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90章 袖手天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28  更新时间:08-11-15 19:4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爱的人曾经想要我的命……

    这个认识,让我的整颗心都在纠痛。

    如果我爱他,我是不是应该透过他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端木澈的脸慢慢浮上我的心头,薄唇的一角悬挂着沟壑,常年慵懒,浮浮沉沉。

    我想起曾经有人说过,薄唇的人,心中常是无情。

    我一直认为端木澈并非真的无情,而是他的出身,他的遭遇,让他摒弃所有的软弱,磨炼出了一颗坚硬的心。

    当这颗心不再刚硬如铁,却是绕指春柔的时候,迷茫,无措,挣扎……犹如一道道车轮,在他的心中辇下沉沉浅浅的辙痕。他变得不再熟悉自己,所以他焦躁不安,他甚至想着,让这一切不安的源头彻底地消失。

    可是,他犹豫,他下不了手。

    所以他隐身在暗处,冷眼看着她被追杀,又忍不住派人保护她;放任她被挟持,又忍不住不顾生死地前来救她……

    如此反反复复之后,他终于放弃了,也坚定了。

    所以他说,我做不了断情绝爱之人,便要对你好,只对你一人好。

    所以他说,你是我的妻子,是我此生唯一的牵挂,唯有你安全了,我才无后顾之忧。

    所以他说,我不后悔!

    所以,我还站在这里!

    我不再去看红乔,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我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足以说明一切。

    我走出大殿,便见端木澈迎风而来,如铸容颜,精细雕琢,银光月下,发丝飞扬。他的身后跟着一干将领,脸上犹未褪去肃杀,个个形似杀神。

    待看到我,端木澈神情一变,大步上前,握着我冰凉的手道:“你怎么出来了!刺客虽然剿灭,但仍有几人逃脱,你这样多危险!”

    “我担心你。”我轻声道。

    端木澈笑了笑,扶着我正欲走进大殿。随后停住了脚步,看了一眼身后将士,便扬声道:“来人啊,护送皇后回玉清宫!”

    我诧异抬头,却听端木澈道:“沁心,朕处理完事情之后,即刻便去玉清宫寻你。”

    我看着他身后的红乔,又看了看他,黯然地点头。

    我知道他是在隐瞒连家寨的事情,他在保护我。

    他可知,我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脆弱,我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这一切,与他共同面对。

    只是,我所爱的人不想让我担心,而我也不想让他担心,那么,就让我无知吧。

    每每此刻,我都会忍不住羡慕红乔,至少危难的时候,她能站在他的身边。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安全,让他无后顾之忧……

    ---------------------------------------------------------

    端木澈望着那道娇小身影缓缓远去,直至消失,才收回心神,正色道:“王副将,你确认刺客是连家寨的人?”

    王副将俯首道:“确认无误,刺客尸体的左肩处有连家寨的刺青。”

    端木澈神情冷凝,冷哼道:“刚灭了一个唐家堡,现在又出了一个连家寨!究竟是何人周游各国,散播谣言,欲要对皇后不利!”

    “妖后?无稽之谈!”端木澈嘴角一抿,一掌拍在方椅上,方椅骤然震碎。

    众人肩膀蜷缩了一下,纷纷下跪。

    端木澈蹙眉沉吟,“王副将,你吩咐下去,让潜伏在各国探子尽快查出最初谣言散播的地点和时间,朕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国的无耻之徒,欲要触犯朕的天威!”

    “是,微臣遵旨。”王副将领命而去。

    端木澈衣袖一挥,宽大袖袍翩然落下,“朕定要踏平连家寨!”

    “皇上,不可啊!”侍中太尉阎不立道。

    端木澈睨了阎不立一眼,少许沉默,眉毛高高扬起,“阎爱卿何意?”

