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二二、论剑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93  更新时间:15-09-07 08: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尚天香推开房门,走进窗前的那座大大的花园。

    花园里的旖旎景色让人们觉得,春天离得已经不是很远。

    风吹着,虫鸣着,蓓蕾绽放开来的时候所发出来的“沙沙”的声。

    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歌唱着秋天的黎明。

    花朵们吐露着各种各样的芬芳,伸展着姿态万千的花瓣。

    空气中的云层仿佛也已经变成了一条奇妙的长河。

    每天早晨,尚天香都要在这座园子里练剑。

    在这种环境里练剑,似乎有种特别的享受,剑术进展的也格外顺利。

    每次出手,便可达到预定的目标。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尚天香好像怎么也进不了状态。

    第一次出手,就将一朵花的花瓣刺破了。

    尚天香强打精神,懊恼地刺出了第二剑。

    剑过处,第二片的花瓣又被疏然刺破,花蕊中的露珠沾满剑锋。

    刷,刷,刷……

    尚天香一气之下,一连刺了九剑。

    可是,九剑下来,剑尖上仍然没有一滴完整的露珠。

    气急败坏之下,尚天香方寸已乱,愤然将手中的长剑猛然抖了一抖。

    她挽了一个剑花,刚想刺出这第十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从花香的氤氲中飘了过来。

    这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充满了天真和童趣:“哎呀,别着急嘛,剑呢,就像人一样,是有生命的,练剑的时候,就跟与人相处一样,讲究的是人剑合一,人和剑要学会沟通,如果你非要跟它斗气的话,那么,它也会一赌气不听的你使唤的。”

    这几句话说得虽然漫不经心,可是,却句句点中要害。

    尚天香先是一愣,随即大吃一惊。

    她四处看了一下,想查看说话的人。

    可是,却连一个鬼影也没看到,不由大怒。

    她将手中的长剑猛然一抖,做出攻击之势,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声呵斥道:“何方神圣,还不快点儿现身,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个声音仿佛还笑了一下,犹如花粉从蕊中坠落,落到叶子上的“沙沙沙”声,道:“你也别管我是谁,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不是坏人就行了,我是看心浮气躁的,老也练不成剑,所以,就好心好意地给你指点一下,却没想到你这姐姐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冲这人家发这么大的火,哼,真是好心没好报,不理你了,不过呢,如果你还这样心浮气躁下去的话,我看你今天一天也休想把花瓣里的露珠取出来。”

    尚天香侧耳细听了一下,使出闻声辨位的内功,竟然也分辨不出这个奇怪的声音究竟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不由大惊。

    这一惊非同小可,暗道:“来人的武功如此的高深莫测,看来决不是泛泛之辈,得小心提防才是。”

    想到这里,她又不由地紧张起来,将手中剑紧紧地握住。

    手心都已经攥出了汗,喊的声音也就更大了。

    她指着自认为来人可能藏身的地方大喊道:“究竟是何方妖魔鬼怪,别再装神弄鬼了,赶紧给我滚出来。”

    那个声音又“呵呵”笑了起来,道:“哎呀,你这个人真好玩,如果我真的是什么妖魔鬼怪的话,那你这个时候恐怕也已经变成死人了。真是的。哎呀,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害你的,我呢,只是偶尔地路过此地,看你使剑的路数有些不对,便忍不住说了出来,没想到吓你一大跳,真是不好意思呀。哦,是我不对,姐姐别生气了好不好?”

    尚天香听了这么一会儿,觉得跟她说话的这人确实没有什么歹意,才稍微宽了宽心,一颗悬着的心才微微镇静了一些。

    她冷笑了一下,暗道:“听声音,像是个女人,年龄好像不大,原来,是个小丫头片子在这里装神弄鬼呀,哼,话说得挺好,却迟迟不敢现身,装什么武林高手,今天一定要打出你的原形不可。”

    想到这里,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又听到那声音叹了口气,接着道:“唉,如果你真的以为我是坏人,而觉得紧张,害怕的话,那我不说就是了,那就这样吧,你呢,接着练,要是再不抓紧时间的话,再过一会儿,露水可都要干了。”

