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98章 多愁月夜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877  更新时间:08-11-23 17:5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赵诸祈嗖地站起身来,呼道:“不是吧,老大!?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罚我?”

    端木澈眉眼半垂,淡淡道:“六十杖责。”

    “我什么都没说……”

    “七十杖责。”

    赵诸祈苦涩一笑,“行,就七十杖责吧,我乖乖去宫正司那‘领赏’还不成麽?您就别再‘恩赐’了……

    赵诸祈拖着骤然松垮的肩,慢慢地往外走。

    翠儿一脸忧色,不由喊道:“赵诸祈……”

    赵诸祈回头,神情无辜可怜,“翠儿姐姐,等诸祈领完赏之后,那红肿的屁股就交给你上药了,还有,诸祈下不了床,到时候你可别忘记为我端茶送水,送来美味佳肴,如果你能亲手喂我,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对了,我要吃凤尾鱼翅,红梅珠香,祥龙双飞,金丝酥雀,如意卷,喜鹊登梅……”

    翠儿冷冷道:“你可以去‘领赏’了!”

    “唔,好的,翠儿,我去了,你等我,千万!”赵诸祈毅然转身,风萧萧兮。

    我收起笑,方才想起为赵诸祈求情,犹未开口,便听端木澈道:“沁心无需多言,诸祈从小就没个规矩,是该让他吃点苦头,况且他身强体壮,这七十杖责最多只能让他躺个一两天,你就不用担心了。”

    端木澈漫步至我的身旁,侧身稍稍摆手,“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皆已退出,端木澈便在我的身旁坐下,不言半语,只是随手提起酒壶,倒了满满的一杯酒,仰头一口饮尽。

    酒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半刻下来,已然几十杯入腹。

    薄酒上面,颊若桃花,妖艳了他那张俊朗的脸,只见他一手托颔,轻晃着手中酒杯,眼神迷离,嘴角噙着浅笑,零零落落。

    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

    这真是一个多愁的月夜。

    记忆中的端木澈似乎鲜少如此饮酒,他常说“花半开方才尽美,酒半酣方才尽兴”,不多不少,不快不慢,才是云清风淡,人生自在。而今,他这般酗酒,可是心中捏着烦愁的事儿?

    我轻手覆上他的酒杯,细声道:“别喝了,你要醉了。”

    端木澈慵懒地睨着我,薄唇微启,“我……没醉,我千杯不醉!”

    说罢,似要向我证明,又一股脑地再度喝下十几杯。

    酒杯开始在端木澈的手中摇摇晃晃,愈渐不稳。我苦笑,方才是没醉,现在是真的要醉了。

    我握住他的手,拿下他手中的酒杯,轻声道:“好了,别喝了,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跟我说说吧,别一个人憋在心里,怪难受的。”

    端木澈身子一滞,突然用力将我抱住,抱得密不透风,紧紧生痛。

    “沁心,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你听到什么,你都会相信我的,你会相信我的,是不是!?”

    端木澈钻进我的颈窝处,不住晃着脑袋,惹得我一阵酥痒。

    看着醉酒后孩童一般的端木澈,我突然觉得有趣得紧,拍着他的背,低声轻哄:“是,我会相信澈的,一直都会相信……”

    “沁心……沁心……”

    “好了,你累了,我扶你去床上休息,好不好?”

    端木澈靠在我的怀里,无意识地点头。

    我为他捂好被子,坐在床头静静望他。似乎好久没有这么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的睡脸了。每晚,我总是疲惫地沉沉睡去,只在夜间幽幽转醒时,方知他总是彻夜地在看着我。

    他看着我时会是什么感觉?会像我现在这样吗?

    甜蜜得酸楚,幸福得心痛……

    为什么明明是幸福的,却还是要心痛?

    我忍不住覆上他日渐清瘦的脸颊,轻问:“你想我的时候会心痛吗?”

    端木澈猝然皱眉,晃着头,喃喃自语:“沁心,让他们走,不要逼我,我不要娶她……”

    身形一震,我诧异地看着他不安的睡脸,柔情蜜意霎时冰凉地碎了一地。

    王公大臣又联名上奏要他广纳嫔妃了麽?

    他而今这般挣扎,是在苦苦支撑吧。

    原来,幸福真的是要心痛的啊……

    “要守住唯一,很难吗?”