    面对眼前这个初登帝位便如龙御行,宏图天下的德昭帝,阎不立缩了缩颈部,捏着晃荡荡的心上前道:“启禀皇上,连家寨虽立于我国东北边境,但属水珑国管辖,您先前平了隶属土玲国的唐家堡,已然触犯了土玲国,而今再平连家寨,实属不智啊!”

    闻言,端木澈嘴角一勾,“土玲国已名存实亡,大权旁落风璃国宗政家,我灭他唐家堡,宗政家尚不曾吱声,他们能奈我何?”

    阎不立掖着袖袍试着额头道:“正为如此,微臣才斗胆劝谏吾皇三思,风璃国一直在北方虎视眈眈,而位于我朝西北方向的土玲国又权落风璃国宗政家之下,风璃国之势不可小觑,而今虽内政动乱,相信不日便可安定下来。而我朝又与水珑国结盟在即,若此刻开罪水珑国,成了众矢之的,到时候,风璃国必定翻扑而来,怕是国之危矣!”

    端木澈的手指轻敲案几,发出一阵“笃笃”响声,沉默瞬息而过,他思索半响,问道:“若朕没记错的话,三日前水珑国递来文书,说是其皇太子将于半月后来我木琉国,洽谈两国结盟之事?”

    阎不立俯首,“正是。”

    端木澈嘴角一勾,“如此甚好,朕到时自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眼中天火明灭,瞬息万变,“三日后,朕要这天地之间,再也没有连家寨!”

    “末将请命,愿带兵剿灭连家寨乱贼,以消吾皇侧畔之痛!”一个少年将军上前半跪,年轻的脸庞闪烁坚毅,银白甲胄熠熠巍然。

    端木澈望向他,星目细眯:“……你是虎啸将军张康年之子张天贺?”

    张天贺叩首:“得吾皇铭记,微臣不甚惶恐。”

    端木澈深意而笑:“你而今官拜何职?”

    张天贺道:“启禀皇上,末将而今官拜左门都护,从四品。”

    端木澈点了点头,仰首道:“来人,拟旨!”

    张德海弓腰而来。

    “虎啸将军之子张天贺,承天文德,能文允武,乃国之栋梁,今特封张天贺为翎麾总督,官至正二品,命其率领五千玄甲精兵,即日出发,三日内平破连家寨,钦此!”

    张天贺一怔,从左门都护到翎麾总督,官职连升四阶,他原本只想戴罪立功,却不料突降厚禄,一时无措。

    张德海道:“张大人,还不领旨谢恩?”

    张天贺恍若梦醒,对上端木澈毫无波澜的神色,立刻叩首谢恩。

    “张爱卿,回去替朕好好宽慰你家父亲,让他勿要过度悲伤,保重身体才是。”端木澈淡淡道。

    张天贺浑身一震,随即道:“张家乃罪臣之家,姐姐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皇上法外开恩,张家铭感于心,天贺自当结草衔环,精忠报国,以报赫赫天威,浩荡皇恩。”

    端木澈仰面叹息,想起了张清云为风炙阳自戕的凄绝,神情一紧,不可遏止地想起了沁心为风炙阳而威胁他时的决绝。

    风炙阳!

    端木澈一阵冷哼,眼底沉沉幽深,一如秋日深潭,银光粼粼。

    “风炙阳,朕等着你夺下风璃国皇位,到时候再来与朕一较高下,看看究竟是谁能够挥袖乾坤,主宰春秋,究竟是谁配拥有沁心完完整整的爱!”

    清淡低语,折射九天,散落在漫天的银光间。

    遥远的风璃国,白色身影清冷立在星空下,驻守遥望陨落星辰,拥着心口残存的温柔,振振起誓。

    为了她,袖手天下!

    --------------------------------------------------------------------------------------------------

    后记:

    额~~醉很无良吗?

    那就让醉无良吧,让票票和留言滚滚而来,那可是我动力的来源哇~~~~~~~~~~~~~~~

    (*^__^*)嘻嘻……亲们,如此无良之人,还不拿起你们手中的票票,砸死她~~~~~~~~~~~~~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