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弈局  第四十二章 天外飞箫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935  更新时间:11-06-27 17:5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一室之隔,仲晏子所言,亦正如子娆心头所思:“皇非乃是我一手教出的徒儿,他的心性志向我再清楚不过,想要他对人低头,难比登天。”

    闻言,子昊便是一笑,白衣流云,那微笑飘于风中恍若浮冰碎雪,冷冽遥不可及。

    “王叔只要替我带一句话给他——他是要效仿凤后黜杀史官,做那千人发指的逆臣枭雄,还是要名正言顺做这平靖乱世,救苍生于水火,解万民于倒悬的英雄圣贤。”

    仲晏子眉骨一跳,惊然凝视于他,方开口欲问,子昊却将手一抬,止住他心中隐隐思疑:“王叔将话带到,他自会明了。”不再多言,他负手身后,略见遥思之意,而后漫然抬眸:“至于且兰,我曾答应过她母亲一个请求,将那件事永不昭于世间,王叔所知还请缄口莫言。且兰待我之心,王叔不必过虑,无论如何终不委屈她便是。”

    这一番话虽是含笑道出,却有不可违逆的专断隐喻字里行间,仿若此时是九华殿中君为臣令,身为长辈的洛王竟有一瞬肃然,随即皱眉:“她若就此迷恋于你,你又如何不委屈她?”

    子昊淡道:“侄儿日后自有安排。”

    仲晏子深深看他一眼:“子昊,这世上什么事都可算得,唯有儿女之情往往出人意料,你若自负聪明,伤人误己,可莫怪我未曾有言在先。”

    “多谢王叔提点……”子昊眉间盈笑,目中并无一丝波动,却忽然间,他和仲晏子双双扭头扫向帘外。与此同时,一道铮然琴音震贯全场,其中透出锋利的挑衅之意,几乎令所有人都心头一惊。

    渐芳台前,姬沧引弦而待,目光所向,正是台上芳华妙龄的含夕公主。

    面对宣王凌人的气势,含夕固然有些不知所措,楚王神情间却更见慌乱,不由将目光求救一般投向端坐席前的皇非。

    宣王突然借贺礼之机强邀含夕公主抚琴,大出众人意料。依楚国习礼,未婚男女琴瑟相和,乃有婚嫁之意。若按常理,宣、楚两国并踞南北,各为一方霸主,纵有联姻之举亦不足为奇,但宣王深恶女色众所皆知,而含夕公主及笄之嫁牵动诸国格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由凝住万人眼目。

    整个渐芳台一片异常的安静,越过姬沧灼目的红衣,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个人,突然轻轻笑了一声,这一声笑,打破了压人的沉默,恍若春风流淌,玉水生波,先前欢悦的气氛潋潋洄转,湖光风色舒雅怡人。

    便见这笑声的主人,不急不慢放下手中玉杯,随意将袖一振,站起身来:“含夕公主不谙音律,殿下若有雅兴,非愿以一曲相陪,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姬沧面前一张艳若血玉的古琴,琴长六尺,广仅三寸,冰丝五弦,丝丝如刃。

    琴名“夺色”。

    宣王之夺色琴与他的血鸾剑——

    江湖之上恐怕没有人会不为这两样武器而悚然,这一张琴,曾惊破柔然十万铁骑,这一柄剑,曾斩裂后风国山海城池。

    昔日赤峰山前,一人一琴,独面柔然族大军来犯,曼殊花赤焰般肆放的色泽,至今仍是柔然无法磨灭的丧国之耻。

    乍见这张琴,居于宣王下座的万俟勃言垂眸忍色,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心头百般不甘——姬沧一日不亡,柔然便永无无出头之日,但这世上又有几人,有把握胜过这张夺色琴?

    皇非站在另一张琴前,修长的手指随意拭过琴弦,琤然一抹清声挑动,他微微侧首倾听,合眸笑赞道:“清若瑶玉之纯莹,泠若广寒之高洁,好琴!殿下这份礼物真可谓用心良苦,非代公主先行谢过。”

    一抬眸,俊逸的眼底精芒隐射,盯住眼前放肆的对手,含笑的唇弧挑起完美的锋利。

    姬沧眼梢一扬,华魅风情惊人心魂:“君上何必多礼,只要莫忘了我们的约定便好。”

    皇非微笑颔首,衣袂翩翩,恍若玉树临风:“殿下之约,非岂敢相忘。”

    渐芳台上弦音乍破,就连身处高榭之中的子昊和仲晏子心中都微有一凛,兵锋迫面的感觉!

    初时是几声凛冽交错的寒音,然而随着台上两人指法渐急,千军万马远来,震天蹄声卷起万里黄沙,瞬间便如乌云蔽日,急没漫山遍野,其势滔滔,一发不可复止。

    饮血的杀气,横溢长空,几乎是没有片刻停留,两军交锋,喊杀声震耳欲聋,惊沙扑面,血肉横飞!

