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索命冤魂之何海亮  第十八章从此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55  更新时间:21-02-17 13:5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何家迁坟的消息不胫而走。当黄家一行人等抵达两村交界的山沟时,周遭已挤满了围观的乡亲。即便霪雨霏霏,跟上已是泥泞湿滑,仍阻挡不住村人的脚步。
    林晓海怀抱中的黄轶惊恐地四下张望,不时问一句:“去干嘛啊?”
    何家父母早已等候在儿子坟前。
    哭两声吧,动土前。衍龙法师一脸凝重。
    是何伯母黄佳丽同时放出的恸哭声,双双瘫倒在坟前。
    衍龙法师念念有词,示意止住那二人的哭声后,有人掘动了土。粘了泥土的黑匣子很快现身,有人戴着胶皮手套腰后腕上都系了红布条,仅轻轻一用力便开启了外匣,内里是个黑色精致的骨灰盒。一切都被替换掉!在遮盖起的篷布下,仅几分钟而已。此刻,林晓海怀中的黄轶握着招魂幡,衍龙法师已至他们近前。飘荡在众人头顶的幡尾与衍龙法师的吟唱似乎在召唤着何海亮的灵魂。人群便行进起来。
    黄佳丽被人搀扶着行在队列里:“海亮啊,给你搬家啦,我跟儿子回来看你了,你知道吗?”几乎就站立不住,被人背了起来。
    一路迤逦,终于见到水泥路上的停成一队的轿车。众人依次钻进车中,只留下忠实相伴的村人。村人们疾步追随着车队,朝玉佛寺方向而去。
    黄佳丽坐进哥哥驾驶的皇冠车中,只剩无声地垂泪:何伯母是否扛得过这一劫?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是在终结过往还是会重新惹起旧疾?可怜的黄轶,为什么要让你小小年纪经历这些啊!这样的场合又是置晓海于何境,他本应是局外人哪!我对不起你。晓海海亮。我该怎样偿还对你们的亏欠?
    黄轶柔软的小手伸到妈妈脸上:“别哭了,妈妈。”
    林晓海不时递过纸巾,而此刻所有的话语都显苍白。
    憩园已被雨水冲刷得崭新透亮。
    林晓海仰起脸,他不想让人看到已是泪湿的脸颊。黄轶手中不大的伞总会遮着他们二人,那白幡从一下车开始就转到了林晓海手中。
    “林爸爸,你也哭了?”黄轶终还是发现了林晓海的异常。
    “没有,是淋的雨。”林晓海一脸严肃。
    “咱还去哪?什么时候回家?”黄轶有些怕怕地注视着眼前众多陌生人。
    林晓海无从解释——孩子真不该来这种地方。
    行走了好一段距离,属于何海亮的新家才呈现在众人眼前。早已有工作人员守候在此。仪式,入穴,封盖。只有一束醒目的白菊,两联上书:
    生一人死一人无一人相伴
    今世缘后世缘来世缘再续
    这是林晓海委托憩园的工作人员定做的,他知道没人会注意书写着那么多字的挽联。那天定好墓穴,他私自做主让那位收费的女生帮他联系的。那位女生的目光从他们一进营业大厅便被林晓海粘住,从设计碑文,到给予折扣都是她主动相助。他不知如何感谢她,她说他的笑就是对她最好的感谢。而此刻,他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
    鞭炮炸响,纸钱燃起。撂下你们的哀思吧,我的亲人们,从此各自安好!旋起的灰屑骤然间在空中攒聚成一张脸形,黄佳丽仿佛听到了那破碎的脸开口送出了话语,只有她一人听到。
    黄佳丽一下子瘫倒在何海亮墓前。
    黄佳丽睁开眼睛时,嗅到的是曾经那么熟悉的气味:怎么又到了医院中?
    林晓海憔悴地坐在床前的凳上,唇上唇下以及两腮的胡茬儿显得落魄十足,哪还有半点自己心目中某位明星的样儿。
    “你怎么啦?几天没刮胡子啦?”黄佳丽抬手摸着他的脸。林晓海一把抓住她,紧紧按在脸上,伴着两行清泪,按下床头的铃。
    护士大夫闻声赶到,望闻问切。好啦,没事吧,要是饿了,先吃点流食,不要吃太油腻太硬的。大夫拍拍林晓海的肩,离开。
    还是那间病房,还是那几个熟悉的护士姐姐。黄佳丽勉强笑笑:“我怎么到了这?”
    “你俩真有意思,先是你伺候他三天,现在又换成他伺候你,又三天,扯平了,这回。”护士姐姐换好输液瓶,看着林晓海说。林晓海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闻讯而来的妈妈姑姑瞬间将整个病房填满。
    “你赶紧回家休息吧,这回你没啥好担心的了吧。”姑姑想让他跟黄端的车回家去,黄佳丽点头示意着,他只得离开。
    “我到底怎么啦?”黄佳丽实在想不起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
    “没事啦儿,大夫说你一直高度精神紧张,突然间伤心过度,瞬时脑缺氧啥的,我也不会学舍。反正休息几天就好啦。”姑姑妈妈不时对视一回。
    “我们回家吧,妈妈。”黄轶怯怯地拽着妈妈的手。
    “回家,我们出来的太久了。”黄佳丽眼中又已湿润。
    憩园。
    黄佳丽挎着林晓海,手捧一束鲜花走向辰区。那束白菊虽然萎去,依然散着淡淡的香。林晓海撤下白菊,换上这束更大的花。
    “海亮,我们该回市里了,以后你一个人在这——”黄佳丽扭过头去,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林晓海搂紧她:“以后每年清明,我跟佳丽都会带着黄轶来看你,等黄轶长大了,就让他改姓何,你安息吧。”
    黄佳丽几乎哭出声:“不!海亮,为了黄轶今后的成长,我打算让她姓林,等他大了,该姓什么,由他自己决定吧。”她靠在林晓海的怀中再度失声。
    林晓海仰天而泣。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