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阴差阳错【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41  更新时间:08-09-09 18:3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斜阳晚归,皇城华灯初上,点点迷光,自是醉人香梦。

    端木澈轻拂了一下额头凌乱的垂发,拿起一旁的白袍披在身上,慵懒地下了床榻,走到窗户旁,微微吐了一口气。

    凌乱的床榻,躺着一个身形姣好的美人,全身赤裸,肌肤白皙,双颊尚未褪去的醉红,昭示一场刚刚消停的欢爱。

    美人睁开迷雾般的醉眼望着窗前那个伟岸的身影,芳心暗动。她久经欢场多年,有过无数恩客,却无一人能让她如此动情。他温柔透着冷漠,慵懒带着华贵,这是怎样一个男人,怎生得如此俊俏?她在欢爱中总是轻易地迷失神智,而他却从来神情淡漠,有时候她会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被这样的男人爱上?

    美人立起身来,披上薄翼般的纱衣,美丽的身形若隐若现,她走到窗户旁,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他的腰。

    “爷。。。”这一声呼唤,用尽她所有的温柔。

    端木澈扣住美人手腕,将美人拉入怀中,俯首吻向红唇,美人娇吟一声,眼神迷离。端木澈的嘴角扬起一道邪魅的笑,放开美人,在圆桌旁坐下,淡淡地说:

    “退下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爷,让奴家来伺候你吧!”美人仰慕地望着他,娇羞地说道。

    “恩?”端木澈垂下眉眼,笑容慵懒,声音冷冽了几分。

    美人仿佛从迷梦中惊醒,俯首说道:“奴家失礼了,奴家告退。”

    美人和门离开后,端木澈端起酒水抿了一口,淡淡地说道:“暮大人,来了就现身吧。”

    身形一晃,一个白色的身影已然出现在厢房内,一身银线内嵌白袍,纤尘不染,冷清的眸子,淡漠的神情,犹如午夜里吹过的一阵冷风。

    “没想到暮大人爱做梁上君子啊,还喜欢偷看他人欢爱,这可真是奇怪的癖好。”端木澈淡笑。

    “自是不如你懂得享受。”暮子铭毫不在意端木澈的嘲讽,径直坐到端木澈前方,自得其乐地喝起酒来。

    “人生得意须尽欢,既然是来了这春风得意楼,暮大人何不尽己所欢啊?”端木澈仰面大笑。

    “这就是你约我来这里的目的?虽然这是鬼门的的产业,但是你应该知道,这里并不安全。。。”

    “就是因为不安全,才最安全。”端木澈不以为然。

    暮子铭轻挑眉梢,并不反驳,随后说道:“无霜要来木琉国了。”

    “哦,原来是风璃国名门颜家少主,我那名满天下的小师弟要来了啊。”端木澈低笑。

    “他虽为风辄昔座下谋臣,实则为我所用。风辄昔与端木流云暗中勾结,派无霜前来木琉国寻你弱点,无霜不知你真实身份,你还是小心的好。”

    “我的弱点?我倒是也很想知道。”端木澈笑得嘲讽:“这风辄昔还真是脓包一个,难怪端木流云要扶他做风璃国的皇帝,以后拿下风璃国就如囊中取物了。”

    “是人都会有弱点,更何况无霜是师傅最得意的门生,你还是小心点为好。”

    “那好,就安排无霜来春风得意楼吧,听闻他外貌俊美更胜女子,不来我这春风得意楼岂不可惜了他?”

    “你。。。”暮子铭眼中闪过一丝为难,这无霜从小最恨的就是别人拿他比作女子。

    “小师弟好不容易来木琉国一趟,我这个做大师兄的自该好好招待他,至于说辞嘛,就交给暮大人你准备一番了。”端木澈笑得好不开心。

    此时,厢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两人脸色一变,杀意骤起。

    只见一个穿得鲜华如同孔雀的男人醉醺醺地走了进来,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好你个伊沁心,敢拿酒泼本少爷。。。别以为。。。额。。。别以为你爹是相国大人我就怕你。。。今夜少爷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抓你过来。。。好好疼爱你一番。。。让你明白。。。什么叫。。。男欢女爱。。。额。。。”

    “是他?”暮子铭低语。

    “你认识他?”

