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二、伤逝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57  更新时间:15-08-11 08:4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女人已经不能再动了。

    她实在怕得要命。

    她结结巴巴地道:“你是人……我怎么……看……不见你?”

    那个声音似乎笑了一下,道:“看不见我,你还能杀了我吗?”

    话音刚落,原本已经倒下的李存孝却又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她微微笑着。

    不过,笑容里却充满了落寞和苍凉,甚至还带着一丝无奈。

    女人的嘴巴还在张着,像是一辈子也合不拢了。

    是震惊。

    她明明看见自己的红颜之剑已经刺中了李存孝的要害。

    ——她的那招“落剑无痕”甚至可以穿透任何人的要害部位而不留痕迹。

    自从出道以来,几乎没有人可以从她的剑下逃生的。

    可此刻明明已经被刺中要害的李存孝却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

    她仿佛还不大明白究竟错在哪里?

    是自己的剑刺错了位置,还是刺错了人?

    她还在出神,李存孝却已经笑了。

    笑得是那么得落寞,那么得苍凉,淡淡地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女人稍微清醒了一些,道:“你是索命青衣。”

    李存孝淡淡地道:“你知不知道,索命青衣一向都是向别人索命的,从来就没有人能够索走我的命。”

    他的话虽然是那么得柔和,可在她听来,却是那么得可怕,每一个字都仿佛一把刚刚淬火的刀,割着她的心。

    索命青衣确实只会索别人的命。

    一阵强烈的恐惧过后,她那原本已经僵硬的嘴巴忽然动了动,然后,用力地咬住嘴唇。

    渐渐地……她的眼中又开始慢慢地恢复了女人的魅力和高傲。

    她高昂着头,冷冷地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李存孝看了看对面这个女人,淡淡地道:“我只知道你是个女人。”

    他突然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眸子也变得冰冷和锋利起来,就像是夏日午后那些突然转变的天气。

    就像是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下起了雨,而且还是很大的雨,冷冷的雨,道:“索命青衣从来不索女人的命,你走吧。”

    那女人却没动。

    她还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怪人,又看了看插在他左肋上的那柄传说中的怪剑,突然笑了起来。

    她的笑就像是大雨过后突然出现的彩虹,道:“在这个世界上,女人也有很多种,可你知不知道,我是属于哪一种的,我就是属于那种专门陪男人上床的那一种,你要不要让我陪你上床?”

    这话说得大胆露骨至极,在别人听来,也一定无耻至极。

    可是,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但没有一点儿觉得不好意思的神情,反而露出满脸的得意之色。

    在她看来,仿佛陪男人上床是一件很光荣,很得意的事情似的。

    她的眼睛盯着李存孝,目光火辣而大胆,可口气中却充满了挑衅之意,道:“因为我是大光明城的女人。”

    说到这里,她还特意地强调了“大光明城”四个字。

    大光明城是座城,也是当今江湖中最厉害的门派。

    大光明城里的女人和剑一样,都是人间极品。

    据说,江湖中人,只要是男人,无不以能够跟大光明城的女人得一温存而自豪终生,只要是握剑的高手,无不以能以击败大光明城的剑为莫大的荣耀。大光明城里的剑客在出鞘的时候,就像是人间美色刚刚铺好的床,充满了热情和激情,当你沉浸于温柔之乡的时候,剑,就已经插进了你的胸膛。

    李存孝看了看眼前的女人,目光忽然锋利得就像是一把锥子,冷冷地道:“我不管你是哪里的女人,可是,假如你再不走的话,就一定是个死女人,我虽然不杀女人,可是,偶尔杀一两个不听话的女人,也不算是破戒的。”

    听到这话,那女人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

    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索命青衣的脾气她是有所耳闻的。

    但她仍然站在那里没动,看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怪人,看着这个人插在左肋上的传说中的怪剑,突然道:“既然我杀不了你,那就只好放弃了。只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很冒昧的请求,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剑?”

    李存孝看了看她,突然笑了一下,淡淡地道:“这个请求的确冒昧,因为要看我的剑,是要付出代价的。”

    女人也笑了。

    她在笑的时候,眼睛里忽然露出一丝犹如黎明前朝阳般柔和而暧昧的光。

    然后,她全身的衣服就像是树上的那些已经干枯的树叶一样,慢慢地滑落下来。

    一件,两件,三件……

    最后,她的身上就像是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站在李存孝面前,温柔地道:“你看,这个代价够吗?”

    李存孝笑了,笑得虽然还是那么得落寞。

    可是,却多了一丝温柔,就像是忽然被风吹皱的一湖春水,道:“够了。好,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话音刚落,女人就感觉自己左侧的那一缕头发慢慢地飘了下来,像一团黑色的雪,纷纷扬扬的,在秋风里飘散。

    但索命青衣的那柄黑色的铁剑依然插在他的左肋上,仿佛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那里,更没有拔出来过。

    他的手仍然握在剑柄上,一双苍白的手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蓝色的脉络。

    李存孝看着她的眼睛,目光淡定而平静,道:“看清楚了吗?还想再看看吗”

    女人开始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冷,还是因为太害怕,牙齿已经开始在不停地打颤,咯吱咯吱响个不停。

    然后,摇了摇头。

    李存孝笑道:“既然不想再看,那就赶紧走吧,这里太冷,以后不要随便在外面脱衣服,很容易受凉的。”

    这个时候,那女人也不知忽然从哪里来的勇气,弯腰将跌落在地上的那柄红颜之剑拣起,然后,就像是一片遇到了大风的云彩一样,一下子就被吹走了。

    秋风中只剩下她那充满了恶毒的诅咒声:“李存孝,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怪不得你最爱的女人会跟着你最信任的朋友私奔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原来你根本就是个不中用的软脚虾。”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