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三四、风波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76  更新时间:15-09-24 10:1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听到自己的声音,李存孝自己也觉得奇怪。

    他那原本冰冷,生硬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起来,变得这么空灵,这么清净,甚至是这么得陌生。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大相信,这么柔和,这么轻灵的声音,居然就是那个被人称作冷酷无情的索命青衣发出来的。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李存孝忍不住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长孙无垢却又忽然笑了笑,犹如空气中飘落的那些温煦柔和的阳光,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缓缓地道:“哦,不,我睡着了,几年来,我第一次睡得这么香,这么舒服,就好像是睡在三月的阳光里一样,我甚至还做了个梦,一个美丽的梦,我梦见自己正在春天的花园里漫步,无数的花朵簇拥在我周围,然后,无数的小鸟把我轻轻地扶上那阳光普照的阳台,在那儿有很多绛青色的,雕刻着美丽花纹的柱子,和流水般清脆的音乐……”

    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无限的憧憬,就像是蜷窝在佛灯之下仰望着佛祖那无边宽广的胸襟。

    然后,她又慢慢地抬起头,凝望着李存孝,双眼中甚至还带着种说不出的慵懒,和说不出的柔情。

    而在那些缱绻的神情中分明还泄露着某种深意。

    在和李存孝对视的这短短的一瞬间里,她的表情忽然也变得生动起来。

    在如此柔和,如此空灵,如此复杂的眼神中甚至还充满了爱怜,仿佛对眼前的这个人怎么也看不够,仿佛想永远把眼神留在这个人的脸上。

    可是,也仅仅是在短短的一瞬间里,李存孝就赶紧把目光转移开了,复杂地望着窗外满天的秋意。

    外面依然是萧瑟的秋天。

    萧瑟的秋天里依然是没有生机的原野。

    原野中依然有一棵孤零零的胡杨,树上有片枯叶自枝尖飘然而落,慢慢的,缓缓的,落在了李存孝的面前。

    李存孝依然是满脸的绝望。

    ——悲伤而冷漠的索命青衣。

    破旧的马车缓缓而行。

    仍然有无数的灰尘被颠簸不止的车轮扬起,又被远远地遗弃在马车的后面,飘然地落下。

    李存孝似有所感,暗道:“那些没有生命的尘土多好呀,它们扬起,落下,没有约束,没有沉重的使命感,虽然不免要在不同的地方飘落下来,可是,却不会有莫名的忧伤,也不会有漂泊的悲凉。”

    想到这里,他忽然叹了口气,喃喃地道:“那么,我的归宿又在什么地方……”

    长孙无垢似乎听到了他的犹如呻吟般的呢喃,看了看他,又将抬起的头重新依偎在他的肩上,轻声道:“你累了吗?”

    李存孝无语,却忍不住点了点头。

    他自己似乎也觉得很奇怪,他怎么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呢?

    尽管他的这番话并不是对长孙无垢讲的,可是,他却又隐隐地希望,长孙无垢能够听懂他的话,能够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此刻,在经历了无数的背叛和长途的漂泊之后,长孙无垢似乎已经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安慰和寄托。

    而每一次在看到长孙无垢的时候,总是能使他感到内心的无限平静,而那些随之而来的心痛也会被她那柔和的目光抚平。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在看着长孙无垢的时候,又一次想起白姬绾,想起了那个一身浅紫色长裙的倩影站在樱花树下,冲着她吧嗒着长长的眼睫毛。

    虽然长孙无垢和白姬绾长得很像,虽然他已经经历了一次惨痛的背叛,可他的心里却还仍然牵挂着白姬绾。

    他最终还是无法忘记白姬绾。

    毕竟,白姬绾曾经带给过他一段难忘的时光。

    李存孝的右手仍然紧紧地握着斜插在腰间的那柄黑色的铁剑,苍白的手上依然有苍蓝色的脉络暴起。

    可是,他的左手却突然动了动,然后,将自己散落在长孙无垢额头上的那一缕长发轻轻地拨到一边。

    他似乎是想将身边的这个女人看得更清楚一些。

    而此时,窗外那些深秋无力的阳光正好从车顶上的缝隙里露进来一些,斜斜地洒落在她的脸上。

    说实在的,这的确是一张美丽的面孔。

    这张面孔甚至比白姬绾的还要美丽,美得几乎没有一点儿瑕疵。

    可是,为什么每次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他还要想起白姬绾?

    李存孝忽然拍了拍长孙无垢的肩膀,像是在跟她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累了,就好好地睡一觉吧,反正,路还远着呢。”

    然后,车夫使劲地抽了一鞭子,噼啪……

    清脆的鞭响在深秋干燥的空气里显得特别的响。

    车虽然是破车,马虽然是瘦马,可替他们赶车的车夫却一点儿也不破,一点儿也不瘦。

    这是一个衣冠楚楚的世家公子。

    虽然言行举止之间都带着无尽的骄傲,可是,在替他们赶车的时候,脸上却又带着无尽的恭敬。

    这么一辆破车,这么一匹瘦马,可为什么偏偏要找这么一个又骄傲,又带着些世家子弟脾气的车夫?

    这个车夫究竟是谁?

    他为何甘心情愿地替李存孝赶车?

    他究竟怀有何种目的?

    这个问题大概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可是,他们每个人却又不愿意说破,坐车的似乎已经睡着了,赶车的似乎也快睡着了。

    破车,瘦马,缓缓地走着。

    那世家公子模样的车夫似乎也累了,一路上都低垂着脑袋,偶尔才抬起鞭子抽一下。

    瘦马吃痛,猛然加速。

    破车颠簸得更厉害了,扬起一阵很大的沙尘。

    铺天盖地的,遮住了整个深秋的颜色。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车轮才开始慢下来,停下来。

    长孙无垢的声音车厢里传出来:“这是哪儿?”

    车夫道:“风波里。”

    长孙无垢道:“为什么停下?”

    车夫道:“前面有很多人。”

    长孙无垢道:“在干什么?”

    车夫道:“成亲。今天是风翠山老爷子的独子风一飞大喜的日子。”

    “我们去喝杯喜酒好不好?”车夫却没答话,因为他知道,这话是长孙无垢对李存孝说的。

    李存孝的声音已经慵懒,道:“只怕这杯喜酒,没那么好喝。”

    长孙无垢道:“为什么?”

    车夫却答道:“因为今天的风波里小镇上,来了很多江湖人。”

    长孙无垢道:“风翠山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他的儿子娶媳妇,当然会有江湖人来捧场了。”

    车夫道:“可是,这些来到镇上的江湖人,却有很多不是来捧场的。”

    长孙无垢道:“难道还有来闹事的。”

    车夫道:“闹事的也不是太多,一家子足以。”

    长孙无垢有点儿生气:“你这人怎么这样幸灾乐祸。以后等你娶媳妇儿的时候我们也一定去闹事。”

    车夫却笑道:“幸好我不打算成亲。”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