    战马悲嘶,雷鼓铮鸣,一道道凌厉的音色穿空破日,热血溅面,甚至可以清楚听见长剑劈胸、利镞穿骨的破裂声响。

    三军往复,冲杀相搏,山川震荡,江河崩流!分明是阳春三月湖风浅,却好似鬼哭神嚎雷电崩。

    “砰!砰!砰!砰!”连续数声碎响,离琴案最近的楚王身前,杯盏纷纷迸裂,酒浆四射。赫连羿人急命侍卫护送面色发白的楚王和王后直接退至台下。这般琴音,便是苏陵、夜玄殇等高手也要硬以护身真气相抗才能稳坐席前,四周侍女护卫纷纷随王驾退下,更有体弱的支持不住,直接便晕倒过去。

    内力空御琴音,杀伐于无形之中,在座诸人虽自问要做到这点也并非难事,但这般强横霸道的气势却当真无人敢直撄其锋。

    台上姬沧乌发迎风,夺色琴血音狂肆,犹如燃起地狱烈火,催动战场上鬼神夺命;皇非双目静垂,始终面带淡笑,唯见广袖烈烈飞扬,风卷云啸,铮然不让锋芒。

    两人琴音之中都带了十成十的内力真气,交撞间气流激荡,原本平静的湖面之上急浪翻涌,眼看禁不住催发将要汹涌喷爆。便在此时,忽有一道清越的箫音飘然而至,行云流水一般穿入了琴声之间,两面昏天黑地的厮杀竟就此一窒,仿佛一道无尽的长河突然横隔在两军之间,流水浩浩,将这惨烈的战场一分为二,洗尽血污与戾气,唯余山川河流天然的静穆。

    箫音飞流,天地遥转,众人眼前漠原狂沙渐渐化作了一片浩瀚的夜空,河流遥遥不见尽头,向着虚空无垠的方向倾流而去,星星点点,炫丽如织的痕迹,在黑暗中闪烁着神秘而璀璨的光芒。

    无比的宁静,无比的空茫,却又无比的温暖,仿若天地静止,亘古虚空。且兰心头一震,蓦地望向那箫音传来的水榭——这是令她永远刻骨铭心,王城之中催动九转珑玲阵的箫声。

    水榭之中轻纱影里,子昊唇边一支玉箫晶莹如雪,随着那流转的箫音,他腕上灵石串珠渐渐发出幽邃的微光,映得那张本就苍白的容颜,几如冰雕玉琢。仲晏子见状一惊,发现他竟是要以九幽玄通强行压制台上两人的真气。皇非与姬沧任何一人,都是九域江湖莫与能敌的高手,即便是借助九转玲珑石的力量,也难以同时抗衡,更何况这两个人,谁也不会容忍如此的挑衅。

    果然,箫音刚刚回转,两道琴音便不约而同地破空而至,仿若九天雷霆挟威怒震,倾势而来。

    那箫音却又一变,乘风生云,回荡层叠,向无边的天际飘涌而去,琴音与之一触,便如破入深沉无际的茫茫沧海,无论多么强横的力量没进海中,也只能在瞬间掀起惊涛骇浪,最终还是要归复于瀚海永无止尽的平静。

    细刃般的琴弦无端在指尖一利,皇非剑眉微挑,琴音忽然大开大阖,气势凌厉,几如飞龙啸吟,直破云霄。

    便与此同时,姬沧夺色琴上血光盛烁,似有一只巨大的火凤展翼冲天,与那白龙并驾齐驱,不分先后地卷向箫音。

    琴音穿心,带着无可匹敌强悍的真气,子昊却只微一合目,心法流转,催动九幽玄通将黑曜石中蕴藏的灵力完全释放,一时间四周清光烁美,凌空眩目,几乎将他整个人都隐入澄澈的光芒之中。

    隔壁室中,子娆手腕上的碧玺灵石霍然绽出七彩异芒,紧接着,渐芳台上含夕的湘妃石,夺色琴畔宣王的血玲珑,万俟勃言收藏怀中的幽灵石都在黑曜石的牵引之下齐现清光,更有一道明紫色的光华自不远处楚宫衡元殿耀空闪现,却又转瞬消失了痕迹。

