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弈局  第四十三章 十年一算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6081  更新时间:11-06-27 17:5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眼看事情毫无预兆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众人皆尽奇怪,但隔了这般距离,谁也不知那封密信究竟是什么内容,竟让楚王忽然迁怒于赫连羿人。苏陵垂眸沉思片刻,低声对身后一名侍从吩咐了几句,那人微一躬身,趁着人们目光都集中在台上的时候,悄然退了出去。苏陵抬头,忽然发现对面万俟勃言不知何时已经离席而去。

    典礼结束,苏陵设法应酬了众人,独自离开乐瑶宫。早有部属携了密报等候在外,他吩咐侍从驱车回驿馆,临近江畔却转乘另一辆四面垂帘密闭的马车。掀帘登车,躬身道:“主人。”

    车中子昊正闭目养神,幽暗的光线下雪衣寂静,漠然铺陈,显得容颜略微苍白。先前在渐芳台,他以一支玉箫强行对抗皇非、姬沧两大高手,非但重挫二人,更令姬沧对楚国的顾忌加深,当时虽有黑曜石灵力相护,但九幽玄通的反噬仍然不可小觑。苏陵不敢扰他调息,在旁静候,过了会儿,听他问道:“查清楚了吗?”

    短短一句话伴着数声低咳,苏陵方欲将刚收到的密报取出,手却又在袖中停住,转而道:“都查清楚了,楚王手里那封信并非皇非和姬沧的密约,而是赫连羿人写给太子御的手函,上面的内容和当时卫垣的情报基本相符,以夜玄殇的性命,换楚二公子含回归国,由此可见卫垣那边的消息还算可靠。”

    “据属下推测,这两封信定是皇非暗中做了手脚。今日这事看似突然,恐怕却是皇非早有预谋,之前他一手推动赫连齐之死,提供太子御入楚路线,高调支持夜玄殇,不断将赫连羿人逼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同时故意露出破绽给他,让他以为可以扳倒自己,却事先做好了圈套。今天又顺便利用了姬沧的威势,推波助澜,使得赫连羿人终于当场发难,便被他算计个正着。楚王对公子含回一直十分顾忌,皇非深知此点,所以才会在此事上着手,之后也一定做足了落井下石的安排,如果不出意外,赫连羿人这次恐怕官位难保。”

    “不过此事还有些地方不是非常清楚,第一,皇非是如何让赫连羿人取到所谓密信,借了什么人,或是什么事,这个人究竟属于哪一方势力;第二,又是什么人助皇非偷梁换柱,出卖了赫连羿人,好处是什么;第三,夜玄殇与皇非如今配合默契,他们之间的合作以后是不是有可能超出我们控制;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宣王姬沧。他是完全不知情,还是同夜玄殇一样,是在配合皇非。而赫连羿人所说的密信究竟是凭空捏造的,还是的确有之。如果姬沧从头到尾都是在陪皇非演戏,那皇非目前和我们的合作,就很值得商榷了。这些疑点,属下已吩咐各处暗线即刻着手去查,想必能再推断出些蛛丝马迹。”

    苏陵平时虽给人博雅多才的印象,但在人前却极少如此侃侃而谈,即便与子昊议事,也多是谨言慎行。今天却不知为何,非但将情报详细道来,更一点点剖析来龙去脉,推断前因后果,严谨得连一丝细节、一点可能出现的意外都不放过,并在此之前就已做好了应对的安排。最后差不多说完了,他又将袖中密信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从中推测太子御和赫连羿人目前可能还没有额外的交易,想了想没什么疏漏,这才停下。子昊原本静然合目听着,话到一半时,抬头看了看他。

    这一番滴水不漏的分析,已就目前所有的情报做了最有效的判断和处理,着实省了他不少心力。日后帝都有苏陵在,终是叫人放心的吧。笑了一笑,复又问道:“万俟勃言呢?”

    万俟勃言在大典上异样的举动,苏陵一直颇为上心:“他中途离席便再未回来,我已命人留意,想必稍后便会有消息过来。”

    密林浮雾,一声短促的呼哨自林外响起,浓雾中立刻传来回应,林子西方有数人策骑而至,过不多会,东面亦有几人快马驰来,急促的马蹄声没进厚厚的落叶,瞬间消逝无声。

    这些人原本都身着各色服饰,入林后纷纷甩掉外袍,露出里面紧身夜行衣,以及形状特异的佩刀,对背手站立的一名男子单膝拜下:“王子!”

    面前那人衣饰看去十分华贵,相交身后宽阔的手掌显示出过人的力度,背上枪囊强调了他魁梧的身形,浓郁的雾气下纵然看不到分毫神情,却能感觉一种莫名的肃杀之气,正自他身上散发出来。

    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名黑衣人聚齐,那人目光一扫:“都准备好了吗?”

