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57章 爱若深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74  更新时间:08-09-12 18: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冷雾里独看夜空星黯淡,风过后凄清只见月半弯。

    我苦笑了一番,曾经何时,我变得如同怨妇一般,整天对着寂寥的夜空发呆?

    一切都还得回到我刚被救出墨阳宫那晚,端木澈抱着我回到房间,原是一番耳鬓厮磨,浓情蜜意。

    他将我放在软塌上抱紧,紧得生痛,冰凉的唇吻过我的耳垂,热气拂过耳根,声音低迷沙哑:“沁心,这样抱着你才真实,有你,真好。。。”

    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慵懒的眸子染上激情,吻不断地落下,额头,眉角,脸颊,鼻子,嘴唇。。。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最终在厮磨的双唇间,变得激烈而又狂野。。。

    我的脸滚烫地像烧着的一把火,随着他的手指轻微地掠过,不由地泛起一层细密的疙瘩,低吟出声。

    衣衫被他娴熟地褪去,灼热的肌肤触到凉凉的空气,全身的汗毛都变得敏感。我将通红的脸深埋在枕头内,羞怯得不敢看他的脸。

    身上的动作突然停止,浓稠的空气转眼冷却凝结,我困惑地抬头,却不经然地对上端木澈骤然冷清眸子,那张俊脸阴沉夹杂着痛。

    他放开我,拿起一旁的长袍披在身上,转身跳下床榻,随后便是门栓旋转的声音。

    “王爷。。。”我有点无措,对着他的背影焦急地唤道。

    端木澈停顿了一下,没有转过身,语气平淡地如同一滩死水:“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沁心先好好休息吧。”门砰地关上了。

    我怔怔地愣在那里,胸口起伏不定,榻上的热气尚不及退去,心头却觉得冰冰凉凉的。我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还是,我做错了什么?

    当我坐到那面鸳鸯浮雕花翎镜前时梳着凌乱的头发时,才看清残留左边胸口上的印记,淡淡的绯红在白皙的肌肤上静静地躺着,像一朵盛开的梅花。。。

    我的脸逐渐变得迷茫起来,那。。。是端木流云烙上的痕迹,正好在心口的上方。。。

    我捂上胸口,心抽搐般地疼痛起来,想起了那抹温热如玉般笑容,浓浓的愧疚让我变得难以呼吸。

    耳边响起他最后问我的那句话:沁心,你对朕可曾动心过?

    当时,我为何没看到他眼中的万念俱灰?我还那么决绝地回答他。。。他最后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埋身在火海里?

    我不由得哽咽。。。此生,是我负了他啊。。。

    ------------------------------------------------------

    自那以后,端木澈就没有再在我房中过夜,总是一人坐在御书房,拿着折子,孤灯长伴。

    我终于明白,我胸口上的痕迹,俨然成为他心头上的刺。

    我冷笑,就因为我被其他的男人碰过,我脏了,所以他嫌弃我,不屑于碰我?

    他可曾想过,如果真是如此,那也是拜他所赐,若不是他为了所谓的宏图霸业而弃我不顾。。。如果。。。

    是的,那仅仅是如果。。。纵然我想告诉端木澈,我跟端木流云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会信吗?每当我对上端木澈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时,最终什么都说不出口。

    端木澈还是每天都会来看我,从未间停,纵然这几天他很忙,忙着肃杀立威,忙着登基称帝。

    而今,端木澈已然称帝三日,明日也将举行登基大典,胸口上的痕迹慢慢褪去,而心口上的痕迹却在日益深刻。

    搜捕太后等人的事还在严谨地进行着,只是一直都没有消息,我暗暗地舒了一口气,又隐隐地觉得不安。

    登基大典过后,端木澈即将借十万大军给暮子铭,助他登上风璃国皇位,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暮子铭怎么一下子从暮家遗子突然变成了风璃国的二殿下,而男人的世界太复杂,我也不想明白,至于暮子铭此人,我死都不会忘记他在北门城墙那会拿箭射我的一幕,虽然我知道他是为了大局着想,但是女人是爱记恨的,尤其是我这样的女人。

    期间,端木澈提起要重建墨阳宫,我极力反对,唯恐墨阳宫的暗道会被发现。

    端木澈问我原因,我随口说是不想再回忆起那里发生的事情。端木澈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抱着我一直地说着“对不起”。

