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弈局  第五十章 夜探君府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815  更新时间:11-06-27 17:5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走马三千殿,日落楚宫城。

    天际彤云无边,燃烧如火,宫门东侧的箭楼上,一前一后两道身影遥望两队烈风骑铁卫拥护着少原君纵马出宫,马上赤红飞扬的披风烈烈划过掩在暮色下的眼睛,将所有禁卫震慑人心的敬礼声抛之于后,绝尘而去。

    王城策马,金殿佩剑,面君不拜,令调三军。“皇非可是越来越放肆了……”后面那人话才说了一半,前面之人已转身举步,一直走下箭楼,才回头道:“你去安排吧。”

    后面那人点头,天地间黑暗如云,吞噬一片森冷的目光。

    重重殿影倾覆落日,偌大的楚宫如同沉睡的猛兽,静卧于上郢城中心。入夜之后,箭楼上当值守卫由两队增至四队,并不断有巡逻禁卫自各处路过,甲胄严整,秩序森然。

    自数日前赫连羿人去职,烈风骑护军偏将接替都城禁卫统领,楚王宫内防比以前加强了数倍不止,收藏楚国重宝的衡元殿附近更是一如既往戒备森严。

    月过重云,御苑花木在夜色下铺泻出层叠错综的深影,一队禁卫刚刚离开,火把的光亮逐渐远去,忽然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山石近侧。“是这里了。”彦翎压下声音,回头道,“这条密道直通衡元殿中心,再过一会儿,高处守卫便会换防,而前面的人也恰好巡视过去,那时我们便可借机潜至密道入口处,保证不被任何人发现。”

    夜玄殇从居高临下的箭楼处收回目光,低声笑道:“真是不辱‘金媒彦翎’的名头,竟连楚宫密道的方位都被你探到了。”

    彦翎算好时间和守卫的视角,向后寻了个隐蔽又舒适的位置,绝不委屈自己像一般夜贼似的弯腰苦候,道:“我可不想从正殿进去应付那些难缠的禁卫高手,一个不好连小命都搭上。各国王宫必有密道通往他处,只要想找,便没有我彦翎找不到的入口。”手腕一抖,将助他们翻越宫墙的钩索收好,“开启那密道入口需要一点儿时间,看我们待会儿是不是走运不被发现了。喂,虽说是密道,却也未必绝对安全,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这麻烦事留给你那大哥去头疼岂不更好,何必你来冒这没道理的风险?”

    夜色之下,夜玄殇深邃的轮廓隐隐透出几分峻冷,唇角轻微一挑,似是带出不屑的嘲讽:“我大哥?他怕是还不配。”

    “哦?”眼下左右无事,彦翎好奇地凑到他眼前,故意道,“话虽这么说,但你父王恐怕却不这么想,否则就不会是人家舒舒服服做太子,而你却入楚来……”心中一个异样的念头闪过,突然间面露诧异,“难道说你……”

    这时夜玄殇伸手一把搭住他肩头,将他压到暗影更深处,语意微微带笑:“如果正面夺取那东西,楚穆两国必起战端,伤亡在所难免,今晚若顺利得手,你可是为两国免了一场大战,回头我替你立碑为念。”

    “呸!鬼才要你立碑为念!”彦翎没好气地弹开半尺,为怕惊动守卫又凑回来,过了一会儿,忍不住道,“你下定决心了?对了,穆国那边传来两个消息,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夜玄殇道:“坏的。”

    彦翎道:“坏消息是,太子御的确完全控制了内外宫廷,甚至包括白虎禁卫都已在他调遣之下,如今没有他的手令谁也进不了穆王寝宫,更别说见到老穆王了,所以说你的日子绝对会越来越不好过。”

    这消息着实不怎么好,夜玄殇却忽地一笑,竟似现出些许轻松的神态。彦翎莫名其妙地瞪他:“好消息是老穆王还活着,太子御似乎有所顾忌,一直按捺着没做下出轨的举动。”

    “唔。”夜玄殇眯了眯眼睛,似有一瞬深刻而复杂的感情自眸心闪过,此时恰逢望楼之上两队禁卫交接,他突然抬手一拍彦翎肩头,沉声笑道:“走了!这两个消息不错,过后一起谢你!”

    “切,今晚有命回来再说!”彦翎回他一句,身法却丝毫不落于后。两人悄无声息地潜入殿前,彦翎俯身迅速摆弄了几下,一块石板应手而开,前方守卫再次巡来,此处早已恢复了寂静。

    密道之中,每隔十余步便有火把高照,一进到里面,彦翎顿改往日嬉皮笑脸之态,整个人仿如蓄势待发的豹子,每一丝肌肉都似充满了警戒,率先闪向安全隐秘的位置,轻声道:“乖乖不得了,这密道如此干净,空气畅通,显然经常有人使用,说不定还有守卫在前面,这下有得玩了。”

    夜玄殇抬头示意,在两人前方十余步距离之外,平整的青石墙面上伸出两截铜管,彦翎挑了挑眉梢:“这东西能将周围动静清清楚楚传到另一端去,只要我们经过,立刻便会被对面负责监听的守卫发觉。唔,前面石壁上居然还另设了防护机关。”

    夜玄殇微笑道:“至少说明我们没走错路,这条密道确实通向楚宫存放重宝的衡元殿。给你半个时辰如何?”