    前面一人答道:“宣王今晚入楚宫赴宴,大概戌时整会出宫,在城东广陵桥动手最为合适。”

    “好!”那人回身,正是柔然族王子万俟勃言,“万勿有失,我柔然族兴衰成败,在此一举!”

    “愿从王子赴汤蹈火!”

    当前之人抬头道:“王子,可要等候乌黎长老?”

    万俟勃言一挥手,带过马缰:“不必。”便在此时,忽闻马蹄声响,北方林外传来一声呼哨,林中暗哨出声相应,接着便听有人喝道:“王子且慢!”

    众人皆尽回头,方见一匹快马奔入林中,浓雾中尚未看清马匹颜色,便有一个须发皆白,身量瘦小的褐衣老者飞身而下,顿时便至眼前。除万俟勃言外,周围柔然族死士皆躬身行礼,此人手持乌木长杖,发箍金纹垂饰,正是柔然族地位仅次于族长的两位长老之一谷浑乌黎,乃是勃言王子身边举足轻重的智囊人物。

    谷浑乌黎看了看四周整装待命的黑衣死士,上前对勃言王子见礼,问道:“王子突然召集我族死士,所为何事?”

    万俟勃言沉声道:“临行前我曾和长老商量过,趁目前姬沧防卫消减,将他击杀于楚国,姬沧一死,宣国必乱,这是柔然族复国的绝好机会,长老难道忘了?”

    乌黎长老早料得如此,急道:“王子不可莽撞,姬沧虽在他国,身边护卫不及平时,但要杀他谈何容易?王子难道忘了当年赤峰山之战!”

    赤峰山!乍听这三个字,万俟勃言眼中精光骤闪,恨意十足,反手握紧枪囊。

    襄帝十二年赤峰山一战,姬沧以夺色琴大破柔然铁骑,万俟勃言的绝焰枪亦败在血鸾剑下,被迫立誓只要世上血鸾剑在,绝焰枪便永锁囊中,不见天日。柔然臣服宣国近十载,至今岁岁朝贡,子民为奴,比昔日归附王族更加不如。万俟勃言心志非浅,不甘受制于人,但姬沧雄才大略,宣国亦国力强盛,柔然始终毫无翻身机会,铤而走险,亦在常理之中。

    万俟勃言倏地抬眸:“原本同为九族之一,如今却举族为奴,非但我绝焰枪折辱下尘,父王战死已近十年,更是连灵位都无处供奉,连新王都不能自立,长老还想我柔然屈居人下到什么时候?”

    “王子!”谷浑乌黎拦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此非万全之计!一个不慎,我柔然便是万劫不复啊!”

    万俟勃言显然曾经深思熟虑,此时一字一句道:“险中求胜,未尝不可。长老可有想过,一旦宣楚联盟,柔然才真正是万劫不复!”

    谷浑乌黎道:“皇非与姬沧未必就能达成一致,今日大典之上,分明有高人相助楚国对付姬沧,王子何不静观其变?”

    万俟勃言皱眉道:“我看倒未必,典礼上吹箫之人究竟是何方势力尚未可知……”话音未落,忽地侧耳倾听,便觉若有若无一阵清悠的箫声自林中传来,雾气浮绕,一辆双辕马车不知自何方出现在眼前,箫音便自车中隐然飘出。

    典雅的马车,安静地停在众人之前,没有人发现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没有人看得到车中是何人,甚至连驾车的御者亦隐身在薄帷垂纱之后,只能隐约感觉,是个轮廓极美的男子。

    有风拂过,车角上精致的垂铃“叮咚”作响,如那清雅的箫声,无比悦耳。

    万俟勃言猛地醒悟,这马车出现在近前,设于林外的暗哨居然没有丝毫反应,当下厉喝道:“来者何人!”

    他这一声运足真气,几如平地惊雷贯耳,震人肺腑,柔然族众人当此一喝,都似如梦初醒,周身一震。而那箫声,便如被疾风吹破,渺渺转散,终至寂然。

    车中轻轻传来一声低咳,一个男子清哑的声音徐缓响起:“勃言王子欲刺宣王,只挑了这几个不堪一击的人吗?连我的玉箫都听不得,怕是人人有去无回呢。”

    柔然族众人色变,万俟勃言与谷浑乌黎对视一眼,皆想到大典之上凭空震毁夺色琴的箫音,不由凛然。半晌,还是谷浑乌黎开口道:“尊驾意欲何为?”

    车中那人似是笑了一笑,道:“柔然族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宣王姬沧的性命,是那么好取的吗?”

    谷浑乌黎方才虽极力阻拦万俟勃言截杀宣王,此时却一字不提。柔然族今天此举倘若泄露出去,必定惹出大祸,此时他与万俟勃言皆已起了杀心,但务必要先弄清对方身份,免留后患:“我族中事务,何劳外人多言,尊驾未免也管得太宽了吧!”

