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再见云薇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969  更新时间:16-02-04 12:4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孔灵和小哑巴回去外面换班,他一走我就醒了,在这个节骨眼能睡死也是技术活。
    我睡醒就很难再睡回去,握着那支血淋淋的翠云簪,想着上面的血迹要怎么清洗,弄成这样孔灵的妈妈会不会生气?
    孔疏添了柴,见我醒了,出去和孔灵交换,孔灵一进来就搓手喊冷:“冻死了冻死了,什么破地方。”
    兔子眼还在洞口吹风,他说:“你刚才怎么不说?”
    “和你们说一点意思都没有,要我家媳妇儿心疼心疼。”他跑过来,塞给我一个热乎乎的地瓜:“现挖现烤的,快吃。”
    我啃着地瓜,身心都暖暖的。
    “差不多行了,秀恩爱也要有个度。”兔子眼扯着嘴角说:“你把你媳妇儿栓裤腰带上护着,可等下万一遇上鬼王呢?你是要把我们拖累死啊?”
    孔灵给他一个“我就这么着,你能拿我怎样”的眼神,“我们这种出身的人,这辈子就自私一回,你要是大义凛然不肯祸害人家姑娘,你可以学学我二哥,洁身自好发誓此生不娶,我反正是要带着我媳妇儿上刀山下火海,哪怕是黄泉路,我们都一起走。”
    兔子眼把目光从孔灵脸上移到我这边,问:“你愿意?”
    我点点头:“没得选不是吗?”
    要是当年孔灵换个场景和方式向我告白,我或许就会婉转地拒绝了,可他这种人非要在危机关头慷慨赴死一样把你唬得一愣一愣的,让你事后根本没办法反悔,而且他风萧萧兮一去还不给你说清楚的机会,我估计那会儿我要说出就地分手话,他会把我就地火化。
    “媳妇儿,你在想啥?”孔灵突然问。
    我脑抽筋了回他:“反悔和分手。”
    孔灵眼睛瞪得老大,我马上解释:“我刚才在想以前的事情,不是要和你分手,也绝对不反悔的!”
    “哦。”孔灵恢复正常。
    兔子眼笑得前仰后合,走出去还在笑:“你们听到了吗?哈哈哈……”
    孔灵冲出去和兔子眼拼命,打打闹闹好一会儿,孔疏过来说:“该出发了。”
    我正好把地瓜吃完,擦擦手抱着外套走出山洞。
    所有人都动身了,黄豆芽的稻草人蹦跶着往前跑,我们沿着山路跟着走。
    孔灵开启欢脱模式,比如遇到一只黄鼠狼,他就围着我乱叫:“清浅,黄鼠狼啊,你见过吗见过吗?要不要我抓来给你玩玩?”
    又比如,有野狐狸出没,甩着大尾巴蹭过来,他闪到我身后碎碎念:“我是有家室的人啊不要迷惑我,要迷惑也请变成清浅的脸啊……”
    再者,碰到鬼魂挡路,他把厉鬼打退,跑我面前讨赏:“清浅,我厉害吧厉害吧厉害吧?夸我夸我夸我!”
    “……”
    一个人自说自话地犯起贱来,拉都拉不住。
    狗耳朵被他烦到了,大骂:“孔灵你鬼上身还是神经病犯了?有完没完,要和你媳妇儿腻歪请自觉滚边。”
    “……”我今天躺枪几回了?
    小哑巴突然开口:“世上的巧合,往往都是形式的必然。”
    意思是说,我的加入是巧合,却是事情发展下去的必然成分,那么我能做什么?拉云薇的仇恨值?
    想到云薇,我问孔疏:“为什么你们不揭穿云薇的身份?”我就不信只有孔灵看得出来云薇是妖。
    孔疏瞄了一眼忽然安分下来的孔灵,平平淡淡道:“因为她自己不知道。”
    我表示没听懂,难道云薇不知道自己是妖怪?
    “与其说她身上的是妖气,倒不如说是煞气,那是鬼王后人的证明。”孔疏深深看了我一眼:“你不会明白,活了那么多年突然知道自己不是人类,是怎样的痛苦。”
    我想了下,如果孔灵有一天告诉我,我其实是一只成精的妖怪,我一定会把他打得爹妈都不认识,当然,前提是我能打过他。
    “云薇来孔家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是鬼王的后人,直到大哥把她带回来,孔家的人口众多,不单是孔灵,很多人都看得出她的身份,只是怕刺激到她,没有说穿,不过……”
    可是孔灵这个二百五说穿了,让云薇受了刺激,身上的煞气不稳定,唤醒了她的本性,孔苍在缉鬼大会上把她拉走,是发现鬼刹山在牵引云薇,并且云薇已经有所察觉对自己的身世并开始怀疑,孔苍把真相揭露,云薇得知自己被骗,愤然出手,这才有后来的那一幕。
    从这件事上我得到教训,以后说什么也要把孔灵嘴欠的毛病改一改,哪怕不择手段!
