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归乡 (3)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14  更新时间:15-11-06 12:2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得知了事情的经过,马力是又恨又气,对马军更是失望透顶,可气过,恨过之后,他还是不忍心放弃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幺弟。

    匆匆忙忙到银行取出所有存款,马力跟着赌场派来的人,去了关押马军的地方。

    说实话,马军欠的赌债并不多,也就2000块,可这年代,对当了大半辈子农民的马力来说,2000块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为了帮马军还债,马力掏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家底,这里面除了这段时间在外边挣到的打工钱,也有马力从家里带出来的两百元应急费用,即便这样,与2000元赌债还是差了500元。

    最后,赌场老板见马家兄弟确实没钱了,也退了一步,让马力和马军分别写下了欠条,并要求他们以后每月挣到的钱必须先来还债。

    马力见赌场老板没有死磕着非让他们现在还钱,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即,千恩万谢地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领着狼狈不堪的马军回到了工地,马力彻底歇了过年回家的念想,兄弟两个人已身无分文,别说买年货,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大家都要回家过年,工地急需人手照看,得知这一消息后,马力拉着马军主动请缨接下了这份春节看大门的工作。

    虽然没法子回家过年,但春节期间看守工作非常轻松,而且每天的工资报酬是平时的三倍。

    马力心里盘算着,只要他们兄弟俩熬过这个春节,挣到的钱差不多够他们还清一大半赌债了。

    正当马力憋足了劲儿准备重新开始之时,他发现,经过这件事后,马军变得老实很多,整日憋在宿舍里不出门,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也不做。

    见到这样的马军,马力并没有担心,只当他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接受了教训,正反思悔过呢。

    虽说马军依旧是好吃懒做,却没有再整日整日的酗酒、更没有赌博闯祸,马力觉得,马军这样完全算是一大进步。

    每每想到马军的表现,马力心中的怨和气自然而然地消减了不少。

    钱没了可以再赚,要是人没了,那说什么都晚了,这次只当他们兄弟俩是破财免灾了。

    马力想不到的是,这个正在进步的弟弟从一开始就是在演戏,至于目的吗,当然是让马力降低对他的怨恨并放松对自己的管束。

    说实话吧,这次的教训丝毫没让马军产生悔改的心思,已然中毒甚深的他脑袋里念念不忘的还是“借赌博翻本”。

    翻本,翻本…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困难重重,首先要面对的最大一个问题便是赌本的来源。这些天,马军愁眉不展,一直头疼的就是这个问题。

    一番苦思冥想之后,马军将目光转向了堆在工地里的那些建材。

    这个年代,有些垃圾废料的回收价格还是蛮可观的,比如说,废旧钢材。

    想到了生财之路,马军眼前一亮,整个人也一下子精神起来。

    借助春节期间工地人烟稀少之际,马军背着马力,开始悄悄盗取工地的钢材。

    马军将成功盗来的钢材当成“废钢材”卖给旧货站,换了钱后,再拿到地下赌场去赌…

    没多久,他便走进了一个偷盗-----赌博----再偷盗-----在赌博…循环往复的过程。

    这次回到赌桌,马军的手气没有任何改变,还是那么“臭”,但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他每次不会下很大的注,更没有疯狂地以自己的身体做赌本,而是,分多次,以小数额下注,一旦钱输光了,立马离开。

    刚开始,马军还能很好地贯彻这一策略,几十块的赌资能够他用上三、四天,所以,偷盗的钢财数量很小,根本不易让人察觉。

    这个年代,即使再规范,施工工地也总有管理不到位的地方,加之,这又是政府的在建项目,对于建材的监管就更不重视了,如此一来,倒是为马军盗窃创造了一个极为有利的环境。

    春节过后很长一段时间,见自己的行为根本没被察觉,马军心里的担忧彻底消除了,于是,他变得越来越猖獗,越来越肆无忌惮。

    胆子肥了,赌场上愈加把持不住,这导致每次偷出钢材的价值从几十块,增长到了上百,最多达到了几百块。

    即便如此,动辄几百块的“废钢材”,对马军来说,也只能坚持个五、六天时间。

    这样一来,随着每次偷取钢材数量的增加,马军偷盗的次数是有增无减。

    为了避免麻烦,更为了一劳永逸,最终,马军决定干一票大的。

    考虑到一次要偷运的钢材比较多,马军决定,叫上自己社会上的几个铁哥们来帮忙,为此,他还租用了一辆面包车。

    本来马军都计算好了,趁着马力值夜班之际,毫无难度地打开工地大门,放哥儿几个进来把钢材搬进车里。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接连丢失钢材早已引起了工地相关负责人的警觉,马军自认为天衣无缝的作案计划,才刚开始实施,便被巡逻的工人抓了个正着。

