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定军  第一百二十章 兵临城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580  更新时间:12-11-22 23: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云城玉渊,少陵关内十三连城首当其中的边塞要地,陡峭的城池建于两江交界的险峰之间,汐、沩二水抱关而下,在禁谷之前形成半月形的鸿沟深流,仿佛整座城池临渊带水,深不可测。其城东临夙岭,依绝涧深谷之险,西通越峡,百里高峰险壑,唯有一条碎石古道盘旋崎岖可通城内,北方则与长息山脉之内的合璧城遥相呼应,中有三重关隘彼此连通。每逢雨雪,玉渊四面云深雾绕,半隐绝岭,是以有云城之称,亦因此极难攻破,素来是王域边境面向漠北的军事要地。

    少陵关为宣军所破,合璧同时失守,玉渊守军开闸放水,连汐、沩两江而成宽阔的护城河,断绝一切通道,再加上王域连日大雪,使得玉渊城深陷雪雾,几不可见,宣军铁骑暂时沿河驻兵,没有立刻发起进攻,然而主力大军源源不断抵达汐水河岸,重兵压城。

    残阳西沉,遥遥没入大江,高崖深涧自云霞之中退入黑暗,越发显得嶙峋狰狞,一弯明月,自峰谷尽头挂上天际,在漫山积雪上映出黯淡而清冷的微光。

    一道黑色人影,倏地自峡谷上方冲下,快到谷底时身子向前弹出,几乎足不沾地攀上崖间古木,连续数个翻身便已到达对面,向着驻扎在上游的宣军大营而去。月光时隐时现,在山间照落重重的暗影,那人周身黑衣,潜形匿迹,但行动却是迅如猿猴,不过片刻便已穿过半山密林,出现在临近军营的江边,越过此处,便是宣军营地外围的防线。

    山风吹起雪雾,突然间黑衣人身影一闪,隐入突出的岩石之后,不远处山崖之上隐约的声音迎风传来。

    “……已按君上吩咐……我们的人……支崤……安排妥当……”

    “……知会……多加留心……人多眼杂……”

    话语断断续续,一时听不真切,黑衣人自岩石之后探出身来,只见前方山崖上一个白衣人背月而立,正和一个身着宣军服饰的人说话,月光照落白衣,使人感觉到他卓然不群的气质,却无法看清真正的面容。

    黑衣人潜下身形,悄无声息地向前滑出,瞬间离山崖处近了丈余,但当他甫一动身,那白衣人忽然转过头来,一道锐利的目光,隔着数丈距离穿透暗影直盯人心。黑衣人本是隐藏行迹的高手,不由大吃一惊,本能地曲身向后闪去,不料眼前雪华忽现,那袭白衣已然出现在他后退的路上。

    那人缓缓回身,他脸上戴了一副精致的黄金面具,月光之下俊美森然,几若来自冥狱的神祇。黑衣人身形疾变,忽然像游蛇一样滑向岩石之间,荆棘草丛如水般向两侧分开,眼看其人便要没入深不可见的暗影中。白衣人的手便在此时动了一动,冰石雪地上倏然蹿起血色的火焰,不过轻微一闪,黑衣人身形生生凝住,脸上面巾一裂为二。

    月夜森森,一缕赤艳的红光不偏不倚锁在他咽喉之处,剑气丝丝直砭骨髓,令人感觉血肉成冰。黑衣人手中现出一双利爪,但为剑气所迫,却一动也不敢动。

    那人目光下移,看向他领口处露出的一簇火焰形状的暗记,“风字营斥候?”

    他的声音从容不迫,却有种令人折服的气质,黑衣人目光微闪,认出来人,“风十二参见君上。”他后退行礼,同时略带狐疑地看向对面的宣军将领。那将领站在数步之外,身着普通的宣军战袍,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但不知为何却让人感觉有些眼熟。

    血鸾剑上微芒似火,月光沿着剑锋蜿蜒流烁,显得美异而诡谲,“风字营连夜派人赶回,可是有什么军情?”

    风十二收回目光,低头道:“回禀君上,前方斥候发现王师踪迹,正沿天水道向玉渊而来。”

    “是吗?多少兵力,目的何处?”

    “兵力不超过两万,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判断,他们最迟明日便可到达,当是取道飞狐陉,以解玉渊之围。”

    “领兵者何人?”

