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下·青青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471  更新时间:16-02-04 12:4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回到原来的世界,白妞一个劲儿问我昨晚去哪了,我随便扯了几句搪塞过去,然后孔悠就把我带走了。
    孔灵的情况很不好,他昨晚差点把孔悠掐死,看着孔悠脖子上的指印和淤青,我只能说抱歉。
    孔悠要带他去一个朋友那儿,不方便让我跟去,于是他让我早点回家,孔灵不在我身边,我的安全没有保障。
    孔悠的态度很明确,我不能插手疗养院的事情,他不过问我一夜未归,就已经猜到了一半,孔家的人脑子有多精明,我是领教过了。
    孔悠在好友的委托和同胞小弟的选择中,毅然决然把后者塞进了车后座,踩着油门带孔灵去“治病”。
    我和白妞打了照顾,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才放了几件衣服,我就看到门后边站着一个小姑娘,七八岁的模样怯生生露着半个脑袋,问:“姐姐要走了吗?”
    这可能是这里哪户人家的小孩,我微笑着回答:“嗯,不得不走。”
    “为什么?”小姑娘抓紧门的边缘:“姐姐不是要给我们报仇吗?”
    我一惊,那个小姑娘一把推开门,剩下的半个身子血淋淋的,另一只眼睛的眼球没有了,黑洞洞的眼眶里涌出黑色的液体:“你骗人!骗人!”
    我愣住,她拖着血迹斑驳的身子艰难地走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姐姐,你说过的……不能骗人。”
    “那么……”我说,“告诉我真相吧。”
    小姑娘披头散发仰着头,望着我。
    “在那之前,先说说,你叫什么名字。”我给她梳了梳头发。
    小姑娘的名字很好记,青青。
    青青在二十年前惨死在“04”诊疗室,她只有八岁,令人惋惜不已。
    我无法通灵,能看到青青是因为她本身就天赋异禀,可以让我看到诊疗室二十年前的场景。
    青青带着我再次进入诊疗室,那里白茫茫一片,几个孩子被拷在椅子上抽泣,手术台上躺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痛苦地扭动身体……不知道为什么我联想到砧板上的咸鱼?
    几个白大褂的男子围着手术台,他们手里的如果不是手术刀,是菜刀的画,就更像了。
    少女痛苦得叫喊着,没有人来救她,她的嗓子哑了,哽咽,祈求,绝望。
    我不寒而栗,不忍再看下去。
    少女在血泊中瞪着眼睛死去,她的内脏被挖走,装在绿色的溶液里,我看不清了,站不住脚,跌坐在地。
    青青拉了拉我的手,她的样子还是生前的模样,乌黑的长发,圆圆的脸,明亮的双目,笑起来甜甜的。
    “姐姐,我们很好恨,真的好恨……”青青的身后站了和她一样死不瞑目的孩子,包括刚才她让我看到的少女,他们都面目全非地看着我,整齐地站成一排,对着我笑。
    我再次晕头转向,缓过来时,人躺在房间地板上,手里拿着要装进行李箱的衣服。
    我摸出手机,在网络上搜索疗养院曾经的医护人员,那几个在回忆中出现的人现在都大富大贵,逍遥法外。
    要报警吗?我按下110,犹豫再三,没有拨打出去。
    金钱能免去牢狱之灾,却抹不去疗养院数十条死灵的怨念。
    要不学孔灵召鬼作法?
    我找来水果刀,在自己手指头上割了下,没割破……再割一下,还是没割破……孔灵张口就能咬破手指头的功夫我是不可能学会的,只能反复地用水果刀划,这才割开了一点皮,渗出一点血。
    招魂失败,我果然只是个普通人!
    这时,青青走过来,对我说:“姐姐,我代表大家谢谢你。”
    我用餐巾纸堵住伤口,奇怪:“我没做什么事啊?”
    青青笑得天真无邪:“马上就可以了。”
    她一说完,我浑身一震……暗叫不好,鬼上身!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