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二一、归云庄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01  更新时间:15-09-06 16: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在归云庄里,秋天是个平和的季节。

    艳阳高照,和煦的风吹动着满天的云彩,没有萧索与凋零的感觉。

    无处不在的惬意飘荡在每个角落。

    在这样的天气里,人的心情也会如天气般的爽朗,变得无尽的开阔。

    所以,尚天香很早就起了床。

    尚天香是归云庄的主人。而归云庄只是大光明城设置在江湖中传递消息,发布命令的三处庄园之一。

    两外的两庄分别是云海庄和落云庄。

    三个庄子呈“品”字之势,互为犄角,为大光明城挡风遮雨。

    尚天香披着肩衣,懒散地走到阳台上,推开窗户。

    浓浓的花香混合着早晨清新的空气迎面灌了进来,爽朗而馥郁。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感觉整个人都已被这漫天的花香和露水的芬芳给浸染了。

    花香来自窗前的那座小花园里。

    此时,虽然已经是深秋的季节,可花园里仍然有无数的花草吐露着芬芳。

    这个时候,太阳渐渐地跳上了红色的房顶,跃上了树梢,迎头当照,如牛奶般的柔和而无力,顺着房檐和树杈慢慢地流了下来,流过围墙,流过花园,流进房间里。

    房间里慢慢地亮了起来,渐渐的,渐渐的……

    犹如正在慢慢绽放开来的蓓蕾,散发着沁人的氤氲。

    这里是尚天香的卧室。

    尚天香的卧室和天底下所有的女人的卧室一样,干净,整洁,舒适,同时充满着一种无法说出的味道。

    这种味道中充满着阳光,充满着柔和,充满着诱惑。

    还不时地夹杂着一些梅雨的气息。

    归云庄虽然叫做庄,其实,不是庄,而是一座妓院。

    归云庄里有十八个江湖中最负盛名的妓女,尚天香却不是其中的一个。

    尚天香是归云庄的主人,也是这里最负盛名的那十八个妓女的主人。

    可是,她却偏偏不是妓女。

    如果你硬要把妓女的主人说成是妓女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就像李存孝说她是妓女而她并没有反驳一样。

    其实,她也不是不想反驳,而是不想反驳,也没必要反驳。

    能够做归云庄的妓女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就像大光明城随随便便的一个下人就可以使出一流的剑法一样。

    因为归云庄的妓女就像是大光明城的剑一样出名。

    对于尚天香来说,这是一个让她很意外的一天,也是一个让她终生难忘的一天。

    当尚天香一觉醒来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已经在天堂里或者地狱里。

    她至死都不敢相信,她的那一招“落剑无痕”居然没有穿透索命青衣的咽喉。

    而索命青衣的“摧城”居然没有索走她的命。

    他甚至都不屑对她使出“摧城”。

    是因为她是个女人,还是因为她还没有资格?

    她不知道。

    当李存孝的铁剑在她的脸前闪过,割下她的一缕青丝的时候,她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只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看到这么快的剑法。

    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奇怪的人。

    如果当时索命青衣真的想索走她的命的话,那么,此刻她一定不是站在阳台上赏花和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而是躺在灵堂的棺材里,等着无数的人前来祭奠。

    这使她想起了路仲谋。

    路仲谋用的也是剑。

    一把血红的剑。

    他是大光明城的最顶尖的剑客之一。

    大光明城名满江湖,剑法天下无双,其中最厉害的有三位。

    而路仲谋就是其中一位。

    虽然同是大光明城的人,但是,尚天香只见过路仲谋一面。

    而仅此一面,尚天香便记住了路仲谋这个人,记住了路仲谋的这把剑。

    这把被列入大光明城藏剑阁的剑。

    ——藏剑阁是大光明城历代剑术已经进入了神的地步的剑客的圣殿。

    在江湖中,尚天香的剑虽然不算太慢,她的那招“落剑无痕”甚至已经可以列入了一流高手的行列。

    但是,她却无法进入大光明城藏剑阁。

    她不服。

    所以,她才想亲手杀掉李存孝,用以证明自己已经有了进入大光明城藏剑阁的实力。

    但她还是失败了。

    败得简直一塌糊涂。

    索命青衣的剑比传说中的还要可怕,可怕得多。

    尚天香呆呆地站在阳台上,靠着栏杆,仿佛正在想着什么心事。

    仿佛是在想昨天刺杀索命青衣的事情,又仿佛是在想其他的事情。

    这个时候,秋日柔和的阳光正透过淡绿色的窗帘,投影在房间里棕色的地板上,折射着暗红色的光。

    而她的脸则映着窗帘上的花影,摇曳不定。

    她忽然转过身去,从墙上摘下一柄长剑。

    ——这是她昨天在刺杀索命青衣的时候所用的那把剑。

    剑身纯白,犹如冰山上的雪盐,在阳光下折射着冰峰般的颜色。

    它有个很美的名字,叫做“红颜”。

    “红颜”在手,“呛啷”一声长剑出鞘。

    尚天香纤细的手指无声而秀丽,从冰冷的剑锋上悄然滑过,犹如将身上的香纱轻轻褪去。

    这柄“红颜”,从未让她失望过。

    每一次“红颜”出鞘,都如倾城的美色误掉一个王朝。

    而那招要命的“落剑无痕”,也从未让它失望过。

    一个个高手就在她不轻易地弹指之间,纷纷落马。

    可是,昨天却让她经历了一次犹如刺痛般的失望。

    想到昨天所发生的那些噩梦般的场景的时候,尚天香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

    直到现在,她好像还不敢完全相信,她的那一剑“落剑无痕”,明明已经从索命青衣的咽喉上刺穿了过去,为什么他没有死呢?

    难道他是挣脱封印,从神壶里逃出的魔鬼?

    难道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杀不死的人?

    她不信,她真的不信。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