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鬼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80  更新时间:16-02-04 12:4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云薇是聪明人,孔灵的命是何等重要,她不会不明白,所以她派出鬼将去请示鬼王。
    我是除了云薇以外唯一能自由走动的人,其他人都被云薇用金色的绳索捆起来,鬼将挖坑把他们脖子以下的部位都埋进了土里。
    “……”我坚信他们是不可能开花结果的。
    我的活动范围有限,方圆几里都有鬼将看守,不给吃喝,我只能自己去取水,后面还跟了两只鬼将。
    这附近没有什么水潭,我只能找到一条从石头缝里淌出的水流。
    用双手接了一点,我尝了尝,甜的。
    后面的鬼将忽然走动了下,我回头一看,发现他们两边站开,中间空出一块,似乎有什么重大人物要来。
    不是鬼王真的来了吧?我就随便说说来拖延时间,好让孔灵他们想到脱身的法子解救我的啊!
    慌不择路的我一回头撞在了石头上,磕得眼冒金星。
    晕啊晕的,我缓过劲儿来时,额头上好大一个包,一碰就疼。
    也许是我已经撞晕了在做梦了,为什么一睁眼就是这么金碧辉煌的大殿呢?我刚才取水的那个石头缝和小水流去哪了?!
    大殿上有几根盘龙金柱,我头顶是浩瀚的星空,那不是这个时代能看到的景象。
    负手站在台阶尽头的男人默默回首,我想到四个字:惊为天人。
    鬼王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面目全非,比起他手下的鬼将,简直是天壤之别,这么一个相貌堂堂的人,搁凡世说是暴殄天物都不为过。
    “要上来吗?”鬼王说:“从这里能看得更清楚。”
    我走上台阶,才发现他前方云雾缭绕,那儿有一个朦胧的背影,亭亭玉立,我看了眼鬼王,他正盯着那个背影出神。
    “你可以往前,去看看她。”鬼王伸手推了下我的后背。
    我走到那个背影后面,绕过去,惊觉这是一尊玉雕,栩栩如生。
    这应该就是鬼王的妻子了,眉清目秀的姑娘,穿着不知哪朝哪代的衣服,抬首凝望漫天星辰。
    我走回去,问鬼王:“为什么不去她的身边?”
    鬼王回答:“她已经不在了,去了,也是徒增伤悲。”
    我无法相信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会指使云薇把鬼刹山闹得鸡犬不宁。
    鬼王看穿了我的心思,他淡淡地笑了:“我的孩子没有出世,我就被封印,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云薇是我的后人,希望你能理解一个长辈对小辈的纵容。”
    我不是很能理解,只是鬼王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说什么。
    “我的妻子死后不能步入轮回,魂魄早已消散,我将她强行召回,是害了她,也害了你。”鬼王用早已看破红尘的眼神又深深看了眼那尊玉雕。
    “有你这样的祖先,云薇何其有幸。”我不由羡慕起来,被这个人纵容,是一种奢侈。
    鬼王脸上仍是淡淡的笑,好似阳春三月的暖风,拂过心田,他点了下我的眉心道:“不用妄自菲薄,今生你嫁得良人,白首偕老,比起我的妻子,你又是何其有幸。”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孔灵来,他那个暴脾气,不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吧?
    “担心吗?”鬼王笑眯眯的,“我带你去看看。”
    我摸了下额头上的大包:“不是让我再撞一回吧?!”
    鬼王被我的话逗乐,他笑起来更加魅力四射,那双眼睛快把我电焦了,还有那个天山雪莲似的笑容,我不行了,又要晕了……
    于是乎,我又晕乎乎地回到了山林中,鬼王走在我的前头,走了一段路,他忽然转头说:“云薇的精神状态很差,用现代的话说,她有点精神分裂,应该是受到过不小的刺激。”
    “……抱歉,我的男友没分寸,嘴欠地说出云薇不是人类的事实。”在这种时候,我果断“出卖”孔灵。
    鬼王没有追究,他反倒开始问起孔灵的事情,我就挑着能讲的说了,鬼王默默听了一路。
    孔灵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他把云薇吊起来,不打不骂,下面升了堆火,看样子是要“烧烤”。
    每个鬼将都被贴了定身符,动弹不得,乍一看,漫山遍野都是贴着符纸的鬼将,和僵尸有几分相似。
    孔灵看到鬼王带着我走过来,以为我驾鹤西去魂归故里了,心中那是何等卧槽,抢了黄豆芽的桃木剑就冲过来和鬼王拼命。
    鬼王两只手一夹剑身,孔灵瞪着他大喊大叫:“有种杀了我啊!清浅怕黑怕寂寞,老子去陪她!”
