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97章 相忘天涯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81  更新时间:08-11-22 22: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冬日的阳光出奇的和煦,一泻而下,金灿灿一片。

    我沐浴在阳光下,感受着这久违的温暖,便觉得近日来发了酵的霉运,也在这片日光下被潜杀殆尽。

    一阵斗嘴声穿透光的屏障,传入我的耳朵。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我不由掩嘴轻笑,想来是他们来了。

    不期然,半刻便见翠儿鼓着通红的脸蛋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肤色黝黑,浓眉大眼,御前侍卫装扮,只是那赤色头盔早已不知被他丢往何处,只在脑后随意地扎了一束头发,严谨的侍卫服被他穿得懒懒散散,神情百般无聊,嘴巴叼着一根狗尾草,嘴角扬着坏坏的笑。

    “小姐!”翠儿一见我,便快速地跑至我的身旁,气鼓鼓道:“小姐,这该死的赵诸祈又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

    “嗬,说不过我就来找你家小姐告状啊?”赵诸祈双手扣着后脑勺,大摇大摆地走来,嘴巴里的狗尾草在半空高低跌动。

    翠儿胸脯一抬,昂着头道:“怎么,知道怕了?”

    “是啊,我好怕啊,你家小姐一发怒,我家老大就要拿我开刀,怎能不怕?”赵诸祈晃着脑袋道:“难怪圣人有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翠儿气红了眼;“这小人是害你呜呼哀哉,一命归西的人;这女子是生你养你的娘,自然难养!”

    “哦——”赵诸祈吐掉狗尾草,站直身姿,一本正经地上下打量翠儿。

    翠儿骄傲地将头抬得更高,衣裙漫飞,翻涌不息,好不可爱。

    “原来翠儿姐姐并非脑中空无一物,还能说出此番话来,实在难得,在下佩服!”赵诸祈抱拳鞠躬。

    “你!”

    赵诸祈无视翠儿红得发黑的脸蛋儿,摸着下巴继而道:“不过,这女子若是我娘,倒是不难养,若是我娘子的话,的确是难养啊!”说罢,深意的目光在翠儿的身上来回溜达。

    翠儿咽了咽口水,“你……你瞧我做什么?”

    “难养……当真难养……”赵诸祈的眼睛依旧锁在翠儿身上,喃喃自语。

    “赵诸祈!赵诸祈!你就是一个‘遭猪弃’!连猪都弃你,谁会做你娘子!”

    赵诸祈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啊,翠儿嫌弃我,我果然是‘遭猪弃”……”

    “你……你……”翠儿原地直跺着脚儿,一转身拉着我的袖袍道:“小姐,你都看到了,这赵诸祈是专门欺负人的坏胚子,你快让皇上把他给换了!”

    我笑笑,心里暗道,笨翠儿,他是专门欺负你一人而已。

    “好了,诸祈,别欺负翠儿了,若是欺负坏了,以后谁让你欺负去?”我道。

    “小姐!”

    赵诸祈了然点头,俯首恭顺道:“谢皇后娘娘指点,诸祈茅塞顿开,日后定当适度为之,长久为之。”

    翠儿瞪大眼睛,怒道:“赵诸祈,你什么意思?”

    赵诸祈道:“如翠儿姐姐所闻,字面上的意思。”

    “你!”

    我好笑地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这真是一对冤家。

    赵诸祈乃是端木澈派到我身边保护我的贴身侍卫。

    当日红乔的一番话像是刀子似的割在我的心上,我自是知道四国之内想杀端木澈的人何其之多,也不想让他牺牲自身安全来保护我,于是我让端木澈收回魑魅魍魉,端木澈闻言半响不语,良久才道:

    “沁心,我若真心惜你,自然不会让你为我担忧,这魑魅魍魉四大护法我可撤回,但你也不能让我放心不下,明日我便择人贴身保护你,如此可好?”

    我望着端木澈满是忧虑的眸子,默然点头。

    隔日,赵诸祈便被派来玉清宫。

    我不知道端木澈究竟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人,不像宫中的其他人,总是一板一眼的,他的个性倒是随意不羁的很,见到端木澈,不行三跪九叩,不唤“皇上”,也不叫“门主”,反是老大前老大后地叫个不停。乍来玉清宫那会,也是如此大大咧咧,进出殿门,既不拜见,也不叩退,我尚且站着,他就一屁股坐下,拎起糕点便往嘴里丢,有时还要我为他端茶送水,比往来自家还要随意。