    夜玄殇猛然看向紫芒纵逝的方向,未及回头,便听到一阵碎金断玉的声音。

    姬沧手下的夺色琴骤然崩裂,而皇非琴上五弦齐断,夺面激射,他急速挥袖一卷,丝弦骤收,被他生生扯回琴上,“铮”地一声震鸣,整整齐齐紧在指下,勒出五道分明的血痕。

    再听那箫音,悠悠沉沉邈邈,仿若日暮残阳最后一抹光影,若有若无地消失而去,天地之间,唯余碧海无声,千山苍凉。

    夺目的鲜血,如同冰雪中极艳的寒梅,悄然绽放于白玉箫畔。子昊身子一晃,似有些站立不稳,仲晏子下意识地伸手过去,却不料他衣袖拂下,转身静立,染血的玉箫亦没入袖中。

    不露声色的拒绝,仲晏子怔视眼年轻而骄傲的男子,身形笔挺,笑容冷峭,若非比先前更见苍白的脸色,他几乎以为方才看到的虚弱不过是错觉。压下心中震惊,沉声道:“你怎可如此逞强好胜?要知你现在体内剧毒全靠九幽玄通压制,一旦有所差池,便可能毒发攻心!”

    子昊转身之时,早已强行咽下已冲到唇边的腥甜之气,徐徐笑道:“多谢王叔挂心,侄儿自有分寸。”

    渐芳台上,弦断琴裂,皇非和姬沧几乎同时振衣而起,看向那座重纱掩映下的水榭,姬沧眼中戾气隐隐,转而扫向皇非。

    侍从们收拾好碎裂一地的杯盏,楚王才在众人护卫之下重新登上渐芳台。

    皇非心中诧异那水榭中究竟是哪国宾客,面上却未曾显露,上前微微一揖:“臣方才一时不慎,惊了王驾,还望大王恕罪。”分明是低头请罪,言辞间却并无卑谦之意,而楚王竟也不以为意:“爱卿无恙吧?方才……”毕竟是一国之君,看一眼桀骜的宣王,心有余悸的话自不能说出来,只是神色间毕竟有些不自然,“宣王殿下琴艺精妙……这两张琴当真可惜了。”

    姬沧引以自负的夺色琴竟被人以真气当场震毁,只道楚国暗中有高人相助,心下正自恼怒,这话听起来便十分刺耳,狭眸一挑,正待反唇相讥,皇非适时的笑语将他打断:“相交多年,今日才真正见识殿下琴艺,闻君雅音,心驰神往,着实意犹未尽,只可惜琴已毁了,今天难再请教高明,我府中亦有几张上好的古琴,不如明日我在府中设宴,请殿下赏光前往,以尽余兴如何?”

    不愠不火,绵里藏锋,竟是约他再论高下,姬沧冷笑道:“君上盛情,本王岂好辜负?只不知……”别有用意的眸光飘向惊魂甫定的楚王:“楚王殿下可愿一同前往,也好增添几分兴致?”

    楚王尚自犹豫,皇非接口道:“大王前些日子不是说,要去臣府中游园赏花吗?依臣之见,拣日不如撞日,既然宣王殿下相邀,便请大王移驾一游,臣定将一切安排妥当。”一边说着,似不经意般瞥向旁边赫连羿人,目中骄狂之色如一道尖锐的火花刺目闪过。

    少原君府里御旨敕造的得天阁,集天下名品牡丹于一苑,花开时分乃是楚都绝盛之美景,王宫御内的牡丹园亦难及其万一。楚王对皇非恩宠隆盛,每年春日都会携王后、公主前去游玩,有时甚至留宿君府,数日方归。赫连羿人早便对此大为不满,一直百般阻挠,此时面对皇非恃宠而骄的挑衅,不由怒火中烧。

    楚王侧首对王后道:“爱卿的提议,王后以为如何?”

    王后楚楚道:“春日困倦,臣妾近日觉得待在宫中有些闷,出去走动走动也好,一切听凭大王做主。”

    楚王道:“那好,便依爱卿……”

    “大王不可!”赫连羿人猛然出声打断。

    楚王被赫连羿人吓了一跳,诧道:“爱卿这是为何?”

    赫连羿人横扫皇非一眼,沉声道:“皇非今日邀大王入府,实是图谋不轨,想要借机刺杀大王,大王万不可中他圈套!”

    楚王面露惊色,皇非薄唇冷挑,目视赫连羿人,徐徐道:“无凭无据,侯爷此话未免有些血口喷人,这谋逆的大罪本君可担当不起!”

    赫连羿人冷哼道:“皇非,你与宣王密约,欲借大王入府游园之机行刺,勾结篡政,并将边境五城许给宣国作为回报,这般险恶用心,以为无人知道吗?”

    此言一出,四周人人色变。含夕第一个按捺不住:“赫连羿人,你不要胡说!皇非怎么可能谋反?”

    皇非先对含夕展开个迷人的微笑,一振袖,倒负双手,倜傥扬眉:“侯爷说得煞有其事,听起来倒由不得人不信,但口说无凭,敢问侯爷有何证据证明本君怀此不臣之心?”