    彦翎双眼一翻:“说笑,一刻钟都嫌多!”话音未落,人已拔地而起,一个漂亮的空翻掠过丈余空间,轻飘飘落向铜管上方,快要着地时却似御风而起,身子忽地微微上升,便如落叶轻坠,半点声息也无地落在了铜管近侧。

    夜玄殇武功虽高出彦翎甚多,但这般干净漂亮的身法自问却也未必及他,先是暗赞了一声,脑海中却不由地闪过他因沾花惹草而被魔云教众仙姑追杀的情形,忍不住莞尔扬唇。金媒彦翎之轻功在武林中数一数二,逃命的功夫固然一流,应付各类机关更是驾轻就熟,贴着墙壁俯身下去,先自腰囊中取出样东西轻轻抵在那铜管开口处,接着左手燃起火折子,神情专注地在铜管周围烘烤,那东西便随着温度升高慢慢软化,最终完全将铜管封闭。彦翎满意地检查了一下,回头对夜玄殇打了个手势,随即将注意力集中在另外的机关之上。

    一柄怪形怪状的薄刀沿着墙壁上凸起的浮雕一侧逐渐没入,过了稍会儿,便听“嗒”地一声轻响,彦翎眼中微微一亮,唇角不由便向上弯起,谁知那得意的弧度尚未形成,突然半路僵住,也不知是不是由于近旁火把的热度,分明在阴凉的密道中,他额头上竟丝丝渗出冷汗。

    夜玄殇随后潜至近旁,彦翎目光分寸不离石壁,皱眉道:“先别过来,这里有些麻烦,一个不好两个人都得送命。”

    夜玄殇还从未见过他如此慎重的神情,便知事情棘手:“一旦触动机关,你赌哪个方向?”

    彦翎勉强牵了牵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我手底下现在有五道机括,也就是说很可能左右石壁以及密道顶部前后,甚至脚底都有机关埋伏,现在第一道已经被我解决了,但后面竟是几道子午连环括,触动任意一处都会牵发其他所有机关,如果不能同时拆除,那我们便等着被箭矢之类的东西射成刺猬吧。”

    夜玄殇推测道:“既已解决了一道机关,总有一个方向是安全的。”

    彦翎道:“问题是眼下这种情况,根本无法判断是哪个方向。子午连环,天衣无缝,据说是后风国寇契大师生平得意之作,见了鬼竟会出现在楚王宫的密道中!”

    夜玄殇似是想到些什么,眉峰略微一紧,但却笑着对彦翎道:“寇契以冶剑之术著称于世,机关之类不过是人家打发时间的小玩意,亏得你整日吹嘘自己能耐,快些专心拆除机关,莫要在此浪费时间。”一只手搭上他后背,语气轻松,“万一出现意外,我会尽全力助你退往艮位方向,既然一道机关已被破坏,未必全无出路。”

    彦翎本要出声抗议,听到他后面的话身子微微一震,侧目看他,突然间“切”地一声扭过头去,不再说话,深吸一口气闭合双目,摒弃心中杂念,全部精神集中向隐藏在石壁之下的机关上。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即便是分出大部分精力留心四下动静,夜玄殇仍能凭掌心触觉感到彦翎紧绷的心神,而他自己身上也依稀渗出冷汗。过了许久,忽听“喀喇喀喇”连续几声响动,彦翎猛地舒了口气跌坐在他身旁。两人四周数块浮雕同时向侧移开,底下露出排排锋利的箭镞,每一支利箭都正对他两人目前的位置,数量之多足以将十余人瞬间戳成肉泥,便是以夜玄殇之胆大,一见之下也不由寒意丛生。

    彦翎凑到石壁之前,赫然发现面前所有利箭都是特制的四面钩镞箭,箭身竟还加造了双道血槽,忍不住叫道:“我的娘啊,衡元殿里究竟藏了什么宝贝,值得楚王下这等本钱?寇契大师的机关虽说巧妙,却没听说如此狠辣,今天险些栽在这里!”

    夜玄殇面对那寒光四射的箭镞,眼中隐着异样的沉默。石壁上灯火的光亮映射锐利的箭锋,于那片黑冷的色泽中若隐若现,“这机关并非寇契的手笔,应该也不是奉楚王之命所设。”

    彦翎奇道:“此话怎讲?”