    我倒是不甚在意,更是觉得如此很好,少了宫中的繁文缛节,显得轻松自在,可是翠儿并不这么认为,看着赵诸祈硬是不顺畅,对他诸多挑剔。于是两人吵着吵着,就演变成今日模样。

    我看得出来,赵诸祈心里欢喜翠儿,也明白翠儿心里装着暮子铭。

    若是翠儿能放下暮子铭,赵诸祈倒不失是一个好的归宿。

    可是,要一个人的心中完全放下另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前几日,风璃国传来消息,二殿下风炙阳得颜家和宗政家为首的士族支持,击垮了以外戚为盾的风慕朝和风辄昔,登上皇位。

    我乍闻这个消息,心中大石虽是落下,却又难过不已,昔日端木澈与流云同袍相残的剧幕,而今再度在暮子铭的身上上演。

    难道帝王霸业,一定要血骨方能筑成?

    我看得出来,翠儿得知这个消息心里欢喜的很,虽是极力掩饰,但她那流转的眸子,不自觉微扬的嘴角却是泄露了她的心情。

    我回神看着犹在斗嘴的那两个人,心中不复方才的轻松,却是沉甸甸的难受。

    我微微吐了一口气,侧首遥望天边,蔚蓝通透,云卷云舒。

    一双清冷的眸子在我的眼前猝然闪过,在心头落下了一道不可忽视的痕迹。

    “沁心,你等我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必来接你!”

    昔日话语犹在耳边,芳草凄凄,幽人翩鸿却已不复再见。

    那个白衣胜雪,一身清冷的男子,是暮子铭,是木晟,是我少女时代全部的思念。他是如此鲜明地屹立在我的生命里,像一座高塔,成为我无数次暗自窃喜不已的存在。为了追随他深刻的轮廓,寻回他朝气的容颜,我来到这个未知世界,曾经,我以为这就是我存在的使命。

    然而,使命到底是什么?

    是为了寻他,让我重新爱上他?还是为了遇见那个说要陪我看尽天下的男人?

    我昂起头,用力地坚定自己的心。

    既然今日,我已经决定长伴端木澈身边,为了他,就让往事尘缘,随风消散。

    三千世界,三千花落。

    花落无声,皆为尘土。

    所以,暮子铭,请千万别来寻我,上落碧琼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如此便是好的……

    不相见便不相思,那就相忘天涯吧。

    -------------------------------------------------------

    新月悬挂于树梢,远山浸润于暮色。

    我放下手中碗筷,侧首问道:“翠儿,这几日,我看宫中那些宫娥太监总是上上下下忙个不停,是怎么个回事?”

    连端木澈也整日忙得不见人影,都两天没有陪我用膳了。

    翠儿想了想,回答道:“听闻三日后水珑国的皇太子使团要来,所以大家都在准备吧。”

    “哦——”我了然地点点头,再度问道:“他们来做什么的啊?”

    翠儿尚不及回答,便见赵诸祈从窗栏上跳了下来,一屁股蹲在我的身旁,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鲑鱼肉,便往嘴里送去,又随手添了一杯桂花酒,喝得唏哩哗啦的响。

    翠儿侧目,怒斥:“放肆!谁准你同小姐一桌用膳了!”

    赵诸祈挑着眉毛睨着翠儿,哼哼道:“你家小姐都没说什么,你这个小丫鬟却是大呼小叫,我放肆,哪比得过翠儿姐姐你啊!”

    随后又回头对着我道:“翠儿姐姐的脑袋乃是一片浆糊状,又岂会知道皇后娘娘所问何事,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你!你!”翠儿气得浑身发抖,双手在身子两侧握成两个小拳头,“谁说我不知道皇太子他们来做什么的?举国皆知他们是来与我木琉国结盟的!”

    赵诸祈仰面饮下一口酒水,擦了擦嘴角,“哼,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们此番前来,可不仅仅是结盟这么简单。”

    我好奇道:“诸祈可是知道他们为何而来?”

    “自是知道。”

    “哦,说来听听。”

    赵诸祈抿了抿嘴道:“他们此番来,名为结盟,实为……”

    “诸祈,朕素闻你在玉清宫尊卑不分,没想还如此口没遮掩,去宫正司那领五十杖责。”

    “噗——”赵诸祈闻言猛喷酒水。

    我抬眼,只见端木澈负手站在殿门,眸底幽深,隐隐含怒,竟是有一丝慌张一闪而过……

    ----------------------------------------------------------------------

    后记:

    哈哈,似乎大家都比较关心沁心与澈澈的未来哇,嘿嘿,醉虾米都不保证,亲亲看下去就知道了哇~~~

    o(∩_∩)o。。。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