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中·04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00  更新时间:16-02-04 12:4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孔悠将孔灵扔在床上,“让他睡,醒不了他就不是孔家的人。”
    那是,都成“魂”了……我心里腹诽。
    孔灵就这么睡着,我却再也合不上眼,对他的担心,还有白妞的整个三无剧组给我的压力。
    孔神棍和梦魇大战三百回合去了,我只能我任劳任怨地给剧组当打杂,收拾收拾拍摄现场,清理清理生活垃圾。
    大学的同学曾笑话过我的性格,虽不是任人拿捏,但却好说话得很,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情,让我做总是很少推脱。
    白妞兴冲冲带着大家去下馆子,我把器材都收拾好再和他们汇合,那些复杂的机械设备我小心翼翼地装好。
    收音话筒的线和一块灰蒙蒙的布不知怎么缠在了一起,我一拉,整块布哗啦啦掉下来,灰尘迎面而来,我闪避不及,低着脑袋捂住眼耳口鼻。
    这块布一直盖着贴墙的柜子,我一扯下来,蛀虫的柜子跟着摇晃,尘埃落定,我望过去,柜子与墙的缝隙后有一片凹陷的阴影。
    暗门?我不由想到电视剧里的情景,把柜子推开,蟑螂鼠蚁逃窜,我的面前是一人高的门洞。
    这种时候,人类的好奇心催促着我作死,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就走了进去。
    大概十米长的过道,尽头是一扇铁门,上面用红色油漆刷了“04”的字样,门上的锁链锈得断开,我抬脚一踢它就开了,门后蜘蛛网遍布,硕大的黑蜘蛛从我头顶的网上爬过,我弯腰躲过蜘蛛,走到了当年中央。
    这个房间没有窗户,中间有一个台子,是像手术台,上面有黑乎乎的东西,大多都被灰尘覆盖,只能看到一些虫子窜来窜去。
    墙根处有三把椅子,不知道为什么,扶手和椅子脚上都各有一副手铐,有什么东西附着在上面,和锈迹融为一体。
    我用手机拍下这里的景象,然后往回走,可是等我回转身,本来大开的门却关上了?!我拉扯几下,它纹丝不动,不用细想就知道我被困住了。
    “有人吗?”我大喊,“救命!”
    没有人会知道我被困在这里,手机的信号已经消失了。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在房间里寻找另外的出路,地板上的瓷砖有一块有些破损,我把手机凑近,上面也有一些黑色的固态“污渍”。
    这里以前是疗养院,那么这间莫不是给病人治疗的病房?
    在我专心研究瓷砖时,后面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准确地感觉一双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猛地回头,什么都没有。
    回头望到的墙壁上有什么写在上面,我把手机抬起来去看,那是一个因为时间关系模糊不清的字体,隐约是一个“死”字。
    疗养院里精神失常的病人较多,若是偏激的写出这样的字眼也不算过分,但结合那些不明的黑色或者黑褐色“污渍”,很有可能是血迹,我知道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房间在二十年前一定发生过什么,否则为什么被掩藏?
    根据手机上提供的时间,夜幕已经将近,白妞他们若能发现我的失踪,那真是上天垂怜。
    可能是心理所用,我感觉房间里有“目光”注视,来自四面八方。
    一间密室,满是血迹,还有那张手术台,什么人体实验活体解剖的遐想通通冒出来,快把我逼得喘不过气。
    常言道“冤魂不散”,这里真有鬼的话,说我在劫难逃也不为过。
    也许是氧气变得稀薄,我呼吸困难,握着手机的手指发白,使不上劲,霎时间头晕眼花,一头栽倒在地。
    眩晕中,我好像平躺在什么冰冷的地方,周围都是白光,晃得人睁不开眼,周围都是哭泣声,嘤嘤的,无力又无助。
    手脚被绑,是皮革,全身上下传来无法抑制的疼痛,我叫不出声,哪怕手腕脚腕都已磨地破皮,我也想从此刻的束缚中逃脱。
    疼痛褪去,白茫茫的世界突然消失,我在黑暗中睁眼,自己躺在“04”号房的手术台上,手脚维持被绑的姿态,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刚才那个是噩梦,还是这间屋子里的冤魂生前所遭受的苦难?
    我麻木地躺在手术台上喘息,手机掉落在台子下,上面的时间距离我晕倒前,过了三个小时。
    身心俱疲,我闭上眼睛,太累了,活着太累了。
    脑海里蹦出这样的想法,连我自己都被惊到了。
    睡吧,睡着了,就好……
    心底传来这样的呢喃,我没有抗拒,顺其自然地睡着了。
    一夜无梦,我的精神得到了恢复,体力也是,手机莫名其妙回到了我的手上,不过已经没电了。
    走到铁门前,我轻轻一推,门开了。
    我踏出房间时,对着后面一室的虚无道:“你们不会白白死去,我会尽我所能让你们沉冤得雪。”
    我走出了过道,再回首,只是一面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墙壁,昨夜的经理,仿佛只是我的幻想。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