    “云薇进山后就找到了封印,她的一滴血就能唤醒鬼王解开封印,而且她的能力也会渐渐苏醒,那个弱柳扶风的云薇,回不来了。”孔疏说完,又补充了一点:“云薇身上的煞气非常护主,意识到孔灵对云薇不利,才用散魂香置你们于死地。”
    孔灵冷哼:“要不是大哥护着她,我早送她下去报道了。”
    “大哥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你真想让孔家这一脉变成单传?”孔疏数落孔灵:“这次若不是你太鲁莽,清浅怎么会遍体鳞伤?”
    孔灵蔫巴了似的垂头丧气,我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他,只能在他边上紧紧挨着走,怕他一不留神撞树上。
    结果我光顾着看他了,自己脚下没留神,被树枝绊了下,往边上的草丛栽下去。
    孔灵及时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拽起来:“走路不看路,你想什么呢?”
    我有口难言,总不能说我看你看走神了吧?他那个尾巴一定会翘到天边。
    狗耳朵突然示意我们噤声,他摘下耳机,侧耳倾听,所有人屏住呼吸,狗耳朵闭上眼听了一会儿说:“来了。”
    “什么来了?”黄豆芽把他的稻草人收回来,宝贝地放回去。
    “鬼将。”兔子眼从他的乾坤袋里拉出一把长剑,亮闪闪的。
    孔疏皱眉,他把灯笼挂就近的树枝上,从袖子里掏出一团红色的线,和孔灵一起布阵。
    我被安排在离战场最远的地方和小哑巴一起躲着,他的战斗力几乎为零,细胳膊细腿的,他的家人怎么会派他来鬼刹山受苦?
    我把我的想法问出去,小哑巴苦笑道:“我没有了家人了。”
    “啊?!”
    之后,我才知道小哑巴在很多年前遭受了灭门之灾,除了他,无一幸免,孔爷爷曾出面接济他,想让他在孔家生活,小哑巴拒绝了,小小年纪就出门闯荡。
    他身怀天机术,掐指一算就能知晓一个人的过去未来,神算子家族的辉煌与落寞都源于那几片薄薄的竹简。
    小哑巴说:“记载着天机术的竹简已经被我一把火烧了。”
    这么牛掰的东西毁了多可惜啊,我觉得竹简好无辜。
    “天机不可泄露,我的家族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我不希望再有人和我落得同样的下场。”小哑巴看着自己的手,目光深沉,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那么多话,我有点不适应。
    孔灵那边貌似快开战了,鬼将是鬼王的手下,等级较高,相当于游戏副本里的大怪。
    鬼将身披漆黑的战甲,大刀阔斧把一排树木切萝卜似的砍成两段。
    “破坏生态环境是要吃牢饭的。”孔灵话音刚落,孔疏的阵法启动,红线将鬼将围了起来,他乱动一下就会被肢解。
    兔子眼很快就把剑悬在鬼将头上,他稍有动作就一剑穿顶。
    “看你往哪跑?”孔灵叉腰大笑。
    我觉得他不能飞天,还不能遁地吗?
    这鬼将也不傻,真的陀螺一样转得漫天尘土飞扬,兔子眼把剑插下去,什么都没刺到,只留了一个大坑。
    “不是吧?”我还没说呢就“乌鸦嘴”了?!
    也许是我胡思乱想太多,把鬼将引了过来,一双惨白的手从我脚边的土地里钻出来,一把抓住我的脚腕。
    “啊!”
    小哑巴转身搬起一块石头,还没有来得及砸下去,鬼将从地里跳出来,把我扛了起来……这什么情况?!
    “哥们,那我媳妇儿!”孔灵张牙舞爪飞过来拦路。
    鬼将会说话,他说了两个字:“不给。”
    “为什么抓她?”兔子眼有剑不敢刺,就怕扎错了助我早登极乐。
    小哑巴放下石头,叹了口气,替鬼将回答了:“因为鬼王要复活他的妻子。”
    “你说什么?!”孔灵暴躁了,一把拎起小哑巴的领子问:“你早就知道?”
