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四三、还是朋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66  更新时间:15-10-09 08:5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看他的这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大家原本以为他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呢,却没想到他居然也说出这么一些蛮不讲理的混帐话来。

    大家更乐了。

    碰到这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一家子,真不知道是那莽汉的运气,还是那莽汉的晦气,都暗暗地道:“莽汉你就节哀顺便吧。”

    众人暗暗发笑。

    那疯癫的女子吐了这莽汉一脸的浓痰之后,不但没有意识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反而还觉得很有成就感,觉得很开心似的。她甚至还认为这种游戏简直比那个新郎倌身上的喜服还有意思,所以,满脸兴奋之色地看了看那个正一脸怒容的莽汉,嘻嘻笑着个不停。一边笑,还不停地朝着他做鬼脸,吐舌头,擤鼻涕,将手放在耳朵两边不停地呼扇着,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那中年女人又掏出手绢,无限爱意地为女儿擦了擦拖下来的鼻涕,不停地摇头,不停地唉声叹气,也不知道究竟在为什么而叹气。

    而那个疯癫女子仿佛也觉得很感动似的,张口又脆生生地对她叫了一声“爹”。

    那中年女人看着她苦笑了一下,脸上的皱纹虽然略微舒展了一些,却又隐藏着更深的阴霾,嘴角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似的,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拍了拍了她的头,柔声道:“女儿乖。”

    遇见这个场面,风一飞觉得自己不能不出来说些什么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却见卓不凡忽然从他的身后走了过来,冲着闹哄哄的人群拱了拱手,厉声道:“各位,今天是我家公子的大喜之日,如果各位是来道喜的,那么,风府欢迎,我替我们家公子谢谢大家了,可是,如果各位是来诚心捣乱的,那么,对不起,请便吧。”

    这话说得真是既体面又不失威严,软中带着韧性,让人不得不信服。

    众人一想也对,这是人家大喜的日子,你说你们这一家子却在这里捣什么乱,你们这算是什么意思呀。

    哦,我们在这里跟着瞎起哄,又算是什么意思。

    众人拿好领来的馒头和烧酒,带着意犹未尽的样子,纷纷散去,低声又再低估着什么。

    风一飞看了看卓不凡,冲着他赞许似的地点了点头,宛然一笑。

    他刚想离开,到里面去招呼比较熟识的朋友,就见刚才那个受了侮辱的莽汉却突然从后面叫住了他,一脸的怒色,大声道:“新郎慢走。”

    他这么一叫,那些原本想离开的人群也都跟着停了下来,想看看他要干什么。

    甚至连那一家三口也在看着他要耍什么花招。

    风一飞先是一怔,随即转过身来,看着他,微微一笑,朗声道:“哦,这位朋友,请问还有何指教?”

    那莽汉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大声道:“新郎倌,想必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那就请你给评个理,毕竟,这是在风府里发生的事,你得给个说法,要不然的话,今天我还就不走了呢。”

    这人一脸的蛮横凶狠之色。

    风一飞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雷家派来故意挑衅的高手,却知道来者一定不善。所以,暗暗地向卓不凡施了个颜色,示意他做好被及时反击的准备,便信步走到莽汉的面前。

    卓不凡会意,虽然脸上不动声色,手却紧紧地握着放在袖子里的那柄轻轻的,薄薄的短刀上。

    风一飞冲着那莽汉拱了拱手,朗声道:“这位朋友,今天到这里来的,也都算是我风一飞的朋友,刚才是这位小妹妹一时疏忽,对你多有冒犯之处,就请你看在我的薄面上,不要再跟她不要跟她计较了,好不好?”

    莽汉仿佛有点儿不大想给他面子。

    他冷冷地看了风一飞一眼,狠狠地“哼”了一下,冲着地面猛地吐了一口唾沫,忿忿地道:“你放心吧,我当然不会跟一个疯子计较什么的,可刚才他们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你说他们那还算是人话吗,他们简直就是仗着自己有病,不把别人当人看,这口气我无论如何是咽不下的。”

    他这话极具羞辱性和挑衅性,恐怕就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听了也一定会生气的,更何况是一对脾气看起来不怎么好的夫妇呢。

    而事实果然如此。

    一听他所说的这番混帐话,那中年妇女第一个就跳了起来。

    她一手拉着那个疯疯癫癫的女儿,一只指着那莽汉的鼻子,忽然撒起泼来,大叫道:“你这个臭乌鸦嘴,你居然敢说我的女儿是个疯子,那你说,她到底疯在了哪里,你说,你说呀,今天你要是不说出来个横竖来,老妇人我今天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跟你讲出个黑白来,哪有你这么糟践人的,哼,我看你就是一个专捡软柿子捏的混账东西,你是不是看我们好欺负呀?”

    那中年男人也立刻跳出来在一旁帮腔。

    他暴怒起来的样子一点儿也不输他老婆,几乎都要把他那又黑又粗的手指头戳到了那莽汉的鼻子上,骂骂咧咧地道:“对,对,今天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就休想离开这里,你是个什么东西呀,居然敢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他几乎是一副要吃人的架势。

    风一飞仿佛也觉得刚才那莽汉说话有点儿过激,有点儿不像话。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一个姑娘家的,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疯疯癫癫,可是,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又怎么能当着人家父母的面这么说这些话呢。这个俗话说的好呀,当着瘸子不说短话,你这么当面挖苦人家,也难怪人家会生这么大的气了。

    想到这里,他从台阶上走了下来,径直走到这两对冤家的中间,冲着他们一抱拳,朗声道:“各位请息怒,请听我风某人说一句好不好?今天,今天是风某人的大喜日子,各位能够光临风府,风某人不胜感激。俗话说,朋友是福,大家各自退让一步,哈哈一笑,今天的事情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好不好?”

    说到这里,他握了握那莽汉和那中年男人的手,接着道,“我看不如这样吧,咱们都到里面坐下,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在下呢,已经吩咐下人在里面备好了一桌水酒,就让在下当个和事佬,请众位就不要再为这点儿小事计较了,好不好?里边请。”

    说着,把手一摆,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儿做作的成分,一副真心想帮他们双方和解的样子。

    那对中年夫妇见风一飞如此说,怒气稍微平息了一下,脸色也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便转过身来对那莽汉道:“好,今天就看在风公子的面子上,暂且放过你一次,要不然的话嘛……哼,你最好给我记住了,下次再跟人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想好了再说,别再猪脑袋一个,只徒嘴巴上快活,就不顾后果。”

    众人暗笑了一下,觉得这对中年夫妇也太厉害了一点儿,末了,末了,还不忘记再在嘴巴上占点儿便宜,骂人家那莽汉一个猪脑袋,就好像是他们的疯女儿真的是宝贝一个,容不得别人有什么半句微词似的。

    随即又想,这个时候,那莽汉一定心服口服了,暗暗地道“:好,好,好,我这次算是吸取教训了,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吗,以后你们就是把尿撒到了我的嘴里,我也只好拿嘴接着,一边接还一边称赞,不错,不错,就跟他妈汾酒似的,这下你们开心了吧。看来我今天真是猪脑袋遇到杀猪的,只好自认倒霉了。”

    可事实上,那莽汉并不是真的是这么想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