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四四、一怒拔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81  更新时间:15-10-10 09: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在听了风一飞的那番话之后,那莽汉的火气本来已经消得差不多了,现在再一听这对夫妇居然说他猪脑袋,可就有点儿不大乐意了。

    ——想当年,不管怎么说,他也算得上是风云一时的人物呀,平常也蛮横惯了,只有他去辱骂别人的份儿,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

    所以,在听到这对夫妇居然对他出言不逊骂他是猪脑袋的时候,立刻暴跳起来,冲着那对中年夫妇大叫道:“喂,难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你的女儿不是白痴吗?如果我连你的宝贝女儿是不是白痴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我可就真的是个白痴了,哈哈哈……”

    他又得意地笑了起来,笑起来也是一脸的无耻。

    本来就要平息的一场口舌之争,就是因为他这一笑,又变成了不可开交的场面。

    双方又是剑拔弩张,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对谁也不大服气。

    ——这场战争看来是真的不可避免了。

    现在,风一飞可真是有点儿无可奈何了。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靠在门框上,不停地摇头,仿佛在道:“看来,我是管不了啦,干脆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们随便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反正我是管不了啦,只要不影响我的大喜日子就行了。”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卓不凡,意思是,你看怎么办?

    他相信,卓不凡一定有办法。

    他相信,卓不凡一定可以替他将事情处理好的。

    但卓不凡却是一脸的难色。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

    更何况,他只不过是个总管而已。

    他没有说话,因为他忽然扭过头去,盯着那个疯疯癫癫的丫头看了起来,脸上甚至还显现出了一种说不出的表情。

    那种表情简直让风一飞觉得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是真的摸不出头脑。

    风一飞跟卓不凡已经做了十几年的朋友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却从来没有见过卓不凡有过那种表情。

    而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就是因为没有见过,所以,才说不出来。

    难道他也已经看出来这一家三口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

    难道他已经看出来,这一家三口就是雷家派来行刺他的吗?

    还是他已经看出来……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卓不凡。

    可是,卓不凡却仍然失神地看着那疯癫的女子。

    仿佛在看着一个来自天堂的仙女,又仿佛看到了来自地域的魔鬼。

    风一飞刚想拍拍他的肩膀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没等他开口问呢,就听见那莽汉在身后冲着那中年妇女咆哮了起来,道:“哼,她就是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女疯子,要是有种的话,你就叫你的疯丫头再吐一下看看,这一次,如果她还是能吐到我的脸上的话,那么,我便承认我是猪脑袋,是我自己犯贱,让她朝我脸上吐的。如果不行的话……”

    说到这里,他忽然冷笑了一下,道,“那你们就得向我赔礼道歉,否则,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叫吃不完兜着走了。”

    人们一听更乐了,觉得这场戏真是越来越好看了,越来越有看头了。

    那中年妇女看了看他,满脸的不屑,甚至还得意地笑了起来。

    她转过身去,拉了拉那疯女儿的手,一副爱怜的样子,就像是哄小孩子似的,道:“我的宝贝女儿红艳艳呀,你知道吗,刚才你把痰吐到了人家的脸上,这确实是你的不对,为娘的本应该责怪你才对,可是,现在为娘绝对不会责怪你了,因为人家那是真的犯贱,非要让你当他的脑袋当成痰盂儿让你再吐一次,既然人家这么贱非要你吐呢,那你就好好地吐,为娘的不但不责怪你,而且,如果你吐的好的话,为娘的就给我的宝贝女儿红艳艳再去买一身花衣裳,就跟新娘子穿的一样,你说好不好?这次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吐好了,不过,你一定要看准了,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好人,可是呢,只有他一个人是坏人,现在,你一定要牢牢记住他这张坏人的脸,到时候,一定要吐到他的脸上,千万可别再吐偏了。”

    那疯女子虽然疯疯癫癫的,可是,娘的这番话她却像听明白了。

    只见她把头一偏,注视着莽汉,就像是在注视着一只痰盂。

    而那莽汉在和她的眼神相接触的时候,胃里忽然感泛起一阵恶心,忿忿地道:“看什么看?还不吐?”