    这一下子人赃并获,马军和他那几个铁哥们是百口莫辩,直接被送进了公安局。

    当马力看到鬼哭狼嚎的马军被警察押送上了警车,整个人仿佛被晴天霹雳劈中,精神顿时恍惚了起来。

    努力令自己平静下来后,马力已顾不得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他最焦心的是怎样把马军救出来。

    工地上的负责人见马力不畏艰难、坚持不懈地替自己兄弟求情,也是有感于他这当大哥的不易,最后松了口,只要马军赔偿了工地那些钢材的损失,他们便出具谅解书,求公安局放人。

    马力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可这种高兴没持续多久,当得知,自己兄弟偷盗的钢材加起来价值8000元时,他彻底惊呆了,更是绝望了。

    8000元,这对马力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别说8000块了就是80块钱他都拿不出来啊。

    前段日子,马军因为赌博,已经掏空了他所有家底,这段时间,只有他一个人干活,挣得钱除了归还赌场的赌债,还要养活马军这个闲人,自己手头上根本剩不下多少钱。

    游手好闲也好,好吃懒做也罢,甚至是赌博,这些马力都可以不计较,但他无法忍受的是自己弟弟居然瞒着他学会了偷…

    马家祖上几代的清白名声这次算是彻底毁在马军手里了。

    想到这些,马力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虽然恨,虽然怨,但作为马军唯一的同胞兄弟,他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他救出来。

    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马军,更是为了马力自己,别的先不说,如果亲弟弟真因为盗窃进了监狱,那他这个做哥哥的还有什么脸再待在马家村生活…

    能够将马军弄出来的方法已经摆在面前,马力要做的只是赶紧筹钱。

    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特区,马力一小小农民工,能找谁去帮忙呢?

    经过筛选,马力决定舍了自己那张老脸,去找田浩天这个老乡求助。

    田浩天在听了马军的事和马力的请求后,倒是没有拒绝,不过,却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这8000块钱他只是借给马力,而不是借给马军。很显然,田浩天担心,这笔钱马军根本还不上。

    田浩天是有钱,可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他辛辛苦苦挣的,再说这8000元放在哪个城市里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表面上看,田浩天借钱是看在了马力的面子上,事实上,他之所以趟这浑水,是看了马明的佛面,当然,这些事,马力是不得而知的。

    马力就是再老实,也听出了田浩天话里的意思,感激涕零地道了谢,当即给田浩天打了一张借条。

    马力把筹到的钱急匆匆交给了工地的负责人,而这位领导也言而有信,出了谅解书,没多久,便把马军从公安局里捞了出来。

    马军一出来,马力没敢耽搁,辞了工作,带着他便往JN赶。

    马力真是害怕了,怕自己一耽搁,马军再闯下什么滔天大祸。

    在外边漂泊了大半年时间,因马军这个兄弟,他不仅没存下一分钱,反倒是欠了一屁股债。

    见马力说完整个经过后,掩面痛哭,马明心中不禁对这位老实憨厚的大伯产生了深切的同情。

    马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败家成这个样子算是一朵奇葩,可话又说回来,马力这个做哥哥的,能够包容弟弟到这种程度,也算是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

    相信有了这次的教训之后,马力一定会对马军这个弟弟有更深,更新的认识。

    马明除了高兴马军已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更是对侯兰听完马力的讲述后,眼底没有泛起任何波澜的反应,感到暗喜。

    马明本来还想,好好做做侯兰工作让她赶紧和马军这个男人离婚,现在好了,见她这个样子,就知道不需要自己再费什么力气了。

    有道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火火:侯兰接下来要和马军离婚了,我们的马大渣男,还会做出什么渣事,请大家拭目以待吧。收藏、推荐请砸过来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