    “帝都右卫将军靳无余,原九夷族先锋大将楼樊,其后大军由九公主亲自带兵。”

    “九公主子娆。”

    “不错,确实是九公主。”

    黄金面具之后,那双俊冷的眼睛似乎微微一眯,皇非点头道:“很好,回营复命去吧。”

    风十二应声后退,临去前复又看了那旁边将领一眼,忽然间想起什么,心中微微一震,当即施展身法全力向宣军大营赶去。

    “就这么放人走吗?”乔装潜入宣军的方飞白有些意外,近前沉声道,“风字营斥候大都熟悉烈风骑,他很有可能已经认出我。”

    皇非目送斥候离开,道:“放心,即便认出你是谁,他也没有机会说出任何事情。”

    方飞白皱眉道:“君上何以如此把握?”

    山月斜照,黄金面具之上似有寒光微闪,黑暗深处俊冷的眼睛折射出淡淡的杀机,“因为一个死人无论知道什么秘密,都已经不可能再开口了。”

    风十二的尸体在汐水上游被发现时,距离宣军大营只有数步之遥。一道整齐的剑痕自他喉间裂开,一直延伸到胸前三寸之处,鲜血自伤口汩汩流出,当他被抬到宣王金帐之前时尚未停止。

    位于中军之内的金帐灯火通明,白玉钩,七龙柱,琉璃帘下碎金铺地,花香如缕,伴着幽幽烟雪之气,仿佛琼台玉殿为众军环绕。篝火的影子在黎明隐约的天幕前徐徐跳动,此时帐外几名将领的脸色亦被映得阴晴不定,透露着一丝凝重的气息。

    “是封血锁喉的手法。”隐字营上将白信看完尸体沉声说道。晨光之下,他有别于其他将领的白色战袍让人显得有些文弱,但熟悉隐字营的人都知道,他是赤焰军中最为精明的战将,更加精通刑、医之道,他可以从俘虏口中得到任何消息,也能看出一具尸体之上透露的所有信息。

    “人在大营之外被杀,而且手法如此狠辣,莫非有敌人潜入军中?”风字营上将晋师沉声道,“凭风十二的武功,居然一招致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我知道风十二功夫不错,但他并没有和来人动手。”白信站起身来,目露思忖,“而且他也不是在营外被杀。封血锁喉的手法是一种极高明的剑气,以阴寒的真力封锁人身伤口附近的血脉与骨肉,使之与正常无二,可一旦气血运行,剑气便会由内破出,造成致命的伤害。风十二是斥候,而且正在赶回大营的路上,这便是他致死的原因,来人早已算准他只要施展轻功,就不可能活着回到营地。”

    晋师皱眉道:“你说风十二根本没有和来人动手?”

    “他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急着赶回来禀报,也可能认识那个人。不过可惜,当那人用剑指着他的时候,他便已经是个死人。”白信说着突然抬头,躬身后退,“殿下!”

    王帐前赤色狐皮帐门向两侧掀开,射出明亮的灯火,所有将领同时向后退去。

    铺满金垫白毯的帐中,宣王缓步而出,一直走到风十二的尸体之前,微微垂眸。帐内沙盘前,白衣轻衫的少原君抬头道:“白将军从一具尸体上看出了不少东西,那是否知道凶手究竟是何人?”

    白信道:“只要给我时间仔细验尸,君上便会知道更多的情况,包括凶手在内。”

    皇非淡淡微笑,“若是如此,隐字营上将真正的实力,还真叫人有些期待。”

    白信似乎笑了一笑,却没有说话。不断跳动的篝火将雪地染做一片暗红,亦让斥候的尸体看起来格外狰狞可怖,尤其那双瞪大突出的眼睛,仿佛充满了不能置信的惊骇以及临死前绝望的挣扎。

    “今夜守军何在?”姬沧冷冷回头。

    “殿下。”骁字营上将牧申望向不远处待罪的守军,道,“斥候并非在营地被杀,守军……”他话说一半,突然见白信在对面轻轻摇头,姬沧转身抬袖一拂,一排守军人头落地。

    皇非负手站在帐门外,似笑非笑看着血溅军前的场面,对姬沧道:“我以前还真不知你这么喜欢杀人,是否嫌别人杀得还不够,要自己动手才好?”

    姬沧冷哼一声转身回帐,“你怎么看?”