    夜玄殇微抬下颌:“眼前这些都是刚造不久的新箭,寇契大师在后风国亡国时便已辞世,若是他设下的机关,必然年岁已久,怎会是这般情况?而且你曾说过,这里的监听铜管是通向少原君府,并非楚王宫。”

    彦翎满目兴趣地半跪在旁,仔细看查机关的内部构造,随口道:“皇非职责所在,那铜管通往少原君府也不奇怪,但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凭空造出能和寇契大师匹敌的……”话锋一顿,几乎是和夜玄殇异口同声地道:“《冶子秘录》!”

    染香湖上,桃林似血,一剑之伤,一步隐忍。

    《冶子秘录》终归楚国,烈风骑如虎添翼,如今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够估量出楚国,或者说是少原君府的真正实力。

    彦翎苦笑道:“怪不得当初听说皇非得到《冶子秘录》,你那表情像是赌输了千百两银子样的难看。”

    夜玄殇长叹一口气:“现在我才相信《冶子秘录》确实落到了皇非手中。”

    彦翎不满地道:“我的情报怎么可能有误?染香湖一战虽是血鸾剑胜了逐日剑半招,姬沧却莫名其妙地将《冶子秘录》白白送给了皇非。但据我所知,宣国近来兵将调动频繁,显然是暗中备战针对楚国,好戏还在后面呢。”

    夜玄殇微微感慨:“北域宣王,南楚少原,皆非常人啊!”说罢一耸肩,暂时放下此事,对彦翎道,“看够了没有?你若在这儿研究到天亮,我们的麻烦可就绝不止于此了。”

    “啧,不愧是大匠寇契的杰作,真是叹为观止!”彦翎收起薄刀,自地上一跃而起,不料身形甫动,却和夜玄殇同时色变!

    一阵机括转动发出的声响,如同数柄利刃一样穿刺敏锐的神经,原本已被阻断的机关突然毫无预兆地发动,强劲而密集的利箭,如同骤雨一般四面射来!

    夜玄殇已来不及思索任何事情,大喝一声“快闪!”一掌将彦翎震离原地,往层层箭雨中稍纵即逝的空隙处送去。彦翎身子腾空而起,半空中从绝不可能的角度翻转,闪电般回手扣他手腕,猛地借力一带,反使夜玄殇先他一步向外飞出。然而利箭疾快,铺天盖地地笼罩了整个空间,身处机关中心的两人已没有任何躲避的余地,冰冷的锋矢直砭肌肤!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夜玄殇身子重重撞上石壁,墙壁上忽有暗门无声无息地翻开,两人身子骤然下坠,数支利箭随之射入,擦着他们头皮飞过,“叮叮咚咚”坠落身边。暗门乍开即合,两人眼前顿时漆黑一片,听到外面利箭落地堪比急雨的声响,半天才恢复安静,不约而同地靠坐在地,半晌都没人说话。

    过了会儿,才听彦翎心有余悸地道:“天衣无缝,原来是这般设计,若这只是打发时间的小玩意,那寇契铸出的剑要厉害到什么程度?”

    一道机关居然计算时间两次发动,是算准了倘有人能破坏第一重机括,则非但精于此道,亦会发现面前乃是出自寇契之手的绝妙机关。依人之本性,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遇到顶尖的对手,即便是潜入敌境的情况下,也难免会为此耽搁一点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破除陷阱的得意和对新事物的专注会使人的警惕性无意中下降,而第二重致命的机关便恰在此时发动。

    方才两人死里逃生,不得不说侥幸,这般罕见的巧妙机关以及对人心细致入微的测断,隐在其后的少原君,究竟要借这天衣无缝的利箭防范些什么,仅仅是藏于衡元殿中的稀世之宝吗?而这突然出现在身后,意外地救了两人性命的暗道,又通向何处?

    夜玄殇长吐一口气:“去看看有没有出口吧。”

    “这次算我们命大……”彦翎从地上爬起来,忽然间目光一凝,对夜玄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夜玄殇亦察觉暗道中正有人往这个方向走来,两人迅速闪至暗处。

    “好像是这附近传来的动静,我们分头看看。”随着有人说话,脚步声越来越近,待到近前突然停住,一个身着烈风骑禁卫服饰的人在此低头,正见方才落地的几支箭矢。

    箭锋生寒,冷芒忽绽!

    一道剑影毫无预兆地自黑暗中闪现,血光轻溅而逝,彦翎及时伸手托住那侍卫软倒的身子,慢慢将人放下。对面传来另外一个侍卫的招呼:“定是你听错了,有什么发现?”

    彦翎随即压低声音,模仿先前之人回答道:“奇怪,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薄刃在对方出现之时一刀毙命,刀锋在彦翎指间打了个漂亮的旋转消失不见,他对夜玄殇指了指两个倒霉的侍卫:“是烈风骑禁卫,怎样?”

    “暗道定然通向少原君府。”夜玄殇将一件禁卫衣服丢给他,彦翎一把接住,故作夸张地叹气道,“龙潭虎穴啊!看来今晚是赶不及回去睡个安稳觉了。”

    深深黑暗之中,夜玄殇抬头一笑,剑眉轻扬:“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