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三五、风雷汇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904  更新时间:15-09-25 09:2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九月十五。风波里。

    对风波里来说,九月十五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风波里的集市,也是风波里一年一次的传统庙会。

    更重要的是,这一天还是镇上的首富风府大喜的日子。

    风府风翠山风老爷子的独子要在这一天娶媳妇。

    风老爷子风翠山在一个月前就公布消息说,在九月十五他儿子成亲的这一天,方圆数十里所有的乡亲——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可以到风府来领取二十个白面馒头和一斤烧酒。

    这是因为他的儿子今年刚满二十岁,所以,每个人二十个白面馒头,祝贺儿子在这二十岁这一年里,平平安安,像馒头一样白白胖胖。至于说那一斤烧酒的意思嘛,则是说,他的儿子将在接下来的这一年里,犹如烧酒一般,后劲儿十足,轰轰烈烈,一飞冲天。

    他的儿子叫风一飞。

    风一飞一表人才,年少多金,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

    今天,新郎倌风一飞很兴奋。

    他在大厅里来回穿梭着,殷勤地招呼着熟悉的,或者是陌生的朋友。

    在这些所谓的亲朋好友当中,虽然不乏一些前来蹭吃蹭喝的帮工闲汉,可他仍然招呼得很周到。

    在这些前来向他道喜的人当中,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发生。

    但风一飞却一点儿也不担心。

    他知道,今天一定不会有意外发生的,因为他对卓不凡有绝对的信心。

    卓不凡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风府的总管。

    此刻,卓不凡正在风老爷的房子里,等候风老爷子的指示。

    风老爷子半年前大病一场,虽然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仍然显得还很虚弱。

    旁边的炉子上的药罐汩汩地冒着热气。

    他的脸色虽然还有有点儿憔悴,可仍然很高兴。

    二十多年来,他是第二次那么高兴。

    ——第一次是儿子出生的那天。

    此刻,他正半躺在一张卧榻上,喝着卓不凡刚刚递过来的一杯酒。

    床是方圆数百里最舒服的床,酒是方圆数百里最好的酒,而卓不凡就坐在他的旁边,尊敬地看着他,就像是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们虽然只是主仆的关系,可他们之间却又比简简单单的主仆关系又多了一层更加亲密的关系。

    卓不凡是风一飞平生最好的朋友,所以,在风老爷子的眼里,卓不凡更像是自己的儿子,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总管。

    卓不凡再次斟满酒杯,笑道:“恭喜老爷。”

    风老爷子虽然被半年前的那场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堪,整天愁眉苦脸的,可是,今天他却已经笑得只见眉毛不见眼睛了。

    他接过卓不凡递过来的那杯酒,举到嘴边,用嘴唇微微沾了一下,笑道:“不凡,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跟飞儿是好朋友,也就相当于我的半个儿子,你知道的,我行四,私底下你就叫我四叔好了。”

    卓不凡拱了拱腰,笑道:“是,四叔。”

    风老爷子细细地抿了一口,看着同样满面春风的卓不凡,道:“怎么样?外边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卓不凡点了点头,道:“是的,四叔,一切都准备好了,绝对不会出错。”

    风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沉声道:“不凡,这些天来,真的有劳你了,这半年来,我抱病在床,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你张罗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相信风府早就撑不下去了。甚至是今天这种日子,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相信我都无法等到这一天了,我在这里替飞儿谢谢你了。”

    说到这里,他在床上向卓不凡躬了躬身。

    卓不凡赶紧将他扶好,微微一笑,道:“四叔,你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嘛,我就是您的儿子,况且,一飞又是我最好的朋友,为最好的朋友办事,没有什么劳不劳累的,你这么客气只会让我觉得不安。”

    风老爷子的眼睛有点儿湿润了,道:“不凡,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飞儿能够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真替他高兴。”

    说到这里,将酒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一不小心,将旁边的那盆花撞翻了,然后,摇晃着身体,将花努力扶好,道:“不凡,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你还是到外面照应一下吧,记住,雷家的人不可不防。”

    卓不凡看了看那盆花。

    原来,这几天一直忙着风一飞的婚事,忘记了给花浇水,都已经枯萎了。

    他将那盆已经枯萎的花放到桌子底下,然后,将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带来的那束从温房里采摘的百合插在里面。

    忙完了,便朝着风老爷子拱了拱手,道:“好,那我就出去看看,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四叔派人去叫我。”

    说完,走出来了风老爷子的房间。

    刚一走出了风老爷子的房间,卓不凡就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似的。

    他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机警而沉稳,就像是一匹在雪地上行走的狼,在寻找食物的同时,也在防止着被人捕作事物。

    他脸上的表情更是凝重而谨慎。

    此刻,整个风府里虽然满是欢喜之色,可是,他的心里很沉重。

    就像是已经挑负起一副最沉重的担子。

    而在这副担子上,则挑负着的是风家一百八十三条人命。

    他知道,今天,已经斗了很多年的雷家,一定会来挑衅滋事的,说不定今天就是风雷二家相会决一死斗的日子,所以,他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迎接各种挑战,绝对不能出什么乱子。