    皇非目送刀斧手抬下一排尸体,道:“两军交战死一个斥候再平常不过,换作任何人,也不会让带着军情的斥候轻易返回敌营。人怎么死的自有隐字营去查,我关心的只是他带回的消息,只可惜人已经死了。不过无论如何,这表明王师有所行动,目的自然便是玉渊。”

    姬沧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透露一丝危险的光泽,“王师想解玉渊之围,没那么容易。”

    皇非道:“但援军一到,我们要强攻玉渊城,便要冒腹背受敌的危险。”

    姬沧转向白信道:“城中情况如何?”

    白信低头道:“玉渊守将陆已为人谨慎,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而且连日大雪,也不宜贸然发兵攻城。”

    “既然如此,我们便需分兵三处,在汐水东岸,沩江西岸以及禁谷护城河北岸各置一营。”皇非亦转身而去,身后众将皆是一愣。

    “分兵三处?这样做会使我们兵力分散,丧失原有的优势,若被敌军各个击破,岂非置全军于险境?”

    皇非在路过沙盘时侧眸一瞥,而后看了看出言反对的上将晋师,挑唇道:“玉渊三面环据天险,想要彻底切断援军,必须在飞狐陉、斜谷道,以及渠沟分别驻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若想集中兵力一战歼敌,除非风字营斥候能及时带回新的消息,又或者刚才那具尸体开口说话。”

    晋师面色一窒,哼了一声不再发言。回到座上姬沧冷冷扫了他一眼,“把你所有的斥候派出去,明天之前,我要王师确切的动向。若是回来的人什么情报都没有,那便让下一批斥候带着他们的眼睛再去探。”

    “是……”

    众将无不噤声。当营火熄尽,天色放亮时,宣军战阵变动,兵分三路分别封锁飞狐陉、斜谷道、渠沟三处要塞,玉渊城与外界联系的所有通道被彻底断绝。

    大雪初息,整座玉渊城自雪雾中露出陡峭的轮廓,天际仍是一片阴暗,山川险渡重重环绕,玉渊守将陆已登上城头,看向调兵遣将,将城池出路全然封锁的宣军,面上神色无比凝重。

    “将军。”身边一人随之登上城楼,却是城中副将奚尧,“赤焰军突然调动兵马,截断了我们所有出路,形势似乎不妙。”

    陆已转头道:“敌军布置如何?”

    奚尧道:“他们目前分兵三处,除主营三万兵马在渠沟驻军外,赤字营上将如衡率一万兵马驻守飞狐陉,骁字营、烈字营两万兵马封锁斜谷道。飞狐陉与斜谷道中有禁谷相隔,两军各自独立,但主营大军选取的地点在渠沟北侧高陵,若有战事,便可随时增援任何一方。”

    陆已闻言眉头深锁,赤焰军布阵可谓十分高明,无论援军从何处而来,都无法绕开防守到达玉渊城,非但援军,四面粮道也被全部切断,城中的存粮所剩无几,更令形势变得不容乐观。

    “战报已经送出几日,帝都那边消息全无,我看等来援军的希望恐怕不大。而且现在宣军主力尚在合璧,一旦大军抵达玉渊,便会全面攻城,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奚尧深深呼了口气,扫了陆已一眼,“将军怎么想?”

    城头霰雪不停扬起,迎面吹向两人,四面赤焰军战旗时隐时现,仿佛一道道血红的利刃,不断消磨着人的斗志。陆已沉声道:“我们没有收到消息,是因敌军围城,信使无法到达,并不代表没有援军。只要能撑到援军前来,玉渊之围并非全不可解。”

    奚尧叹道:“即便援军到来,面对宣国源源不断的大军,却又胜算几何!如今王室衰微,兵疲马弱,如何能与北域雄主抗衡。”

    “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陆已深知他所言不差,不由沉喝一声,转身向城下走去。奚尧便也不再言,回头望了宣军一眼,随后下城而去。

    宣军一日并无异动,陆已召众将商讨如何解决粮草之困,除了派兵劫粮之外并无更好的方法。城中流言纷纭,皆道玉渊城朝夕不保,宣军很快便会攻城,陆已虽下令约束,却也明白流言非虚,玉渊城破不过只是迟早而已。

    是夜,玉渊守军如常设防,望楼之上的哨兵在城头守到三更,忽闻夜鸟惊飞,远处雪岭中突然亮起一道蜿蜒的火光,迅如飞龙向飞狐陉方向扑来。

    不过片刻,飞狐陉处响起震耳的喊杀声,仿若漫天雪崩,随风送来浓重的血腥之气。城头守兵居高临下看得分明,立刻有人大喊:“援军!是援军到了!”