    赫连羿人转向惊疑不定的楚王:“大王,臣日前曾截得皇非与宣国的密信,才得知他们之间的阴谋。皇非与宣王往来甚密,大王也亲眼见到了,此事绝非臣信口胡言。”

    好好的大典意外迭起,观礼的宾客除了面面相觑,亦有些许看热闹的心思,多是静观其变。就连当事人之一的姬沧,也只冷眼相看而不发一言,目光落在皇非身上,阴晴变幻,渐渐露出些有趣的意味。

    楚王一时举棋不定,虽不信皇非会谋反,但赫连羿人言之凿凿,却也不可忽视:“爱卿既如此说,那……可将密信拿来一观。”

    传令下去,赫连羿人命人去取信,两队带甲佩剑的御前侍卫将渐芳台围护起来,一时间气氛颇有些紧张。含夕没好气地瞪一眼赫连羿人,恼他在自己的及笄典礼上生事,悄声对楚王道:“王兄,你别轻信别人诬蔑,皇非若要谋反,也不会等到今日王嫂有孕在身的时候,定是那赫连羿人不服他,故意陷害。”

    楚王看向有些受惊的王后,安慰似地拍了拍她的手,却也没说什么。皇非这边却一脸若无其事的笑意,潇潇洒洒对姬沧一拱手:“敝国琐事,让殿下见笑了,往来一趟侯府也要花不少时间,咱们不如还席就座,莫要空等在这里,浪费了大好春光。”顺便吩咐歌舞,请众人继续饮酒为乐。

    回到酒席之上,一直未曾开口的姬沧握了玉杯在手,似笑非笑盯了他:“这又是唱的哪出?”

    皇非半真半假地笑道:“殿下何不拭目以待,你我之间的约定还少吗?”

    宣王毕竟是宣王,与少原君抗衡多年,知之甚深的宣王,这其中用意别人不知,他却如何看不明白?

    眼前这场惊动九域的大典,暗流翻涌风云急,乃是皇非清除内患,送他姬沧的战书。

    他若胜,不但皇非,就连整个楚国都是囊中之物,若败,便输上家国性命乃至争夺天下的资格。

    如此豪赌,早已不再是剑下胜负,琴中输赢,也只有自负如皇非,狂傲如皇非才会断然行之,单是这份倾手江山的霸气,便叫人有振剑一试的冲动。

    倾尽杯中酒,姬沧眼梢往那台前一挑,映着几分酒色几分魅光,瞬间妖异摄人:“真有也好,假有也罢,我奉陪到底就是!但这般隔着一层总是叫人不舒服,怎样,你若是下不了手,我替你直接解决了楚王,边境五城的回报我也不稀罕了,只要你念着我这份心就行。”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听着这般惊心的话,皇非笑眸之中一丝震动也无,犹自风俊怡人,“若真想做,这世上还没有我皇非下不了手的事,有劳殿下费心了。”

    没过多久,奉命前去赫连侯府的侍卫带着侯府中取信之人归来。楚王命奉酒的侍女统统退下,息了鼓乐,那侯府亲信遥跪在台下将密信交到侍卫手中,一层层转交,最终送到了楚王御前。

    楚王轻咳一声,看了看面前两位重臣,将信打开。侍立在旁的含夕急忙倾身去看,“咦”地一声,而后粉面微寒,不待楚王发话,便指着赫连羿人道:“赫连羿人,你好大的胆子……”

    “含夕!”楚王阻止他,双眉蹙起,看向赫连羿人。赫连羿人生怕公主与王后回护皇非,急道:“大王,臣已鉴证过,这信上笔迹印鉴皆尽属实,绝非伪造,请大王速将皇非这逆贼拿下,交谳狱司问罪!”

    楚王盯着他,问道:“这密信当真属实?”

    赫连羿人道:“确凿无误,大王不必再怀疑,尽快处置为是!”

    楚王面色阴沉,似是十分不豫,深吸一口气,突然间重重冷哼,将那密信劈面掷下,“好!那你告诉孤究竟该如何处置!”

    赫连羿人一惊,接信在手,抬眼扫去,刹那间面色大变,即刻跪倒在地:“大王恕罪,臣……臣……”

    楚王打断他:“证据就在你手中,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艳日骄阳照得眼前玉石灼灼刺目,就这瞬间,赫连羿人额头上渗出汗来:“大王明鉴,臣这也是……为我楚国着想……”

    “哼!”楚王怒不可遏,“只怕为我楚国着想之外,还有些难以告人的私心!明日起你不必再上朝,且在府中闭门思过,听候处置吧!”

    座上君王震怒,赫连羿人才知中了皇非算计,猛地怒视过去,皇非一脸莫测深浅的笑容,见他看来,便将手中玉杯向上一举,风度翩翩地欠了欠身。渐芳台下一侧阴影中,那送信之人微微抬起头来,一张过于明丽的脸,带着三分异样的笑……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