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91章 心中痛处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06  更新时间:08-11-16 20:4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小姐,翠儿可算见到你了!”

    我一进玉清宫,翠儿便红着眼睛迎了上来。

    “昨夜儿,翠儿听闻小姐被皇上带回凌云殿,心中担忧不已,今夜又听闻凌云殿闹刺客,翠儿又不能进凌云殿,心中像是几十万只蚂蚁噬咬般难熬。”

    我碎步走着,随声笑道:“你来凌云殿能做什么?来挨刺客几刀吗?”

    玉清宫的一景一物映入眼睑,让我生出了几分亲切。

    “小姐!”翠儿眼眶通红,原地跺着脚儿。

    我停住脚步,回首浅笑,摸着翠儿的脑袋道:“是,我的好翠儿,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现在我不是好好站在你的面前吗?你就宽心好了!”

    翠儿细声问道:“皇上……没责罚小姐吗?”

    责罚?那场靡靡欢爱算不算是责罚?

    我摇了摇头,转身遮盖脸上醉红。

    “小姐……”

    我侧首,只见翠儿一脸迟疑,嘴唇蠕动着,欲言又止。

    我笑道:“还有什么事情让我们的翠儿放心不下的吗?”

    翠儿抬起小脸,睨了我一眼,又快速地低下头,声音细若蚊声,“……暮大人他……没事吧?”

    点点星眸,幽亮恬静,情愫在垂目间一闪而过,是荡涤日月轮回后汨汨沉淀下来的思念,是少女遮掩不住的羞涩和期盼……

    我身子一顿,不由出声:“翠儿,你——”

    对上我诧异的脸,翠儿惊慌,急忙摆手道:“不不,小姐别误会,翠儿只是替小姐担忧暮大人……”

    我看着翠儿过分认真的脸,心中滋味错杂,终究暗自叹息,缓缓说起当晚之事,当我道出暮子铭中了寒蝉冰毒和红乔的“胭脂笑”时,翠儿虽是一脸平静,但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拳,肩膀不由地微微颤抖。

    这丫头,动情了……

    我快速走进大殿上堂,在绫罗榻上坐下,闭目道:“翠儿,你先退下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翠儿焦急地望着我,嘴巴张了张,最后无奈地垮下肩膀,欠了欠身,黯然退出。

    众人皆已离开,殿内突然空荡得有点寂寞,我沉沉一声叹息,难解心中莫名沉郁,竟是对翠儿的那份情意泛起了一丝不快,随即又自嘲地笑了笑,叹了一声,起身步入内殿,点起凝神香薰。

    窗外夜深露重,风从凌云殿的方向吹来,遣散着血腥的味道。我蹙眉关了窗户,贪婪地闻着殿内熏香,而血的腥味却依然缠绕鼻息。

    心情焦躁难安,神经凸显敏感,我随意掠开殿侧长幕,骤然心惊。

    一个黑衣人躺在幕帘后头,疲惫喘息,身侧流了一滩污血。

    黑衣人乍见我一愣,黑布后头的眸子深深沉沉,随之抽出摊在一侧的长剑指向我。

    “唔——”黑衣人身形晃动,脚步踉跄,长剑“哐啷”落地,便捂着伤口沉吟不已。

    我望着他,一阵心惊肉跳,细细观察他半会,嘴角一勾,拾起落在我跟前的长剑,手中把玩。

    普通剑刃常为三尺,而这把剑却是四尺有余,剑身宽薄锋利,萱花雕纹,剑柄处挂着灿黄剑穗,轻轻一挥,剑破细风,铮铮而鸣,剑穗飞舞,如金花绽放。

    纵然我不是一个懂剑的行家,依然看得出此剑绝非凡品。

    我举起手臂,剑端嗖的一声,抵住黑衣人的咽喉。

    “你是连家寨的刺客?”我问道。

    黑衣人无力地瘫坐在地,对我的问话视若无睹。

    “你不怕我杀了你?”我浅笑,手握剑柄微微一动,便在他肩膀处刺出一道浅浅伤口。

    “你身受重伤,现在我要杀你简直比杀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只要我再用力几分,你就可以下地府去给阎罗王做女婿了。”

    黑衣人双眼血红,怒目而视:“你想怎么样!”

    见他即刻屈服,我摇了摇头,遗憾道:“我还当你是多么铁铮铮的一条汉子,原来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黑衣人顿时羞愤不已:“我元天擎并非贪生怕死!而是平生夙愿未了,不愿死得如同鸿毛轻贱!”

    “平生夙愿?”我扬了扬眉毛,“莫非是杀我这个妖后?”

    元天擎冷哼:“你少自以为是!”

    我嘴角扯动几下,摸摸一鼻子的灰,改口道:“你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我都没有唤人来抓你吗?”

    元天擎道:“为什么?”

    “因为我要跟你做一笔交易,包你稳赚不赔,如何?”

    元天擎无奈,“我有得选择吗?”

    我摇头,抿嘴而笑:“没有。”

    元天擎直视我,眼底闪过晶亮,“什么交易?”

    我道:“告诉我连家寨为什么杀我,我放你一条活路。”

    元天擎摇头道:“端木澈将你保护得太好了,你竟然如此无知,对外头发生之事毫不知情。”

    长剑在手,晃动了一下,在元天擎原先浅浅的伤口处扎了进去,拔出来,再度刺进。

    “唔——唔——唔——”元天擎闷哼三声,面罩后的眼睛攸然睁大,怒视着我:“你!”

    我俯首冷冷回视着他,心中恼怒,乃是痛处被他道出。

    端木澈总是不让我知道太多事情,我明白,他需要的是一个能让他全心全意保护的女人。

    男人对女人的要求似乎总是很高,他希望她与众不同,却又不希望她太过聪明。

    所以在端木澈的面前,有时候,我情愿糊涂。

    而这一切的一切,并不代表我真的无知!

    方才离开凌云殿时,红乔嘴边似有若无的笑不时在眼前晃过,让人纠结难熬。

    “废话少说,你只需告诉我,他们为何要杀我。”

    元天擎不甘地哼哼道:“十日前,有一首诗以火烧燎原之势快速地传遍四国,弄得四国沸沸扬扬。”

    “什么诗?”

    “天降妖后,魅惑南主,祸乱天下。”

    我困惑:“这首诗与他们刺杀我有何关系?”

    元天擎抬眼望我,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果然无知。

    我愤愤地拎起长剑,准备在他的伤口处再刺一剑,他眼疾口快,急忙道:“别……听我慢慢道来!”

    见我收回剑,元天擎换了一口气,缓缓道:“木琉国位于南方,这南主自然指的是端木澈,而这妖后嘛,毋庸置疑,指的就是……”元天擎睨了我一眼,见我神色不对,便识趣得没再说下去,改口道:“此等无稽之谈,一般人岂会轻信。”

    我敛去乍闻时的诧异,黯然地摇了摇头,“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要杀我了。”

    元天擎仰面大笑,扯动了伤口,笑声戛然停止,变成了抽痛声。

    良久,他才缓着口气道:“你自是不懂,这其中大有利害关系。”

    ------------------------------------------------------------------------------

    后记:

    刚刚回来,奉上今日更新,不及检查,等会修改,大家先看着。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