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七章 式微,式微,胡不归(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62  更新时间:09-05-03 00:3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碧瑶打开了窗子,阳光踊跃地流入房内。她拥了一怀的阳光,微眯着眼靠在窗口。一只雀鸟衔了春泥,于蛛网纠结的檐下点点筑起新巢。一枝开得半合的桃花探出墙外,习习春风中吐绽着粉红嫩绿。青苔覆在院角的背阴处,上面缀满了新鲜的水珠。空气里到处渗满了淡雅的花香,很香暖。

     这个温暖的春日一过,碧瑶就满十二岁了。

     娘离开她已整整六年。

     村子里的人各有各的猜测,说什么的都有,一说是潘惠英过不了这穷日子,跟人跑了;“享过京城宫里的好日子,哪受得了这乡下人的苦日子!而且,本来就是带着一股子臊人的狐媚味儿!”这是孙寡妇的原话,为此,碧瑶特地放了隔壁家的大黄狗,追得寡妇家的老公鸡满村子乱跑。

     小脚的阿婆说,“我看秀丫她娘是到洋人的地头找大丫头去了。”阿婆说的“洋人的地头”是指上海的洋租界。

     每听到这些闲碎的言语,碧瑶就加快了脚步匆匆走过。有时候听得伤心了,会躲在屋里暗自抹会儿泪。娘走的时候碧瑶还小,想不起太多有关娘的印象。依稀泛起的回忆里只有爹对娘无休止的打骂,和娘不甚言语的沉默样子。

     一只白鹊扑扇着翅膀旋了一圈,悠然停在墙角一株断了花茎的石榴上。院门打开了,晃过一只空荡的袖管。阿良又来了。小时候,碧瑶在大人的关照下,叫他为“阿良叔”,现在,她见他进来,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潘惠英走后,柳保和阿良故技重施,替碧瑶找了户人家。没走到半路,那人就把孩子给送回来了:“闹得实在不行了,还是算了吧!”

     又过了段日子,阿良带了一个抹着浓艳脂粉的中年女子。那胖女人捏着碧瑶的下巴瞅了好一会儿,摇着一脸的横肉说买了。碧瑶跟着她经过小石桥时,纵身跳进河里,胖女人的尖叫声在邻村都能听得到。

     经过这次,柳保就没了再把碧瑶送人的念头。碧瑶也渐渐地长大了,对柳保和阿良的不轨行为有了防范的心理。柳家村着实安静了一阵子。

     阿良进了院,见碧瑶趴在窗口,就笑笑:“碧瑶,吃过了没啊?”

     回应他的是一记猛然阖窗的声响。阿良见怪不怪,径自进了柳保的房间。

     碧瑶偷偷地把窗户开了条缝儿,透过缝隙,是院里明亮如镜的一角蓝天。阿良进去找爹了,她想想又有些不放心,轻手轻脚地来到爹的房门前,仔细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

     土夯的墙壁裂了条缝,直接裂到墙根的老鼠洞。碧瑶对着缝隙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屋里的动静。家里空落落的,破损的屋顶注入几缕阳光,灰尘狂乱地翻卷于光柱中。柳保变卖了所有稍微值点儿钱的东西,只余下敝衣遮体,几把粗粮糊口。

    柳保躺在沉了黑渍的木板床上,常年的烟毒使他的容貌迅速衰老,同时也更为丑陋,干瘪的只剩皮裹骨头的手熟练地敲落着烟枪里的余灰,他在同阿良商量着什么,一咧嘴,露出满口熏得变了色的黄牙。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