    便听那人淡淡冷哼,忽然一道玄光自车中射出,擦过万俟勃言颈畔,悄无声息地撞上树干。万俟勃言一惊回头,但见一块乌金令牌嵌入身边树上,牌身整整齐齐与树面平行,几如天然生成一般,其上一个古篆体“冥”字赫然在目,竟是威震江湖的冥衣楼令。

    万俟勃言脸上蓦然作色,且不说这掷出令牌的力道拿捏巧妙,令人心惊,冥衣楼与宣王的渊源非同小可,无人比他更加清楚。

    当年宣国老王殡天,遗命由小儿子姬沧继承王位,新王登位,正逢柔然举兵来犯,姬沧亲自率军出征,宣国几位大王子却暗中勾结一气,串通他身边宠妃设下陷阱,趁机在庆功宴上发动政变,意图夺取王位。

    姬沧那时年少气盛,赤峰山完胜而归,一战名动天下,难免目中无人,大意之下竟误中圈套,饮下美妃所奉的毒酒,功力丧失大半,继而被重兵围困,陷入了死战的局面。在此生死之际,冥衣楼漠北、赤陵两大分舵突然出动精英,助姬沧杀兄复位,平息了宣国这一场叛乱。

    当初柔然新败于姬沧之手,一直伺机复仇,曾和宣国几位王子合谋,暗中推波助澜,欲除姬沧而后快,事败之后一直对冥衣楼耿耿于怀,此时视之为敌亦属当然。却听车中人淡声道:“这天底下,还没有我冥衣楼管不得的事。”

    万俟勃言一见那令牌,心头分外生恨,咬牙喝道:“冥衣楼既要多管闲事,便莫怪我不客气!”反手一拍,震烁漠北的绝焰枪弹上半空,落入手中枪身一振,火色长缨划破薄雾,指向马车,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沿枪尖散出,竟迫得林中雾气不断翻滚。

    车角小小的紫铜金铛频频轻响,忽然“叮”地停住,所有人都在这时听到一声低低咳嗽,但见车帘徐徐一掀,一支晶莹的玉箫向外轻轻一点。

    这一切动作都是那样地慢,仿佛是微风中次第绽放的梅枝,无比清晰优雅。然而帘侧有一点白光,倏地夺目射出,于交睫一瞬飞向万俟勃言手中的绝焰枪。

    万俟勃言蓦地大喝,在撞上那白光的瞬间绝焰枪尖一闪,化作万道枪影漫空洒开,隐蓄待发的一势竟被后发者先至,攻个措手不及。

    枪身上传来一阵奇异的寒气,震得手臂发麻,他断然借势拧腰,身形拔地而起,半空中如龙逆身,绝焰枪以万马千军之势迎空射向浮雾中若隐若现的马车。

    其旁二十余名柔然族死士,自然明白不能放这车中之人生离此地,亦随谷浑乌黎从左右两方攻向马车。那坐在车前的御者也不见起身,手中马鞭“嗖”地穿出垂帘,以难以形容的速度点向众人,一边笑道:“莫要碍事!”

    一条乌丝长鞭夭矫闪绕,但听“啪啪”数声轻响,飞雾盘旋,被鞭梢扫中的死士无不跌飞出去,皆被点中穴道,滚翻在地。

    此时车旁一声贯耳的闷响,却是绝焰枪以下冲之势与那柄玉箫对个正着。万俟勃言只觉那玉箫中心像是突然塌陷成一个无比深邃的空间,绝焰枪不由向下一沉,刚觉不妙,便被一股强横的真气反震了出去。车前垂帘受劲气影响,一霎扬起,驾车的人恰巧扭头看来,修眉英目,形容倜傥,儒雅笑容令人一见难忘。

    万俟勃言几疑自己看花了眼,落地时枪身一顿停住:“苏公子!”

    这车前御者,竟是名满天下的昔国储君苏陵。

    苏陵手中长鞭一振,两名柔然族死士毫发无伤地向侧让开,长刀脱手飞出,呆立在那里。下一刻,长鞭回手,他已从容而至车下,对万俟勃言抱拳一笑:“方才宫中喧闹,未得机会与王子同席把盏,十分遗憾,不料这么快又相见了!”

    谷浑乌黎挥手,及时止住了其余死士,若非情不得已,柔然族绝不愿得罪这位昔国实权人物。此时他看得清楚,苏陵站立车前,看似随意,实际上却封死了所有可能针对马车的进攻,薄雾缭绕,伴着那一袭温润蓝衫轻轻飘扬,静悬腰畔的长剑若隐若现,虽未出鞘,却已令众人心慑。

    苏陵的剑,不似逐日剑一般光芒耀射,亦不似血鸾剑一般狂肆邪魅,但天底下没有一人,敢小觑这柄普通的长剑。

    万俟勃言神色数变,终冷脸说道:“哼,不知苏公子何时也和冥衣楼一样,竟然效命于宣王了?”