    小哑巴闭上眼,一副无所谓孔灵怎么发作的样子,淡淡地说:“鬼王要复活原本就是人类的妻子,就必须用人类女子的肉体,云薇是他的后人,身上又有煞气,所以这山中唯一的人选,只有她。”
    “你是神算子,你肯定算到了……”狗耳朵看着小哑巴笑,笑得凄凉,“天机不可泄露,也不可变化,是说我们根本保不住孔灵的女朋友?是吗?”
    孔灵把小哑巴往地上一扔,“呸!”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流星弹似的擦过我的耳边,整块石子击穿鬼将的面门,他一痛反而把我抓得更紧,我的肩胛骨差点被他捏碎。
    孔疏趁这个时候抛出一大把红线,把我拉了回去,我一回头,就看到鬼将的双手都没了,画面血腥暴力得有点少儿不宜。
    鬼将的身体逐渐化为黑雾,他跪在地上痛苦叫唤,孔灵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告诉你家鬼王,我的女人,他别想动!”孔灵贴了张符,鬼将给烧得片甲不留,干净得连灰烬都找不到。
    我的身体还在发抖,孔灵把我抱住,拍了拍我的背:“放心,我不会让你给鬼王做老婆的。”
    我有点小期待:“鬼王听起来就比孔小五霸气,长得也会比你帅吧?”
    孔灵磨了老半天牙,咬牙切齿挤出两个字:“你敢。”
    好吧,我不敢。
    后面的路,孔灵这回真的把我拴着走了,孔疏接了他一根红线,他把我们的手腕绑一起,这样我们就分不开了。
    “……”我被他拉得踉跄:“你遛狗呢?!”
    孔灵摸摸我的头:“清浅乖,为了不让你有机会移情别恋,只能委屈下你了。”
    如果可以,我想狠狠抽他一顿。
    小哑巴从鬼将消失后就再也没说过话,无论黄豆芽他们怎么询问,他都闭口不言,盯着地面目不转睛,好像脚下不是山路而是什么名贵的古董字画。
    “孔灵,我手疼。”我的手腕都被红线勒红了。
    孔灵给我两个字:“忍着。”
    “……”我忍不住想给他两耳刮子。
    孔疏给他一记头皮:“清醒点,清浅不是你的犯人,你这样,只会让她伤心。”
    “那也比被鬼将抓走好。”孔灵固执己见,“鬼王不死,鬼将不灭,他还会再来。”
    孔疏敲敲他的脑门:“大哥还在山里,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大哥。”
    孔灵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我的手腕上一条条血痕,我准备等事情结束了,让孔灵跪仙人掌!
    狗耳朵听到有人靠近,全员警戒。
    来人是云薇,盛气凌人模样,她的眼睛刀子一样往我身上飞,一刀刀剐,她指着我说:“把她给我,我就把孔苍还给你们。”
    “休想。”孔灵回得直截了当。
    云薇点头:“很好,那你就给他收尸吧。”
    孔疏问她:“大哥一心护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云薇笑答:“没听过因爱生恨吗?若不是他隐瞒在先,我又怎么会变成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
    孔灵整个人挡住我,我看不到画面,只能听到对话。
    云薇漠然道:“不交出水清浅,你们都得死。”
    想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这么被人惦记过,这突如其来的重视太让我受宠若惊了!
    孔灵抓着我的手,力气大得把我的手指握得发白,他手上冒出了冷汗。
    我斜着身子看,才看到云薇的身边站着一大堆鬼将。
    这年头鬼将都是批量生产的吗?!我不淡定了,鬼王明摆着以多欺少。
    大批的鬼将把我们包围,瞬息之间贴地飞行犹如黑色的雨燕,我一个眨眼他们就到了我的眼前,边上四五个圈着我和孔灵,他们细长尖锐如刀锋的指甲对准孔灵的脖子,往前一寸就能贯穿他的喉咙。
    “这又是何必……”我叹了口气,望向云薇道:“逞一时之快,让孔苍恨你一生一世,值得吗?”
    云薇没说话,我奉劝她:“孔疏和孔灵是孔苍的弟弟,你伤了他们,孔苍不会善罢甘休。”
    “我要的是你,关他们什么事?”云薇冲我勾勾手指,她的语气幽怨:“孔家是什么地位的存在?我这种人,已经不用妄想和孔苍有什么未来了。”
    孔灵脖子僵硬,抬着下巴对我放狠话:“水清浅你要是敢过去,我绝对立马死给你看。”
    我微笑:“好,我不过去。”然后我转向云薇:“你让鬼王过来吧。”
    “……”孔灵气得不行,呼吸急促。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