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血祭禁术·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61  更新时间:16-03-07 20: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大哥也有风流往事啊。”孔修幸灾乐祸,被孔苍赏了一记冷眼。
    瑶姬吐掉嘴里的血,哈哈大笑:“你们男人都一样,装作一本正经,口是心非。”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孔灵吼完就要付诸行动。
    孔修连忙拉住他:“诶呦喂我的祖宗,我们还没问出解开禁术的方法呢。”
    “哪有什么……”瑶姬说到一半,语气一转,一扫屋子里男人,扭着腰娇媚道:“如果你们换种方式拷问,我就告诉你们。”
    这下一屋子人火气上窜,最不能忍的就是云薇,抬手就要弄死瑶姬。
    “薇薇!”孔苍抓住她的手腕,“你杀了她孔灵会死的。”
    云薇只好作罢,不过还是隔空甩了瑶姬一个巴掌:“下贱的东西。”
    瑶姬被一点都不痛的样子,乐呵呵地说:“你们最好快点杀了我,不然等酒店的老板回来,你们就死定了。”
    “永夜酒店的老板是谁?”孔灵问孔苍。
    孔苍摇头:“从未听过。”
    孔修信誓旦旦道:“放心,万一那个老板找来了,我也不会忘了折磨你。”
    瑶姬置若罔闻,她把目光转向我,挑衅道:“你不敢教训我是吗?人类果然可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人和我同床共枕同命相连,却连生气都不敢,还是说你根本不爱他?你不知道,他脱掉衣服的样子,有多销魂……”
    瑶姬还没说完,孔修扔出一个金钟罩把她的声音阻隔,然后作呕吐状:“太恶心了,他居然说孔灵的身材很销魂。”
    孔苍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带着云薇出去了。
    “清浅……”孔灵拉住我的手。
    我深吸一口气,对孔修道:“我想对她说话。”
    孔修犹豫不决地看了眼孔灵,在孔灵点头后,他收回了金钟罩。
    “恼羞成怒了?”瑶姬的眼神更加得意。
    “并不。”我看着浑身是伤鼻青脸肿的瑶姬说:“我不教训你,是因为我妈妈说过,要爱护动物,而且打人是不对的。”
    “噗……”孔修笑喷,捂着嘴巴乐起来。
    我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禁术解开了,你会有什么下场?”
    瑶姬脸色大变,马上否定:“不可能,这个禁术是无解的!”
    “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我清楚地告诉她。
    “你只是卑贱的人类,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放厥词?”瑶姬不再惺惺作态,气得尾巴都在发抖。
    “恼羞成怒了吗?”我把她刚才送我的话还了回去,“你确定,永夜酒店的老板会为你而来?或者他会顾及你的感受,护你周全吗?”
    瑶姬的怒气化为恐慌,“他会来的,他会来救我的!他会来的……”她仿佛精神病人,不断重复着一句话,目光呆滞。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把话说完的,所以我缓缓蹲下去拍了拍瑶姬的肩膀,让她的视线聚焦过来:“至于你说的,唔……孔灵的身材,我只能说,你需要配一副眼镜了。”
    原本已经在磕瓜子看戏的孔灵顿时暴跳如雷:“水清浅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孔修把瑶姬一把抓了起来,用绳子捆成粽子扔进乾坤袋,一套动作下来不过三秒,毫不拖泥带水,他出门之际还加了句:“祝你们好梦!”