    “他这样的小人物你这个高高在上的王爷自然不识得。”暮子铭淡淡地说:“他是淮阴侯那没出息的孽子,前几日缠着我要去几首诗文,烦人得紧。”

    卜长英跌跌撞撞地走到圆桌前,双手搭在暮子铭和端木澈的肩膀上,哼哼说道:

    “李兄,钱兄,我交代你们去办。。。额。。。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伊沁心那。。。小妞给抓来了没有。。。”

    暮子铭向来厌恶他人随意碰触,一脚将卜长英踹倒在地。卜长英倒在地上,眯了眯眼睛,呵呵说道:“哎呀,是暮兄啊。。。暮兄怎么也来了。。。”

    “你走错房间了。”暮子铭冷冷说道。

    “走错房间。。。”卜长英爬起来走到厢房门口又呵呵地笑道:“是啊。。。我走错房间了,不是这间,是那间!”卜长英跌跌撞撞地走进隔壁的厢房内。

    暮子铭回头,只见端木澈拖着下颔淡笑道:“伊东闵的女儿啊。。。看来这闲事得管管了。”

    随后,端木澈身形一闪,已然出了房门,只听见“唔”“哇”“啊”三声惨叫,隔壁厢房内的三人已被打晕过去。

    “你。。。”被下了迷药的伊沁心瘫坐在地上,困难地撑起眼皮,只见一个白色伟岸的背影立在她的前方,他是来救她的吗?他是谁?

    眼皮过于沉重,她最终没看到那人的脸,就陷入昏迷,只感觉到有人过来将她抱起,她依稀闻到他身上一股很好闻的熏香。。。。。。

    “哦,原来她就是伊东闵的宝贝女儿啊。”端木澈淡笑。

    “你见过她?”暮子铭立在厢房门口。

    “是啊,前几日我在旁边的暗巷里救了一个正义感过剩的少女,没想现在又救了她一次。”端木澈啧啧地摇着头,抱着伊沁心走到门口,一把将伊沁心丢到暮子铭怀里。

    暮子铭慌乱接住伊沁心,神色一变:“你这是做什么?”

    端木澈扬起下巴,笑道:“我跟伊东闵现在不宜走得太近,端木流云可不是这么好骗的。还是你送她回去吧。”

    说完,端木澈身形一晃,已然离去。

    暮子铭僵硬着身子看着怀中的少女,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他历来面无表情的脸上不自觉地浮上暗红,突然觉得窘迫而手无举措,他“啧”了一声,端木澈让他做的事情果然没有一件是好事。

    他转身,抱着伊沁心快步离去。

    -----------------------------------------------------

    清晨,伊沁心幽幽转醒,对上自己熟悉的床幔,记忆慢慢地回笼。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个救了她的人呢?

    伊沁心惊坐起来,身旁响起翠儿欢喜的声音:

    “啊,小姐,你醒了!!”

    “翠儿,昨晚我。。。”伊沁心沉吟,突然不知从何说起。

    翠儿粉嫩的脸上浮起一股愤怒,整个小脸蛋都垮了下来:“小姐请放心,这淮阴侯的公子敢对小姐如此无礼,老爷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翠儿,你可知道昨夜我是如何回来的?”伊沁心小心翼翼地问道,唯恐让人发现她现在跳得剧烈的芳心。

    “恩,是一位身穿白袍的公子救了小姐,送小姐回来的。”翠儿没想其他,乖乖地回答。

    “啊!”伊沁心突然涌上一股喜悦:“你可知道他是谁?”

    翠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回答道:“翠儿昨夜个好像听到老爷称呼他为暮大人,是谁翠儿就不知了。”

    伊沁心抱着被子羞羞地想,他姓暮,原来他姓暮啊。。。。。。

    几日后,伊沁心便知道他是谁了,只要她出去随便打听一下,哪家公子姓暮的,在朝为官,素穿白袍,人人皆道,是名满京城的贵公子,靖安侯暮子铭是也。

    “翠儿,吩咐下去,备马车,我要出去。”

    “这么早,小姐这是去哪?”翠儿困惑地问。

    “去宫门。”伊沁心的眼睛幽幽发亮。

    伊沁心静静地坐在马车的垂帘后面,透过垂帘偷偷地望着朱丹玉砌的宫门,她发现清晨的宫门似乎格外的热闹,一辆辆装点得豪华的马车比肩继踵地蜿蜒排列,事后她才知道,大家都是怀着跟她一样的心情等待在马车里。

    此刻,她再次掠开垂帘,朝着宫门观望,小手不停地缭绕这衣角,心儿如小鹿般乱跳。

    终于,钟鼓敲响,文武百官逐一走出宫门,她看到一个身穿银丝官袍的年轻男子被众星捧月般地围着,漫步而出,一声声“侯爷”,一句句“暮大人”,恭维声此起彼落,那人走在初升的旭日下,神情倨傲,白袍飘扬,眼中藏着海阔天空。

    他就是暮子铭,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伊沁心按住狂跳心房看得出神。

    试问,靖安侯暮子铭何许人也?

    少年才俊,年少有为,雄才大略,风雅俊朗。。。。。。

    伊沁心那颗少女的心,再度盛开得如同莲花一般,含羞欲滴。

    ------------------------------------------------------------------------

    后记:

    哎呀呀,我写前传写上瘾了,我滴神勒~~~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