    那中年男人也温柔地如母亲,抚摸着女儿的头,一脸的爱怜道:“我的宝贝女儿红艳艳呀,你看他这副猪脑袋多讨厌呀,所以呢,你这一次可千万不要再吐错了,既然人家非说你是个疯子,说你是个白痴,那你就像他证明一下,我们的宝贝女儿红艳艳,既不是疯子,也不是白痴,他自己才是个疯子白痴而已,好啦,吐吧。”

    这个“吧”字刚落,只听见“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就从那疯女子的口中喷涌而出,化作一道利箭径直射向那莽汉。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乱躲乱避的骚乱。

    尽管他们明知道疯癫女子的这口痰是冲着那莽汉吐过去的,可还是纷纷地躲避,惟恐这口痰猛然一偏,又吐到了自己的身上。

    因为谁也无法预料这口痰能否真的吐到那莽汉身上,而不波及自己。

    那莽汉早就做了准备。

    他有把握躲开这一口痰。

    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再像刚才那样倒霉了。

    他虽然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却没有料到这个女子的痰居然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猛。

    等到一道白光朝着自己飞快地射过来的时候,知道这女子已经开始发动了攻击,所以,慌忙躲避。

    可是,无论他的身法多么快,无论他的姿势灵活,那口痰却又偏偏不偏不斜地吐到了他的身上。

    只听得“啪”的一下,那口痰又是正中他的眉心处,跟神射手似的。

    简直有点儿不可思议。

    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的人几乎都在这一瞬间愣住了。

    甚至连风一飞都有点儿愣住了,不知道她这究竟是什么武功。

    虽然仅仅是一口痰,可是,那气势却颇有当年的小李飞刀例无虚发的风范呢。

    他相信,如果刚才她发出来的不是一口痰,而是一枚暗器的话,那么,此刻的莽汉可能已经变成了死人。

    就在风一飞猛然一怔之际,只见两道白光只奔他的双肋。

    而这道白光绝对不是那女子吐错位置的痰。

    然后,就见那对中年夫妇的目光中忽然凶光一现,手中便忽然多了一对匕首。

    碧森森的匕首,在早晨的阳光下的反射下散发着绿幽幽的光,犹如寒夜中伏在暗处等着择人而噬的野兽。

    很明显的是,上面涂满了剧毒。

    两个人,四把匕首,犹如四道闪电般地朝着风一飞迅猛袭来。

    一前一后,又快又狠。

    风一飞只感觉被一团白光所包围。

    他们的这一击,即使刺不中风的要害部位,恐怕他也得死。

    因为这本就是两对见血封喉的匕首。

    ——鸳鸯双飞夺命匕。

    此刻,风一飞全无防备。

    虽然他刚才就已经对这一家三口产生了怀疑,却没料到他们发动攻击的时间居然这么快。

    而此刻,他和这一家三口的距离又是最近的。

    他几乎就是和他们紧紧贴着,犹如摆放道砧板上的鱼肉等着人家来斩。

    更何况,出手的不但是这对中年夫妇,那疯癫女子突然也发动了攻击。

    她的口中发出了夺命的暗器。

    所以,即使风一飞能够躲得过那对中年夫妇急刺而来的鸳鸯双飞夺命刀,却又如何躲得过那个疯疯癫女子口中喷射而出的暗器呢。

    这个女子打暗器的手法完全跟她吐痰的手法相同,都是例无虚发的。

    四柄碧森森的匕首,朝着他全身的要害袭来。

    那女子自口中喷涌而出的暗器,也直逼他后脑勺的玉枕穴。

    他已经可以感觉到匕首上的寒气。

    他想,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