    “澈,我一直都相信你,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是不是?”

    回应我的,只有满屋子的寂寞。

    -------------------------------------------------

    “沁心——”

    我猛然回神,对上伊东闵关切的眼神。

    我歉然道:“啊,父亲,对不起,你难得来看我,我却……”

    伊东闵摇摇头,“我只是托着下朝那空挡才来看你,说来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是。倒是你方才频频走神,可是有什么心事?”

    我俯首,踯躅半会,才迟疑问道:“父亲,近几日大臣们又在逼皇上立妃了吗?”

    移动名深意望我,随即叹息:“沁心,你可知这段时间有一首诗在各国流传?”

    我点头,“知道,‘天降妖后,魅惑南主,祸乱天下’。”我一顿,骤然抬头,“难道正是为此,诸位大臣才……”

    伊东闵闭目,微微颔首。

    我不敢置信道:“可是……这一切只是无稽之谈。稍有头脑的人皆不会相信,更何况他们还是我木琉国满腹经纶的股肱大臣!”

    伊东闵深深望着我,眼底闪过无奈,就连眼角的纤细的皱纹,也为此变得愈发的深刻,“沁心,自古帝王哪个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唯独当今圣上却仅仅只有皇后一人。你不能怪大臣们轻信荒诞之言,而是皇上之所为,的确荒诞!”

    我怒道:“什么是荒诞?难道守住唯一,让爱永恒不变,那都是荒诞?”

    “沁心!帝王之家没有唯一!没有永恒不变的爱!”

    “有,那恰恰是端木澈与我的感情!”

    “是的,沁心,皇上已经为你创造了奇迹,他已经为你创造了木琉国有史以来最不具有意义的神话。”

    “不具有意义的神话?”

    我困惑地望向伊东闵,只见一股奇异的红晕泛上他的脸颊,一抹痛心在他的眼底一闪而过。

    “是的,不具有意义!帝王的爱应该属于整个天下,而不该属于一个女人!他的‘独爱一人’永远不会成为史册上最辉煌的一笔,仅仅只会是后世一个风花雪月,儿女情长的故事,在赚得世人廉价的眼泪之后,终将会被人们忘却在更多的风花雪月中。从此,人们不会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年轻的帝王,他胸怀天下,他文韬武略。他的不世霸业,他的千秋万载,都因为他沉溺于所谓唯一的爱意中,而变得平庸,变得肤浅,变得脆弱不堪!最终被历史的洪潮碾碎,覆盖,消失得无声无息!”

    我怔愣地望着伊东闵,摇着头,喃喃自语:“不!不该是这样的……”

    伊东闵稍稍收整情绪,吐了一口气,继而道:“沁心,我知道让你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太残忍,但是,当你决定爱着一个帝王,当你决定成为他的皇后的那一刻,你就该有这个觉悟——舍弃唯一!”

    我失神地跌坐在方椅上,泣涕雨下。

    这都是怎么了?前几日还是好好的,还是甜蜜的,还是幸福的,为什么一夕间全变了样?

    是端木澈承担了一切,将我保护得太好?还是我当真成了一个无知的妇孺,只守着爱,不怕人笑,不怕人看透,便以为爱是全部的天空?

    伊东闵语重心长的话语在头上响起:“沁心,我今日之所以来见你,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是希望你不要忘记皇上的宏图霸业,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做好一国之母的表率,以容己之心容人,尤其是明日水珑国皇太子迎接大典上,表现出一个皇后该有的大度。”

    “皇后的大度?”我无神地望着伊东闵,“什么意思?”

    伊东闵凝视着我,神情松动,心疼溢满了他的眼睛,转眼又被他压了下去。

    “水珑国是四国之中唯一可以女主天下的国家,其皇太子聪慧貌美,是水珑国皇位的唯一继承人,而今,她甘愿入住木琉国后宫,沁心,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哗啦——”

    天空骤然破裂,心碎了,满地猩红……

    ------------------------------------------------------------------------------

    后记:

    虐?还是不虐?

    虐澈澈?虐暮暮?虐流云?虐无霜?还是虐沁心?

    痛苦纠结……

    额,还是接亲亲手中的票票好了~~~

    o(∩_∩)o。。。哈哈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