    “谁怕黑怕寂寞?”我忍不住了,“孔灵你颠倒是非的本事见长啊。”
    孔灵一愣:“媳妇儿?”
    “谁你媳妇儿?”我这不是还没过门么。
    “啊啊啊啊!”孔灵剑都不要了,扑过来抱起我转了一圈。
    “……”这个人时刻都在书写丢人二字。
    鬼王走过去,解救了云薇,其他人都防备着他,不敢轻举妄动。
    “你……为什么?!”云薇看着鬼王的眼神中满满的不理解。
    鬼王露出招牌式的浅笑:“你还太年轻,不懂什么是爱。”他抱起虚弱的云薇道:“我有很多时间教你怎么做人,常言道细水长流,我们不急。”
    好端端的话,我听得发毛。
    “喂,鬼王,你几个意思?这娘们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逮住的,刚要拷问你就来救人,玩我们呐!”黄豆芽心直口快,也不怕鬼王削他。
    鬼王好脾气道:“饶她一命,换孔苍周全,如何?”
    孔灵举起手:“成交!”
    鬼王转身之际说:“我会送他下山,告诉他,如果他还爱云薇,七日后,一个人进山。”
    孔疏作揖:“多谢。”
    鬼王走了,一阵山风刮过,将鬼将头上的定身符都吹飞,所有鬼将井然有序地跟着鬼王走,步调一致整齐得仿佛阅兵仪式。
    孔疏带领我们抄小路下山,我趴在孔灵背上,一行人健步如飞,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好像要撕裂空间。
    装着孔苍的棺材晃晃悠悠抬过来,抬棺材的丧尸完成任务后就变成软趴趴一团,棺材板裂开一道口子,里面躺着沉眠的孔苍。
    “大哥。”孔疏把他拖出来,探了下他的鼻息。
    孔灵搭脉诊了会儿,说:“没事。”
    有什么东西从山顶直射天空,云开雾散,阳光终于洒向一夜未眠的鬼刹山。
    我松了口气,脱力倒在孔灵怀里,怎么喊都醒不过来。
    从鬼刹山出逃的厉鬼都被抓了回去,在得知鬼王无意为祸人间后,各大家族也退一步海阔天空,只希望他能善待周围百姓。
    我睡了一整天,孔灵在我边上趴了一宿,等我睁开眼,他如释重负一般,抚摸了下我的额头,说:“你可算是醒了。”
    “嗯,你可以睡了。”我起身,拍拍床,“你一点都不适合熊猫眼。”
    孔灵钻进被窝倒头就睡,我身上的伤口好得七七八八了,估计是用了什么灵丹妙药,一点都不疼了。
    孔灵妈妈给我换了一套粉红色的睡衣,我穿着别扭,一下床就去屏风后换上自己的衣服。
    下楼找吃的,见孔家一窝人围坐着,似乎是在商讨什么。
    孔修头上绑着白花花的绷带,啃着一只苹果,倚着柱子悠悠道:“大哥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姑娘,你们这个不行那个不要的,是想把大哥逼死吗?”
    孔灵妈妈皱眉:“吃你的苹果去,云薇她是人吗?她把我们家害成什么样了?我话说在前头,小苍要真的赶去鬼刹山把云薇接回来,他们就不用踏进我们家门了。”当家主母的态度坚决,孔修乖乖闭嘴。
    这是孔家内部矛盾,我还是出去吹吹风赏赏梅吧。
    满园红梅争艳,我看到孔疏提着一个食盒走过,他望见我,点了下头,对我招招手。
    我就这样跟着孔疏去了祠堂,那儿跪着正在关禁闭的孔苍。
    孔苍被困在祠堂中不得脱身,他醒来就往鬼刹山跑,被父亲和爷爷五花大绑扔进祠堂。
    “大哥,绝食抗议是无效的。”孔疏放下食盒,边上还有一个原封不动。
    除了孔苍,我和孔疏都能自由进出祠堂,所以我来回走了几步,对这样的地方并不感兴趣。
    孔苍在我走出去之际,问我:“孔灵还好吗?”
    我回答:“在睡,一时半会儿醒不了。”
    孔疏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我匆匆跟上,这里太过偏僻,稍不留神就要迷路。
    孔苍还在那跪着,背影落寞至极。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