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式 风摆荷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6647  更新时间:17-04-03 07:5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

    “卖包子了!卖包子了!两钱一个的新鲜包子……”

    “给我一份菜包,外带一碗豆浆。”

    “好咧!”

    “卖包子了!卖包子了!新鲜的肉包菜包豆沙包咧……”

    “三个菜包一个肉包!”

    “来了!”

    “卖包子了!卖包子了!两钱一个热包子咧……”

    兄弟俩每天的生活,都是从这一声声叫卖开始的。虽然日复一复地进行同一件事情很容易让人感到枯燥乏味,但是为了生计不得不如此,不正是所谓的‘生活’吗?

    临近中午,前来买包子的人渐渐少了。忙活了一上午的淳喘口气,撩起搭在肩膀上的抹布擦了把汗,准备坐下来歇一会儿。

    这时,一个着装华丽的年轻男子停在了包子铺前。他那身绫罗绸缎虽然颜色不鲜艳,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此人非富即贵。

    “小哥,你这儿有什么包子?”

    清脆的,带着一点金属味儿的嗓音,一下子就把淳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客官,你要点什……么……”

    【脸好白,像白面团似的,看上去好软……】

    见卖包子的人一直盯着自己,两只眼珠子一动不动,和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说……”

    和也走上前去,轻轻拍打那张僵掉了的脸。

    “小哥,醒醒。”

    “啊!”

    淳惊醒过来,脸“噌”地瞬间全红!

    “不,不好意思。客官您说什么?”

    和也垮下肩膀,笑眯眯道:

    “我问,包子怎么卖?”

    “哦,牌子上有写。两,两钱一个。”

    虽然淳已经在极力克制,但他仍是忍不住结巴了一回。和也倒是全不在意,继续笑眯眯地问:

    “你都不让我看看有些什么包子,我光知道两钱一个又有何用?”

    “哦,哦,是的。”

    淳急忙将和也拉到蒸笼边,开始像往常一样熟练地报数:

    “炊饼豆沙麻蓉馅儿,鲜肉叉烧锅贴饺,客官,您看来点什么?”

    “人肉包,有吗?”

    和也笑眯眯地问——可是这话一点也不好笑!淳瞬间就呆住了!

    “什,什么!娘亲,你莫不是那黑风寨的压寨少爷?!”

    说着伸手就要去摸案板上的擀面杖。和也见他这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得,来俩豆沙包吧!”

    “不,不要人肉包?”

    淳将信将疑地打开蒸笼,在霎时蒸腾而出的热气里,寻找着客人要的品种。他一边在蒸笼里寻找豆沙包,一边用余光打量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位奇怪的客人。和也知道他仍然因为自己的玩笑话存有戒心,赶紧补充:

    “放心吧你就。”

    和也说着,伸出两只白皙的小手,摊开在淳面前。

    “这是做甚?”

    “接包子呀!”

    “噗。”

    淳忍不住笑出声来,刚才以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终于松了下来。

    “这么烫的包子,非把你的细皮嫩肉烧坏不可。瞧,我都不敢用手去接咧!”

    淳用竹制的夹子将两个豆沙包从蒸笼里夹出,盛在一个大碗里,随即又添出一碗热气腾腾的豆浆,一起摆到了桌上。

    “坐吧,这碗豆浆算我请你的,不要钱。”

    “哇,你是说真的吗?小哥,你真好!谢谢你!”

    和也从小生长在等级森严家规分明的环境里,祖辈代代相传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教导,使他从小便同亲热温情隔绝开来。现在有人愿意这般对自己好,真真无法让他不满心欢喜。他一时也忘了矜持,笑眯眯地坐下去,伸手就去抓碗里的包子——

    “烫烫烫!”

    少爷痛呼一声,急忙把手指塞到嘴里吮住。

    “你说你如何这般不小心?”

    心想这副尊贵身子可别烫伤了才好,淳不作多想,拉起和也就往水缸边去。他揭开水缸盖子,伸手进去沾些凉水,再捂到和也被烫得发红的手指上去。

    “呼……凉凉的……”

    和也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还疼么?”

    和也笑眯眯地摇摇头。

    “小哥,你真好。如何称呼?”

    “淳,三点水那个。”

    淳觉得被少爷这么笑眯眯地一看,脸又烫起来了。他急忙别开头,又从水缸里沾些水来替和也的手指降温。

    “淳吗?人如其名,淳朴真诚。我叫和也。”

    “和也?这名字……”

    见淳疑惑地看着自己,和也笑着解释:

    “祖上是扶桑来的外族,唐朝高宗时期留在了朝廷里,虽被前朝皇帝赐了汉姓,但子子孙孙的名字,却一直沿用着扶桑的传统。所以我才叫了个这样的名字。”

    “这样……”

    淳了然地点点头。这时,一个官爷模样的人急匆匆地朝铺子这边跑了过来。淳急忙回身招呼:

    “官爷,有什么……”

    那个官爷无视淳,径直跑到和也面前,毕恭毕敬地抱拳行礼,道:

    “小王爷,请速回府。”

    “小,小,小王爷?!”