    “……”
    孔灵不疾不徐地关上门,上了锁,我觉得这个房间的气压开始变低了。
    “清浅,你觉得我的身材如何?”孔灵大有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的架势。
    事实上在他步步逼近,我步步退后的过程中,他已经把外套丢地上了。
    到头来还是我给他洗的啊!我盯着他的外套幽怨。
    可是孔灵的眼神更加幽怨,他把我逼到墙角,这时候他最后一件上衣也脱掉了,男士沐浴露的气味扑鼻而来。
    于是我正大光明欣赏起他没有赘肉的身材。
    “还要看别的吗?”孔灵眯着眼,手放在皮带上,俯身在我耳边低喃:“我一定会让你看得清清楚楚。”
    “……”
    房间里没空调,我怕他冻感冒了,劝说道:“把衣服穿上吧。”
    “不要。”他不依不饶,双手撑在我脑袋两侧,“你还没看完呢。”
    就你这身板,一览无余好吗?再说了,我又不是没看过,在孔灵老家头回遇到兔子眼那次,我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啊!
    我想推开他,可是他现在光着膀子,我这一推,他万一说我在摸他……那真是百口莫辩。
    “清浅,想什么呢?”孔灵凑近,属于他的气息把我笼罩,让我不由面红耳赤。
    我抬头瞪他一眼,紧接着我看到了他脖子上的两个结痂的红点,那是被蛇咬才会留下的痕迹。
    瑶姬是不是像吸血鬼一样,紧挨着他的身子,咬他的脖子呢?
    咦,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清浅。”孔灵唤我回神。
    “什么?”
    孔灵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他说道:“那畜牲变成蛇缠着我,都快把我勒死了,我受了伤又刚破了幻术,暂时打不过她,而且她还说不不配合的话就把你当心吃了,我就想啊,不就一点血嘛,吸就吸吧,没想到她居然会那种禁术。”
    换作是我,也会和孔灵一样,乖乖献上自己的血吧。
    “喝了你的血,会功力大增还是美容养颜啊?”我就不明白了,整天吃垃圾食品和清汤挂面的人,喝了他的血能有什么奇效?
    “我也不知道啊。”孔灵耸肩,然后他眼珠子一转,伸脖子过来:“要不你喝点,反正百利而无一害就对了。”
    如果喝了能百毒不侵,好让我免去那苦涩的汤药,我倒是不介意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张口咬住孔灵的脖子。
    “嗯……”这货居然发出这种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我气愤地更加用力咬了。
    “嘶,清浅,咬出血了吗?”
    我嘴里并没有血腥味,他的皮怎么这么厚?我吸了下,根本没咬破嘛。
    “啊……水清浅你作死呐!”孔灵突然抓住我的肩膀,手指用力收紧,“别吸啊!”
    我吃痛,松口,擦擦口水道:“看来我没有当吸血鬼的潜质。”
    孔灵的脖子上赫然留着我那深深的牙印,我有点后悔咬那么狠了。
    “次奥。”他捡起地上的衣服慢吞吞穿上,嘴里念着:“差点走火。”
    “……”我问自己,刚才为什么没咬死他?
    等孔灵收拾了地板上的花瓶碎片,又去洗手间冲了个冷水澡,时间已经不早了,我找来一张伤口贴把他脖子上的牙印盖住,他坐床边拍拍床板道:“你就睡这儿好了。”
    “我还是回去睡吧,也没几步路。”
    孔灵不由分说把我拉床上,顺带连被子都盖好了,他咬牙切齿道:“要不是你瘴毒未清身体虚弱,我恨不得把你就地正法!”
    我缩他怀里笑得肚子疼:“年轻人,自作孽不可活啊。”谁让他之前逗我来着。
    “水清浅你要不要睡啦?”孔灵开始挠我痒痒。
    我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求饶:“好了好了我错了……哈哈哈哈、你住手啊!我、我喘不过气了啊……”
    孔灵收手,抓住我的手揉搓起来:“二哥说了,这段日子你的体温会比较低,我勉为其难给你当热水袋,你还不领情,哼!”
    “哦。”
    “你什么反应?起码应该感动得以身相许啊。”
    “嗯。”
    “喂,水清浅,清浅?”
    “嗯……”
    “睡着了?这么快。”
    温暖的被窝和温暖的孔灵,让我在没有暖气的夜晚,感到无比幸福。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