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正常的生活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92  更新时间:16-03-08 11:1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清晨,孔灵赖床了。
    我把裹成春卷形的孔灵连人带被踢下了床:“起来啦,这是孔疏的家,要有点客人的意识好吗?”
    孔灵半梦半醒道:“四哥不介意的,等下他会把早饭送来的。”
    “我今天要回学校,马上就要月考了。”我无奈道:“而且我一直不回去,房东表妹会起疑心的,我手机关机好几天了。”
    孔灵从被子里爬出来,“我送你回去。”
    “别,你还是先把禁术的问题解决了。”人命关天的事情,不能由着他任性。
    孔灵挠挠乱糟糟的头发,睡眼惺忪道:“那好吧,我让二哥送你,他正好要回医院,你好好照顾自己,准时喝药。”
    “嗯。”
    孔疏一大早就去了戏院,他旷了一天班,老板着急了。
    “我过几天就回来。”孔灵在我临走前说。
    孔修抱着手臂道:“从老家到弟妹的出租房,来回就要好几天吧,你这次回去是解禁术,十天半个月都是快的,搞不好要一年半载呢。”
    “你们不会是把我骗回去关我禁闭吧?”孔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孔苍挑眉,好像正有此意。
    “怎么会,你三哥我啥时候骗过你了?”孔修说着就把孔灵拖走,对我挥手告别:“弟妹放心,这货我们一定会看护好的。”
    孔悠简短说了几句,就带我离开了孔疏的房子。
    一转眼,我愣愣站在出租房楼下,孔悠嘱咐我:“药必须按时喝,不要熬夜。”
    “我知道了。”我说完又不放心地问:“你们不会真的关孔灵禁闭吧?”
    孔悠闻言,微笑着说:“当然不会,没人能关得住他,而且他的情况确实比较糟糕,不过你要相信他,祸害遗千年,他一定会活蹦乱跳地回到你身边。”
    难得看到孔悠的笑容,有着能让人安心的魔力,这一点,与孔灵,微妙的相似呢。
    我回到出租房,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听着房东表妹源源不断的问题,我握着茶杯,怅然若失。
    一如既往的上学,我落下的功课一时半会儿是来不及补上了,每天在图书馆里奋笔疾书,日子过得忙碌又充实。
    璃夏出院,我去孔灵的房子看过他一次,他和小寒打着游戏,乐在其中。
    孔悠曾资助了一所高中,所以他帮璃夏和小寒入学了,并且他们在学校里很受欢迎。
    青柳原先是不赞成小寒进入人类的学校,但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多学点东西,对他没什么坏处。
    我也在街心公园见到过常雨,他已经能吚吚哑哑说话了,肉嘟嘟的小手抓着母亲的头发,调皮地笑。
    那样子,竟让我想起了他的前世,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和青柳错过了十三世,最后终于勇敢踏出一步的采采,如今一定能在父母的疼爱下,健康快乐茁壮成长。
    雨季一到,我就越发不想出门,窝在房间里长蘑菇,房东表妹和同学去看电影了,小小的房子莫名有些空荡。
    孔灵回孔家已经一个多月,杳无音讯,我总是在想,他会不会又和家里人吵架,会不会通宵打游戏,会不会闯祸被关小黑屋……太多太多的遐想和担忧,让我在没有阳光的雨天,多愁善感起来。
    终于,我房间墙角受潮的地方,长出了一只蘑菇。
    当我还在研究那蘑菇能不能吃的时候,一通电话打断我的思考。
    一看号码,居然是许久不联系的初中同学。
    时隔多年的初中同学会,我推脱不得,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我打的前往市中心的会议酒店。
    这次做东的是当年班上的富二代,名字和样子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有这么个同班同学,家里挺有钱的,经常请班上同学吃东西,出手阔绰。
    当我见到那个富二代时,才有那么点印象,他貌似姓杨。
    当大家伙挨个过去敬酒的时候,我举着一杯果汁,说了句好久不见。
    “哟,这不是水清浅嘛。”没想到富二代认出了我,他看我一脸迷茫,叹了口气:“我是杨鸣啊,初中毕业那天,我在学校门口堵过你的。”
    “……”我问:“你堵我做什么?”
    周围的老同学们哄笑,最后杨鸣脸上挂不住,有点不好意思道:“能做什么?告白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这么迷糊?”
    我“啊”了声,然后想起来了,初中毕业那天,我刚走出校门口,一个瘦小的男孩子就蹿了出来,拦我去路。
    烈日当空,树影婆婆,那个男孩子面红耳赤,对我说:“水清浅,我喜欢你。”
    我知道初中里面早恋的同学有很多,班上也有不少,只是我不出众,所以三年来没有收到任何情书或者小纸条,更不用说这种明目张胆的告白行为。
    “杨鸣,你不是马上要去国外深造了吗?”他要出国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我自然是有所耳闻。
    “所以,你能不能等我?我回国后,一定回来找你的!”他义正言辞道。
    我摇头:“喜欢是两个人的事情吧,我不喜欢等人,现在也不想谈恋爱。”
    “我不会让你白等的,等我回国,我爸就把公司给我了,我到时候会有很多钱!”杨鸣满头大汗,手脚不可抑制地在颤抖。
    “那就等你回国以后再说吧。”我想快点回家吹空调吃冰棍,就随口敷衍了一句。
    “真、真的吗?!”杨鸣的双眼亮晶晶的。
    “我没答应你什么,别误会了。”我提醒道,只不过当时,他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欢天喜地地走了。
    ……
    早知道我当年就坚决一点,直接拒绝多好。
    “清浅,我回来了。”杨鸣微笑道。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