    听到这话,尚天香那颗一直紧绷着的心稍微宽了一下。

    她以为刚才那个躲在暗处偷看的人已经走了。

    她很想追上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可以看穿她的心思,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向朝何处追。

    ——她到现在连人家在哪里藏身的地方都不知道,怎么追呀。

    再者说了,即使追上了又怎么样呢。

    就凭刚才她所露的这一手藏形不露位的绝顶轻功,即使追上了估计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真是又急又气,便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剑上,猛然一抬手,一剑刺出。

    可是,这一剑仍然只是刺破花瓣,取不到露珠。

    不料,那个声音又在角落里响了起来,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连连叹气道:“哎呀,都叫你不要心浮气躁了,你就是不听,照这个方式你就是再练一年,也休想练成绝顶高手,真是急死人了,好啦,不说啦,不说啦,省得你又紧张兮兮的。”

    尚天香这下总算是听清楚了那人藏身的位置了。

    ——声音是来自花园角落里的那棵柳树上。

    这棵柳树,高大,粗壮,枝繁叶茂,即使是在秋天,叶子仍然不落,支棱棱的枝桠伸向苍蓝色苍穹,正好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在确定了来人的藏身之处之后,尚天香便冷笑了一下,手中的长剑忽然挥出,平空翻了一翻,身轻如燕,朝着那棵大树急掠而去。

    手中的长剑如一条匹练般刺了过去,凌厉逼人,剑光人影,在清晨柔和的阳光下交织成一道旋风,朝着柳树铺天盖地而去。

    为了显摆威风以壮声势,她在即将刺中目标的时候,甚至还大喊了一声,道:“看这一剑怎么样?!”

    这一剑确实不错,又快又稳。

    凌厉的剑锋过处,满树的枝桠和叶子纷纷扑落下来,交错着在半空里打着旋儿。

    可是,那人却不是枝桠和树叶,看见你的剑飘了过来,还会等在那里等着你来刺。

    等到剑势达到顶峰的时候,她才忽然意识道自己忽然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自己虽然发现了那人就藏身在这颗参天的柳树上,可是,却不知道具体藏在哪个位置。这积蓄了所有的一剑加入找不道目标而刺空的话,那么,她不仅伤不到对方,甚至还很可能被对方所偷袭。”

    想到这里,便赶紧剑收回,否则,她不仅性命不保,这一剑还很可能会钉在树身上,悬在那里。

    一剑之势既去,尚天香只好轻飘飘地坠落在地上。

    见尚天香半路收回剑势,落回地面,那个声音却又忽然叫了起来,大声道:“哎呀,不行不行,还是不行,看来你还是没有把心平静下来,你这一剑刺得太偏了,你看,我明明就在这里,你怎么偏偏刺向那里他呀,即使是隔山打牛也不是这样打的呀。”

    尚天香大怒。

    刚想发动第二次攻势,那个声音却又叫道:“哎呀,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很想知道我究竟是谁,否则,是绝不会善罢甘休,也绝不会安下心来练剑的,我就让你看看,省得再心神不安的了。”

    话音刚落,在一阵清脆的铃声中,就见树上轻飘飘地跳下一个少女。

    满脸的笑嘻嘻。

    不知道是在嘲笑尚天香剑法不行,还是天生就是这样。

    这个少女一身的红衣红裙,唇齿之间甚至还带着无限的稚气。

    这还只是个尚未成人的小孩子。

    小孩子总是可爱的,特别是穿了一身紫色长裙的小女孩儿。

    她虽然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可在跟尚天香说话的时候,却偏偏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像是在学大人的模样。

    她还故意把声调拿捏得又高又粗的,一副老江湖的架势。

    她冲着尚天香像个老江湖那样,双手抱拳,朗声道:“你好,我叫娃娃,不过,我二爷爷却给我取了个奇怪的名字,叫做纱织。我非常不喜欢这个名字,纱织,纱织,不就是傻纸、傻子嘛。不过二爷爷坚持要叫我纱织,我也没办法。哦,对啦,我这次出来呢,是来找我大爷爷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