    苏陵从容笑道:“苏陵与冥衣楼渊源颇深,但与宣王却也只是点头之交,冥衣楼亦绝非受命于他,王子莫要误会了。”

    万俟勃言将枪尖一横:“冥衣楼当年助姬沧平乱,尽出帮中精英,可谓不遗余力,此话着实叫人难以相信。”

    苏陵尚未答话,便听车中一声嘲弄的轻笑:“当年在血鸾剑下,绝焰枪一败涂地,自誓绝迹江湖,不知今日何以自毁誓言,就凭这一柄枪,王子自问可是姬沧的对手?”

    听得那人发话,苏陵即刻侧身一让,退到一旁。柔然众人更是吃惊,不知车中究竟是何方人物,竟令得昔国储君如此尊敬,甚至亲自驾车随侍?

    万俟勃言脸上阵红阵白,怒道:“我柔然族纵为宣国所迫,屈身为奴,却也轮不到冥衣楼指手划脚!”

    车中再次传来低声的咳嗽,停了片刻,那人才冷冷笑道:“王子当初挑唆宣国叛乱,虽说谨慎小心,却也留下了不少蛛丝马迹,若非我冥衣楼从中相护,你以为柔然凭什么逃得过姬沧事后追查?”

    万俟勃言闻言,不由浑身一震,目光混了惊骇、震动、疑问、探究等等情绪,几欲刺破那静垂的车帘,直透车中。此时苏陵温言笑道:“王子想必也知道,当年宣国兵变之后,冥衣楼助姬沧清洗叛逆,三个月内尽戮众王余党,若非存心相护,柔然族如何隐瞒得过?冥衣楼与柔然是敌是友,王子难道还不明白吗?”

    万俟勃言目光猛闪,迅速与谷浑乌黎对望一眼,两人心中皆是疑虑重重。半晌,谷浑乌黎抬手向前一拱,语气略微客气了几分:“我柔然欲反姬沧,两位今天既然已经知道,那咱们便明话明说,免得麻烦了。敢问冥衣楼究竟是何用意?当年既然扶持姬沧即位,何以又暗中与宣国做对?”

    苏陵微笑道:“长老此言差矣。柔然针对宣王,乃是雪耻复国,何来‘反’字之说?至于当年……”他向车内看了看,笑中有些感慨的意味,“冥衣楼之所以扶立姬沧为王,不过是因为他便于控制罢了。”

    万俟勃言一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宣王之桀骜不驯举世皆知,诸王之中说谁容易控制都可,却怎么也轮不到宣王姬沧。他却不知东帝当年暗中以冥衣楼扶助姬沧,原本就是要尽快造就一个强横的宣王,用来制约那时关系趋于良好,开始觊觎帝都的楚、穆两国。这一步棋,使三国相互牵制而成鼎立之势,谁也不敢贸然动作,为他赢得了数年的时间,才能和凤后从容周旋,最终取而代之。

    过了好一会儿,万俟勃言才蹙眉问道:“你们……冥衣楼如此算计宣国,对我柔然有何好处?”

    苏陵含笑答道:“柔然复国,赤峰山之北千里沃土尽归所有。另外,柔然原本乃是趁乱自立,只要王族不曾降诏承认,任何一国都有借口兴兵讨伐,事成之后,我以整个昔国保证,柔然可得王族诏书,明正立国。”

    昔国苏陵一诺千金,万俟勃言瞳孔骤然收缩,手中长枪握紧,垂眸思忖,显然这条件极为诱人。稍后他似是有所决断,问道:“你要我柔然做什么?”

    苏陵向侧一瞥,见主上并无其他示意,便继续道:“今日刺杀之事,还请王子暂时作罢,一旦宣王在楚国遇刺,无论成功与否,少原君定会追查到底,柔然难免麻烦缠身。而且,即便姬沧身死,宣国大乱,楚穆两国必将乘机瓜分漠北,得此大好机会,他们岂会放过柔然?所以,还请王子从长计议。这些年王子聚积兵马三万有余,暗中在尧云山操练布置,也已小有成就,王子回去之后,不妨加紧训练,欲灭宣国,必要以雷霆之兵一击而中,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们自会派人联系。”

    柔然族最大的秘密,在他人春风般无害的笑容下轻描淡写地道出,万俟勃言耳中恍如惊雷,一刹那间,像是整个人浸入万丈冰潭,连呼吸都停顿了一刻,强压下震荡的情绪,他哑声道:“好……那冥衣楼要的又是什么?”

    苏陵微微一笑,说出最后的条件,“幽灵石。”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