    此后,墨阳宫就变成了一座废墟。人们也渐渐地遗忘了,那里曾经是多么的金碧辉煌,就如同渐渐地在遗忘,那里曾经有一个笑容温和的的男人。

    一切都随着那抹笑容的消失,慢慢地被时间的车轮碾碎,永恒沉淀。。。。。

    -----------------------------------------------------

    夜晚,群星变得寂寥,我将试穿完毕的百鸟朝凤袍换下,让宫女们全数退出,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着,顿觉得舒心了许多。

    我看着镶满金石宝玉的宫殿,突然怀念起睿王府来,家变得大了,心却越来越小,我开始羡慕过往无忧无虑的生活,我开始想念翠儿。。。当日端木澈假死之后,睿王府就被查封,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是生还是死?

    “沁心。。。”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我回过头,看到端木澈笔直地站在屏风旁,一身帝王黑袍,领口内嵌金线纹龙,衬得他那张俊脸愈发的贵气。他本来就是个华贵俊朗的男人,如今君临天下,更是昂然桀骜。

    “王爷。。。”我停顿了一下,眉毛纠结:“皇上。。。”这段时间,我似乎一直都在适应,却依然难以习惯,不习惯已经改变了的环境,还有人的身份和称谓。

    端木澈微微一笑,慵懒的眼神折射出一丝柔和:“无妨,只有我们二人时,沁心还是唤我名字,我也不以‘朕’自称,可好?”

    “好。”我低语回答。

    端木澈满意地点点头,“沁心,明日就是登基大典,也是你的封后大典,会有很多繁琐的仪式,怕你有的累了,今晚早些歇息吧。”

    之后,他又说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便颔首准备离去。

    我不明白,他来看我,难道只是为了嘱咐我好生休息?很多事情,他可以问的,为什么从来都不问?是他不在意,还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我的心情,他可曾想过?多日来的

    委屈,顿时涌上了心头。

    “等等”我急忙叫住他。

    端木澈回过身看着我,双眼深沉幽暗:“沁心还有何事?”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毅然地睁开眼睛:“我问你,若是你珍爱的东西脏了,不再干净,你可会在意?”

    心剧烈地跳着,手心都因为等待着他的答案而变得粘稠。

    端木澈垂下眉眼,我在他眼中看到一闪而过的晦暗,心顿时纠结。

    端木澈淡笑,声音低迷:“我所珍爱的永远都不会脏,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说罢,一把扣住我的后脑,吻激烈的落下,“而沁心是独一无二的。”

    他放开我,深深地凝望了我一眼,淡笑,双手负背,大步离去。

    我望着他伟岸的背影,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拂上发烫的唇,我不由得笑了,心中领悟:他是在意的,因为他爱我!他是不在意的,因为他爱我!!

    “爱”这样的话,他从未跟我说过,又何需非要言明?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难道不足矣道明一切?

    我想,这样也好,误会总会冰释,云开总有月明。

    我不怕福薄,只怕爱浅。

    若是爱得深沉,又何惧日月轮回?

    ----------------------------------------------------------------

    后记:

    锵锵锵锵~~~~今日二更献上~~~~~~

    近来很多亲留言,为流云可惜,认为澈澈心中天下第一,没有流云痴情。

    其实,我就素要塑造这样滴一个澈澈,他有野心,有心机,为人阴狠,不择手段,他也许不是一个完美的英雄,用小天使的话来说,他不会为了完美而完美,而是真实地忠于自己的心,他要权势,要天下,也要所爱的女人。因而我深信,端木澈之心,依然可窥天地。

    (说那么多废话,不是在暗示澈澈就是沁心要寻找滴人啦,只是针对最近较多的留言啰嗦一下,至于沁心要找滴人是谁,说实话,我自己也还没想好,啊,表PIA飞我,我闪~~~)

    其实我很稀饭流云,从他在文中出现的频率大家自然可以看出。但是流云非死不可啊,他不死,故事继续不下去了捏,所以流云兄啊,为了醉醉的伟大事业,你就先死一段时间吧,让暮子铭和无霜哥哥出出风头,哇哈哈哈。。。某醉无良滴飞走~~~~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