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归乡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25  更新时间:15-11-05 12:1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马力、马军兄弟俩跟着田浩天去了南边SZ特区打工,在田浩天的帮助下,他们两个很快都被介绍到了一处建筑工地打工。

    在工地上干活是辛苦了点,挣得却不少,如果是有心、上进的人还能趁机学到不少建筑知识。

    而且,他们所在的这个项目工程建成后将会成为SZ特区的地标性建筑,因此,从立项开始,它便受到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施工过程在政府严密监控之下,更是异常规范,工人工资按时发放,不得拖欠;按照法律规定,严格的八小时工作制;施工作业安全保障措施执行最严苛的标准…

    面对如此优厚的条件,马力是非常满意,每天起早贪黑,干劲十足。

    而马军从一开始,就对田浩天介绍的这份又脏又累的工作不待见,虽然不满意,有情绪,但在马力镇压之下,他还算安分,在工地干活也比较勤快、卖力。

    可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个月,当马军拿到第一月工资后,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手里有了钱,马军不仅干活开始心不在焉、投机取巧,连晚上回宿舍也开始带着满身酒气。

    在被马力严厉训斥了一顿后,马军倒是有所收敛,可这样的效果根本持续不了几天。

    说也说了、训也训了,收到的效果却越来越小,时间一长,马力对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弟也没了办法,最后,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闯祸,一切都随着他了。

    与马军截然不同,马力从始至终都工作认认真真,勤勤恳恳。

    说实话,马力这一个人几乎干了两个人活的拼劲儿,令包工头对他很是赏识,照顾有加。

    马力的勤恳,加之,田浩天的面子,包工头对马军平时那些小动作和不好的习惯,也就不好意思过多计较了。

    如此一来,彻底被放了羊的马军又吊儿郎当地过了两个月。

    当第三个月工资如数到手的时候,马力让他把钱给家里寄去一部分,马军满口答应着,却根本没把这话放心里,更没有去寄什么钱。

    手里攥着三个月的工资,马军底气又足了几分,自然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以前,马军即使喝酒喝到再晚,也知道回宿舍,可现,他干脆来了个彻夜不归。

    天亮,带着满身酒气昏昏沉沉回来后,倒在床上便蒙头大睡,连工地上的活都不干了。

    饶是马力再怎么训斥,马军依然是我行我素,丝毫不知收敛、悔改。

    马军这样的行径不仅引起了一众工友的厌恶、反感,更是让包工头再也无法容忍,终于,有一天,他找了马力,提出要辞退马军。

    听到这个消息,一向好面子的马力心里不是滋味的同时,更对马军气愤万分。

    感激地接过包工头多给马军的一个月工资,并客客气气把人送走后,怒火中烧的马力冲进了宿舍,提溜起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弟弟,狠狠教训了他一顿。

    这次马力是真气急了,对这个一直疼爱到心坎里的弟弟也没有丝毫留手。

    被打得呲牙咧嘴的马军虽没任何反抗,但最后还是神色阴鸷的夺门而出,一连三天了无音信。

    正当马力四处寻找马军无果,准备报警之时,喝得醉醺醺的马军被人送了回来。

    自打这以后,马力再也不敢把马军逼得太紧了…

    马力心里已经盘算好了,等过年回家的时候,趁机把马军留在村里,等过完年,他独自一人出来打工。

    马力的打算是很好,但天不遂人愿,还没等到过年,马军便闯下了一个大祸。

    在离过年还有一个月的时候,马力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回家事宜,虽说身边带着马军这么个闹心的弟弟,但出来几个月,他着实挣了不少钱。

    一想到拿着这笔钱,带着年货高高兴兴地回村子里和家人团聚,因马军导致的糟糕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然而,马力这美好的向往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个突然找上门来的陌生男子彻底打了个粉碎。

    那天早上,马力刚上工不久,一个工友便跑来告诉他,有个男人要见他。

    当时,马力以为是田浩天,可到了大门口这麽一看,才意识到,这次来者是敌非友。

    一个30来岁穿着流里流气的男子带着几个20来岁小青年,大摇大摆站在马力面前,嚣张、蛮横地要求他赶紧拿钱去赎马军。

    马力听了这个消息,一下子蒙了,半响缓过神来后,小心翼翼地问出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段时间,马军整晚整晚地见不到人,是和那帮社会上的人混在了一起,不仅整日酗酒玩乐,而且还学会了赌博。

    起初,马军的赌瘾并没那么大,本着大赌伤身,小赌怡情的方针,只是将它当成了一个解闷的手段。

    伴着这种洒脱与随性,马军手气却是异常的好,虽做不到把把都赢,但也是十赌九赢。

    就这样,短短一个月下来,他的钱包在“赌博”的滋养下,越发臌胀了。

    马军粗粗一算自己这一个月赌博赢来的钱,竟然比他在工地,拼死拼活干一个月挣得还要多…

    面对如此轻松的赚钱手段,马军心动了,于是,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赌徒”这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

    世上的事总是那么奇怪,往往无心插柳柳成荫,当你有心栽花之时,花却不开了。

    当马军将赌博作为一个正儿八经地职业,认认真真和别人过招时,幸运女神却悄无声息地远离了他。

    没有了好运加身,又没有丝毫赌术的马军慢慢地,由最开始的十赌九赢,变成了十赌九输,最终,甚至是逢赌必输。

    起先,马军还有些放不开,所以,手气虽然不好,但小打小闹下来,输得也不是多么惨。

    可很快,在赌场那种疯狂氛围的洗礼下,他胆子大了起来,自己攒下来的那些钱,很快被“赌博”这只无情的饕餮凶兽吞噬殆尽。

    眼看要过年了,自己辛辛苦苦努力几个月挣到的钱,竟这样打了水漂,更重要的是,自己刚刚触摸到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也将彻底远离自己…

    马军不甘心,非常不甘心,为了得到多年求而不得的生活他决定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卖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凑了一点钱,马军来到了那家经常光顾的地下赌场,准备放手一搏。

    理想往往是丰满的,现实却总是骨感的,咸鱼更不是那么容易翻身的。

    对已被衰神附体的马军来说,再多的钱也能输掉,他手里那点钱实在不够看,没一会,便输了个精光。

    面对这种境况,即使是再不甘心,只要还有点理智的人也会赶紧离开,但对已然输红了眼的马军来说,理性这种东东早就不复存在了。

    最后,便出现了电影、电视剧里经常上演的那一幕,马军疯狂地伸出了一只胳膊,嚷嚷着要拿自己的身体当筹码,继续赌。

    赌场老板听了马军这么荒唐的要求,不但没有把这疯子轰出去,反而欣然同意了。

    于是乎,分针在表盘上还没走够半圈,马军就把自己身体上所有的部件一股脑地输给了赌场。

    没错,是所有的部件,连一根头发都没落下…

    当赌场老板威逼他去卖器官还债时,马军才彻底清醒过来,害怕了,屁滚尿流地跪在老板面前,希望对方能通知马力拿钱来赎他。

    正因如此,才有了刚刚赌场派人让马力拿钱赎人的一幕。

    火火:求收藏,求推荐,抱拳…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