    这下,淳的嘴张得足能塞进一颗鸡蛋了!然而和也脸上却丝毫没有被淳识破的慌张与尴尬。面对下属的他,一改方才的俏皮模样,严肃的神情为本就白皙的俊脸平添几分冷色。

    “何事?”

    “回小王爷。莉乃小姐到府上来了。”

    和也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他转过身——淳这才从他的眉间读出了一丝烦躁。

    “王爷您快回去吧!正事要紧。哦……”

    末了,还不忘学那官爷的模样,也对着和也抱拳鞠躬。

    因着下人在一旁,和也的确不方便多说。他看了淳一眼,就随那官爷一并去了。

    ※

    一见自家主子回来,早就等在府门口的管家急忙迎了上去。

    “爷,您可算回了。”

    看见自家老仆急得额头上沁满了细密的汗珠,和也只觉太阳穴处生出无奈的疼痛。

    “来很久了?”

    不等管家回话,一道粉红色的倩影就从门里扑了出来,直往和也怀里落去——

    “和也哥哥!”

    “小心点儿!”

    和也急忙接住扑进怀里的人儿。

    “抱歉,让莉乃久等了。”

    和也说着,半拖半抱地同那团粉红色一起跨进王府的大门。

    “和也哥哥还是这么文质彬彬……”

    “不好吗?”

    穿过花园,和也将人在主厅前的台阶上放下。莉乃两脚站到地面,一只手却执拗地要同和也紧紧牵着,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和也低头看了一眼,随她去了。

    “和也哥哥,你以后别跟我那么见外了,我们可是……”

    后面的话,莉乃红着小脸说不下去了。这时,从主厅里出来了一位同和也一般身着名贵绸缎的少爷,还跟着一个戴着傩面具的侍从。

    “不就是定亲嘛,有什么好羞的。”

    “表哥!”

    被那少爷这么一说,莉乃的脸涨得更红了。

    和也没有说话,看了看那戴着面具的侍从——这个侍从,他极有印象。自小跟在智久少爷身边,同出同进不说,光是那一张从不在人前卸下的面具,足以让人铭记于心。

    【虽然从没见过他的真面目,但总记得,他的嗓音是极好听的。

    声音如此的人,相貌,想必也不会差吧?】

    和也正在这边兀自胡思乱想,忽听那头兄妹俩唤道:

    “和也哥哥,来玩蹴鞠吧!表哥带了球来!”

    看了一眼那面具侍从。侍从也注意到了王爷的目光。他微微颔首,做了个请的动作。

    “还在那儿做什么呢!”

    莉乃见和也迟迟不来,心急地从花园那头跑过来拉人。

    “仁,你也一起来玩吧!同表哥一队好了。”

    “就知道你要同和也一队,这次可不能遂了你的心愿。”

    智久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枚铜钱,拉着表妹就要抓阄。

    “如果老天爷要你们俩一队,那谁也拆不散你们。”

    这句话的深意,莉乃当时完全没去想——直到日后,自己的夫君在众目睽睽的喜堂之上逃婚而去,她才顿悟表哥当时这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的话里话。

    ※

    虽然和也知道仁是从小跟在智久身边的侍从,但他却从来不知道,原来智久身边,藏了一个如此厉害的蹴鞠高手!

    拐、蹑、搭、蹬、捻……个个动作都做得精准漂亮!

    转乾坤、佛顶珠、拐子流星……样样花式都让人叫绝!

    就连头球那一下狮子摆尾,也因为他飘逸的黑发而让人赞叹不已……

    “莉乃,接球!”

    “嘿!”

    沉住气,等球落到合适的高度,莉乃转过身,在球快要落地之时,突然飞起右脚往后一钩──

    “漂亮!”

    别看用力不大,蹴鞠却是被高高地抛到了空中。

    这边,和也抓住机会,急忙往前踏了一步──跃起!

    “我来!”

    只可惜,他的声音倒是足够大,不过起跳的高度──

    “糟糕,够不着了!”

    “小心!”

    见王爷球没够着,人却因为上身后仰得太厉害,即将跌下来,仁急忙跃起身子,一个狮子甩头,把那蹴鞠给顶了过去,大手则在重心不稳的王爷的腰上一托──和也当即被他稳稳当当地接在怀里,没能摔下去。

    “王爷,您没事吧?”