    况且,风一飞是他这一生之中最好的朋友。

    他决不能让风一飞在他大喜的日子里出了什么乱子。

    对于可能出现的种种不测,卓不凡已经做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

    而卓不凡到底是如何部署和安排的,风一飞,风老爷子不知道。

    甚至连卓不凡他自己也不知道。

    至少,他到目前还不知道。

    可是,他却好像对这个未知的部署和安排很满意。

    他相信,风老爷子也会满意的。

    因为未知,所以,才更安全。

    因为未知,所以,雷家才不会对他这个未知的部署和安排有任何有准备的挑衅。

    雷家绝对不会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的。

    主持大局的卓不凡已经完全没了当初在风老爷子面前那种恭敬和和谦的样子,在他的脸上写满了坚毅,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

    既然现在风老爷子已经将风家的大小事物都让他主持,那么,他就应该拿出能够主持大局的样子来。

    现在,风老爷子既然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风一飞把他当成了自己最信任的朋友,那他就一定拿出一个好儿子和好朋友的气魄来。

    所以,他一定不能出错,哪怕一小步,都是不可原谅的。

    因为只要走错了一步,就要用风家一百八十三条人命来偿。

    他绝对不能让风一飞的血来染红他的洞房。

    卓不凡站在大厅的椅子之后,沉着脸,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一盏茶的工夫之后,突见一个全身劲装的人走了进来,贴在他的耳边,低声道:“雷家的人来了。”

    卓不凡眉毛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又舒展开来,道:“来了多少人?”

    那人道:“只有四个。不过……”

    卓不凡道:“怎么?”

    那人道:“还有一辆马车,我们无法揣测,马车上的人是敌是友。”

    卓不凡挥了挥手,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那人走后,卓不凡的心情又突然沉重起来。

    但那决不是因为恐惧。

    他知道,雷家表面上虽然只来了四个人,但在那些成千上百的前来向风一飞道喜的人当中,不知又有多少是雷家邀来的高手。

    况且,既然这四个人敢在风府里故意露出自己的身份,那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又或者说,这四个人露出自己身份的人只是雷家的一个幌子而已,是故意用来混淆他们的视听的。

    而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高手则可以在他们还没有完全拿定主意的时候,对他们进行致命的一击。

    而这一击,绝对会让风家没有反击的能力。

    至于说那辆马车……

    想到这里,卓不凡的额头上微微沁出了一层细汗。

    他的手渐渐用力,檀木的椅子立刻被他捏出来五道深深的指痕。

    他实在有点儿紧张,可是,这个时候,他又绝对不能紧张。

    卓不凡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计划会失败,可现在,他却有点儿紧张了。

    他自己已经没了当初的那种信心。

    他实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劝阻风老爷子发布的那则通告。

    如果没有那则通告的话,今天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了。

    可是,他又无法劝阻风老爷子。

    在儿子大喜的这一天让别人也来热闹热闹是所有有钱人的脾气。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约定的时候,可是,他所想要的那些消息却还没有传到。

    而这个消息关系着他对全局的掌控。

    能够一举粉碎雷家的突袭与否,也全在一刻了。

    可是,全局最关键的一刻却偏偏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消息。

    他确实有点儿紧张。

    这一役,雷家会邀请江湖中的高手前来助阵,卓不凡当然也会。

    尽管他所邀请的那个最关键的人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但是,对于他邀请的那个人,他却有绝对的把握。

    他相信,那个人一定都会来的。

    只要那个人一来,那么,风家就已经完全掌控了全局。

    想到这里,卓不凡才稍微有些宽心。

    他站起来,开始在大厅里不停地踱着方步,双手拢在宽大的衣袖里,一圈又一圈,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其实,这只是他的习惯而已。

    因为只有这样踱着方步的时候,卓不凡才会觉得思路会变得更加敏捷和清晰,才会更加开阔和细密。

    可是,走着,走着,突然间,他却又站住了。

    他就像是突然僵住了似的,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然后,像是忽然漏掉了什么最关键的地方似的。

    他猛然一拍脑袋,惊叫了一声,道:“哎呀,不好,四叔他……”

    想到这里,卓不凡立刻像只离弦的箭,急速地朝着风老爷子的房间飞奔去。

    众所周知的是,风老爷子已经在床上躺了很多年了。

    这么半年来的病痛,已经让他浑身的功力尽失。

    如果雷家的人这个时候趁机加害于他的话,那么,恐怕……

    卓不凡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大厅与风老爷子的房间仅仅隔了一栋小楼。

    而之间又有一条秘密通道。

    这条秘密通道就是为了能够在出什么意外的时候,能够在最短的时间赶到风老爷子的房间的。

    卓不凡闪身进了秘密通道,然后,转眼间就到了风老爷子的房前。

    来到风老爷子房门口的时候,卓不凡屏住呼吸。

    他的手心因为太过于紧张已经沁出了满手的湿汗。

    他屏住呼吸,轻轻地敲门,啪!啪!啪!

    里面声息全无。死一般的宁静,仿佛是一个空房间。

    这个时候,卓不凡甚至连脊背上也开始在不停地冒汗,冒冷汗。

    他稍微一用力,将风老爷子的门推开。

    然后,他就长长地吁了口气,谢天谢地,风老爷子依然好端端地侧躺在床上,没发生什么意外。

    看到卓不凡突然去而复返,风老爷子似乎吃了一惊,还以为外面发生了什么意外似的,赶紧道:“不凡,怎么了?”

    卓不凡摇了摇头,尽量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免得他更担心,便道:“哦,没,没什么,外面的一切都很正常,四叔,我过来只是想跟您说,雷家一共来了四个人,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就请你放心好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