “也好。”阿良暗自得意,又故作神秘地低了声:“我前两天去了趟上海,你猜我见到了谁?”

     “谁?”

     “见到了你娘。”

     一只蝴蝶扇着艳丽的薄翅飞过,抖落些许细碎的金粉。阳光像一张浅金色的网,柔和包裹住她的身子,纸包里的糖颗粒分明地嗑着碧瑶的指尖,这让她想哭。模糊回忆里只有娘温暖柔软的掌心,牵着她的小手穿过那条被雨水侵蚀的石皮弄,一缕缕不完整的陈旧记忆,泛着黄失了真。

     碧瑶微蹙了眉头:“……真的?”

    阿良的眼神是真诚的:“真的,就在上海。”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