    作为一个合格的侍从,第一反应自然是要保主子安全。而身为主子的和也,却因为仁的这一声“王爷”,瞬间软进男人怀里,只知道直直地看着这个将自己稳稳搂在怀里的男人,呆呆地不知所措。

    仁大手托稳王爷,轻声问道:

    “王爷?可是哪里不舒服?”

    “啊?啊,没有。”

    和也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犯起了花痴。他急忙红着脸,从仁的怀里跳了下来。

    ※

    “卖包子了!卖包子了!两钱一个……”

    “卖包子了!卖包子了!新鲜的肉包菜包豆沙包咧……”

    “卖包子了!卖包子了!两钱一个热包子咧……”

    兄弟俩同往常一样,在街上叫卖自家的包子,可是今天,丸子的眼睛,一直徘徊于对街的巷子,整个人心不在焉的。

    【唉,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呢?

    小上──这个名字和那身华丽的丝纺,倒是不太配呢!

    不过,想这些做什么呢?反正我们两个……】

    丸子正在这边厢胡思乱想,哪知巷口处,竟真的出现了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小上?!”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丸子“唰”地就站了起来,连带着刚刚坐热的长凳也被他带倒在地。

    “什么?哥你要上哪……儿……”

    淳见哥哥的眼睛忽然直了,也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扭头去看——

    “乖乖!”

    【这,这美人儿,是哪,哪里来的……】

    比起弟弟的结巴,丸子显然不会比他好多少——他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眼睛和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了。

    “你,你怎么……”

    小上不说话,只是歪着头,看着丸子笑。于是,丸子的脸更红了。还是淳比较醒目,赶紧在一旁问了句:

    “姑娘,来点包子么?”

    被这么一提醒,丸子一拍脑门,赶紧接着弟弟的话问:

    “对啊对啊,来两个包子不?我,我请你吃。”

    丸子说着,转身就从蒸笼里夹出一个菜包,放到碗里。

    “姑娘家一般都会喜欢菜包吧?没有肉包那么油腻……”

    小上抿着嘴笑,伸出纤纤玉手就要去拿碗里的包子。丸子急忙按住“她”的手。

    “莫急,烫的很。”

    说罢,他将小上带到一张桌子前坐下,替他拿起包子,掰开两瓣——蒸腾的热气,一下子就从他的指间窜了上来!

    “这样,快些凉。”

    小上看着丸子,踌躇了一阵,自唇间挤出两个字:

    “谢……谢……”

    终于听到了——小上的声音!可是,为什么会是……

    “好沙哑,你的声音。”

    “我……”

    小上用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唇,摇了摇手。

    “你不会说话?”

    小上顿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丸子面露惋惜,同情地看着“她”。未几,他把凉得差不多了的半边包子递到小上跟前。

    “吃吧,凉了。”

    “谢……谢……”

    小上红着脸,吃力地回答。他的目光扫过丸子的右手。

    “这……里……”

    小上指了指丸子卷起的衣袖下,右手前臂上的一块烫伤。丸子顺着“她”的目光,屈起手臂看了看。

    “哦,没事。我们做粗活的,这点伤算什么。”

    “不……要擦……药……”

    小上虽然话说得相当艰难,但仍然努力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她”把包子叼在嘴里,两手在袖袋里掏了一会儿。

    “嗯……”

    终于摸到了绣花的钱袋——丸子看到,那个钱袋上,绣了一个很漂亮的烫金“龙”字。

    【这字,不是皇上才能用的吗?

    难道说,皇上也是小上的入幕之宾?】

    这么想着,丸子看向小上的眼神不由变得复杂。

    小上没去注意丸子的表情,自顾自地把钱袋反过来——里面的碎银子,当啷啷地全都滚了出来。

    “你,你这是做什么?”

    小上比划出一个写字的动作,丸子心领神会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在一旁看孩子们踢球正看得起劲儿,淳忽然被哥哥叫了一声,整个人差点从长凳上弹了起来。

    “吓死我,哥!”

    “那啥,帮我找个纸笔。”

    “哦。”

    不一会儿,淳就从旁边的酒楼里借来了一张草纸,还有一枝半截的毛笔。

    “只有这个,人家不肯借墨。”

    小上朝淳点了点头,接过纸笔,就着碗里的豆浆,在纸上一笔一画地认真写道:

    “什么什么?仁和府?紫金烫伤……这是什么字?高吗?”

    丸子不好意思地朝小上笑笑。

    “还真是,让你费心了。我兄弟他,也认不得几个字。”

    小上笑着,把那张草纸撕开一半,将写好字的那一半,同碎银子包在了一起。又在另一半空的纸上,画了一张简易的地图。

    “哦,这个我知道。”

    接过小上递来的纸,淳掂了掂手里的纸包。

    “是要我去买药么?得咧,哥你就安心和嫂子在这儿看店吧!小弟我去也!”

