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一、索命青衣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42  更新时间:15-08-10 17: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已经是深秋。

    路两旁的叶子已经落尽,只剩下偶尔的一两片枯黄阔大的,仿佛生命殆尽的蝶,在渐冷的秋风里尽情地舞着。

    一片,两片,三片……

    没有人能够改变它们的方向,也没有人能够使它们在树干上多停留一会儿,只是一瞬间,便满目苍凉。

    最后一片孤独的叶子从枝头凋零,正好落在同样孤独的李存孝的身上。

    他忍不住抖动了一下,仿佛不堪这一片叶子的重负。

    他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支撑着自己,才没有使自己倒下去。

    他猛然停住脚步。

    等落在他肩上的那片叶子顺着黑色的衣服,轻轻地,慢慢地滑落到地面上的时候,才轻轻地叹了口气。

    然后,迈开脚步,继续前进。

    他没有抬头,墨黑的眸子像是在盯着地面,又像是盯着那只握剑的左手。

    苍白的手,黑色的剑。

    在深秋的风里格外分明。

    他的神情却是那么落寞,那么凄凉,没有一点儿生机,没有一点儿活力。

    他只是慢慢地走着,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又要去哪里?

    在他的身后,是茫茫的原野。

    在他的前面,也是茫茫的原野。

    没有村庄,也没有炊烟,只有一条落寞的古道。

    谁也不知道他已经走了多远。

    谁也不知道他还要走多远。

    但他依然在走。

    而走出的每一步,都是那么坚实,那么整齐。

    跨出的每一步的间距,几乎都是相等的,一步,两步,三步……迈开的脚步虽然慵懒,虽然很慢,但是,却很坚定。

    每迈出一步,就像是在木板上敲进去一颗钉。

    绝对没有人相信,他会突然倒下去。

    可是,他突然间就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的瞬间,他的嘴忽然微微动了动,仿佛在说:“我终于要死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然后,深秋的阳光犹如深冬的雪,从头顶上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覆盖了世间万物,也覆盖了他的全身,和她的全身。

    她就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一点一点儿地倒下去。

    然后,将手中的剑轻轻举起,吹了一下残留在剑锋上的血。

    残血立刻化为血珠儿,犹如夏日清晨荷叶上的露珠,顺着脉络轻轻地滚落下来,在秋日的阳光里打着旋儿。

    她握剑的那只手稍微有些颤抖。

    当李存孝完全倒下去,闭上眼睛之后,她的握剑的手才微微地放松了一下。

    终于,她长长地喘了口气。

    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究竟是喜悦,还是叹息……

    然后,看着手中那把还在滴血的剑。

    此刻,又有一片叶子轻轻地落下来,正好落在她的剑锋上,悄无声息的,叶子一分为二,再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喃喃地道:“这是把好剑。”

    一个声音也道:“这确实是把好剑!”

    她似乎被这声音给吓到了,握剑的手忍不住又握得更紧,如临大敌,赶紧四下里看了看。

    然而,四周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只有风在吹,叶在落,阳光在轻轻地绽放,声音就像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

    可刚才明明有个声音在说话。

    难道——是幻觉吗?

    也许是吧。

    但不管怎么说,被称作是天下第一快剑的李存孝已经死在了她的剑下。她成了天下第一剑,她还怕什么呢。

    想到这里,她又笑了起来,继续欣赏着自己的剑。

    这的确是把好剑。

    剑身银白,剑锋就像是从云隙间折射出来的阳光,柔和,凛冽,而摄人心魄。

    她给这把剑取了一个很美的名字,红颜,从古至今,红颜带来的都是祸水,可是,她的剑带来的却是死亡。

    所以,索命青衣才死在这柄剑下。

    她的剑已经取代了天下第一剑。

    她知道,不出三天,她这把戚戚无名的剑就会传遍整个江湖。

    想到这里,她不由地用左手轻轻抚着剑锋,激动得甚至有些哆嗦,但嘴角依然露出满足的笑容,喃喃地道:“我杀了索命青衣,我就是天下第一剑。”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道:“你杀了索命青衣?”

    声音同样像还是从地下传出来的,带着无尽的苍凉和无奈,就像是夜色中孤独而凄凉的猫头鹰的叫声。

    她的整个人像是僵住了。

    而那张原本红润漂亮的面孔,此刻也因为恐惧而变得灰白扭曲,胸脯也因为惊悸而急速跳动着。

    甚至连她的舌头似乎也僵住了,四周看了看,结结巴巴地道:“你……究竟……是谁?快点儿……出来,别再这里……装神……弄鬼……了。”

    可四下里还是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任何声音。只有风在轻轻地吹,叶子在轻轻地落,阳光在轻轻地绽放。

    “或许真的是幻觉吧。”她想。

    女人收起剑,微微舒缓了一下因为过度紧张而僵硬的身体,还剑入鞘,慢慢地转过身去,揉了揉因为太过于劳累已经微微有些疼痛的太阳穴。

    她刚想离开这里,将自己已经杀了索命青衣的消息散布出去,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你为什么非要杀索命青衣?”

    这一声比刚才那一声显得更加苍凉,更加无奈。

    甚至还带着一丝也不知道是嘲笑还是自嘲的笑。

    女人手中的长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她知道,这决不是幻觉。

    她浑身酸软无力,甚至连弯腰去捡的勇气都没有了,扭头四下里看了看,舌头已经开始打结,期期艾艾地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声音嘶哑而尖锐,就像是竭力嘶喊出来的。

    只是,在极度恐慌中,她的那些喊出来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得微弱,微弱得连一丝微微的风都能够吹断。

    那个声音无奈地笑了一下,道:“假如这个时候跟你说话的,是鬼的话,恐怕你自己也已经变成鬼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