    “王师援军到了!王师援军到了!”

    守兵奔走欢呼,飞狐陉火焰再起,这次却是漫山席卷,王师行军极快,已与宣军全面交锋。将军府守卫一路急奔行营,大声报道:“将军!王师援军突袭飞狐陉,已与宣军交战!”

    陆已、奚尧等人早已出帐,大喜之下率兵登城,只见飞狐陉杀声震天,火光遍野,对面斜谷道亦冲起一双刺目的烟花,如血一般盛开在雪夜之下,显示此处发现敌踪。陆已见得宣军主营兵行马动,迅速判断形势,转身喝道:“儿郎们!点兵出战,与我夹攻飞狐陉!”

    飞狐陉战火焚林,雪地之上兵马厮杀,血肉横飞。赤字营精兵乃是赤焰军两路先锋之一,上将如衡亦久经沙场鲜有败绩,虽遭王师夜袭却阵脚不乱,率军后退三里,固守山谷通道,同时向主营送出发现敌踪的讯号。

    接连两道烟花自亲兵手中窜向夜空,却只闪过几不可见的一点亮光便向着暗如深渊的群山疾速坠落,再无半点声息。如衡心中惊诧,再试两枚烟信皆尽如此,立刻派副将率人突围,欲报主营派兵增援。但王师万余先锋军后,竟是大军压至,金甲战士不断向飞狐陉发起猛攻,突围的副将接连被冲回三次,折损人员近百,对面斜谷道亦同时遇袭,示警的烟花接连冲照天空,惊心动魄,此处黑暗中的激战却唯有血流成河,残肢断臂,遍地抛飞。

    王师阵中两员大将,右卫将军靳无余冲杀敌阵浑若无物,剑身血光爆现,连斩三名领军,蓦然一声长啸剑指如衡,率军往谷口发起猛攻。另外一人身披金锁甲,势如猛虎,手中巨剑所到之处,宣军骨折头断,纷纷惨叫毙命,见靳无余直取敌将,哈哈大笑,叫道:“喽啰们好生无趣,且让我来会会这厮!”说话间拔身而起,凌空踏过敌阵,连毙数人,抢在靳无余之前向如衡当头扑下!

    如衡横鞭暴喝,纵马前冲,一双金鞭迎面架上巨剑,密林中一声沉重的闷响,如衡座下战马惊嘶,那猛将亦被震得翻身后退,大喝:“痛快!”巨剑应手扫下,杀得落脚处敌军血肉横飞。这时一道剑光嗖地点破黑暗,靳无余剑到人到。如衡被楼樊当空一剑震得气血翻涌,一时难以恢复,情急之下向侧滚落,仅以毫厘之差避开敌剑。战马顿时被无数长矛刺穿,奋蹄长嘶,重重落地,如衡以一敌二,已与靳无余、楼樊重新战作一团。

    就在此时,宣军后方山谷忽然响起突兀的厮杀声,守在谷口的战士猝不及防,顿时腹背受敌,死伤惨重,纷纷向林中退来。山谷上方同时响起一声清亮的凤鸣,雪夜深山,其声如光,九天重云亦为之一震,无数火箭,仿若自黑夜云霄坠落,暴雨一样冲向宣军所在的密林,山林深谷,顿作一片火海地狱。

    如衡为那啸声所慑,情知此战必败,心神剧震之下阵脚微乱。靳无余剑光如电,直奔对手咽喉,如衡双鞭齐出,却被楼樊一声狂喝劈中左肩,又是一剑人头飞起,血溅半空,殒命当场。

    楼樊反手抄起近旁尸身上一杆长矛,向上一送,将如衡首级高高举起,放声大笑,与靳无余并肩杀向溃败的敌军。陆已所率玉渊守军亦向火海之中发起猛攻,宣军主将阵亡,更遭重兵夹攻,顿时横尸遍野,溃不成军。

    当雪谷清啸之声响起时,宣军主营中少原君倏然抬眸,看向被火光映红的天空,唇角一丝莫名的笑痕渐渐扩大,终于发出了向飞狐陉增援的命令。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