    “什,什么嫂子!别胡说!”

    丸子气得一张脸都涨红了,回头看小上,才发现“她”也正顶着一张红脸,只不过,怎么那脸看起来……

    像是在害羞?!

    ※

    如果不是因为要按照地图上的指示,往仁和府去买药,淳估计自己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走到东街来呢!

    奢华的、富贵的、高雅的……东街,随处可见的都是八抬大轿,香车宝马。路上的行人,也多是绸缎丝织。自己这身粗布衣裳,还有脚上这双提带都快磨断了的草鞋,和这条街从里到外,无论哪一点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这么说来,那天遇见的那个和也,应该也住在这一带吧!他可是个王爷呢!】

    淳无法忘记,那天那个官老爷在自家包子铺前,面对和也时的那副卑恭模样。

    【是啊,当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明明他那身衣服,就不是一般老百姓能穿得起的。】

    胡思乱想之间,忽然一扇富丽堂皇的朱色大门吸引了他的目光——抬头看那匾额……

    “仁和府……总算找到了……”

    可是……

    这戒备森严的模样,哪有半点药铺的模样?

    这时,一顶粉红色的轿子停在了门口。淳急忙后退几步,避开那横冲直撞的轿夫。

    门口的两个守卫急忙跑下台阶,跪在地上。

    “恭迎莉乃小姐。”

    轿子里的人缓缓步出轿子,也不要人搀扶,便直往阶上去了。

    “小姐,当心脚下。”

    “嗯。”

    莉乃登上最后一级台阶,吊起凤眼,斜目瞥了一眼一直傻愣愣地站在旁边的淳。她轻蔑地别过脸。

    “和也哥哥呢?又去药房了吗?”

    【和也哥哥?药房?难道不是这里……】

    “回小姐,是的。”

    守卫恭敬地回答,两人快步跑上台阶,为小姐推开沉重的木门。

    “小王爷用完早膳,便一直在药房了。”

    淳就一直这么在门外傻愣着,直到那尊贵的小姐的身影再也瞧不见了,才回过神来。

    【难道说我要去的药铺在这大门里?那我可怎么进得去啊!】

    这时,一个守卫快步走到淳面前。淳有些害怕地后退两步。不过幸好,那侍卫大概是看出了淳的来意,公事公办道:

    “药铺的话绕过这个院子,往西街去,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

    说是沿着王府的外墙绕过去便是西街,但是淳觉着自己至少走了快有半个时辰,两条腿酸软得都快打颤了,才见着那药铺。

    【真是的,早说在西街就好了嘛,害我腿都快走断了!】

    淳从衣袋里掏出纸,又照着上面的字,同匾额上的名牌对了一遍,才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一进门,淳还没见着掌柜的,就先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草药香味。

    “掌柜的?有人吗?”

    “来了。”

    里屋的人听见外面有声响,急忙跑了出来。

    “客官,要抓什么……”

    淳一见出来接应的人,吓了一跳!

    “和也?!”

    惊叫过去,淳一骨碌地跪趴在地上。

    “拜见王爷!”

    “快快请起。”

    和也急忙过来搀起淳。

    “这里是仁和药铺,只有郎中和病人,哪来什么王爷。你快些起来。”

    “可是……”

    淳还是有点不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位围着裙布的俊俏男子。因为冒犯了达官贵人而遭责罚迫害的事情,他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可没少遇见。

    和也笑眯眯地看着淳。

    “在你面前,我永远都只是‘和也’啊!”

    永远都只是和也啊……

    淳的脸,很不争气地瞬间刷红了。

    “啊,这个,是你的吧?”

    和也弯下腰,从地上拣起一个纸包。淳急忙去摸胸前的衣袋。

    “啊,是刚刚掉出来的。那里面写着我要买的药,还有钱。”

    “这样啊,那我看看。”

    和也说着,把纸包摆带柜台上,小心打开。

    “紫金烫伤膏?这是我府上的祖传秘方,你怎么会知道这个药?”

    射向淳的目光瞬间变得犀利尖锐,淳不明白其中的奥妙,心下一惊。和也接着问:

    “这字,是谁写给你的?”

    “是,是街对面的一个青楼女子。我,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只是她最近都会来铺子找我哥……诶,人呢?”

    和也一头钻进柜台,没了踪影,只听见声音道:

    “药,一盒够吗?”

    “足够了。”

    淳拼命摆手,示意和也不用给自己这么多药。

    “其实也是为了应付一下那个头牌啦!像我们这些粗人,身上哪会少了疤痕……”

    这时,外面传来了孩子们嬉戏玩闹的声音。淳见他们脚下的蹴鞠,不由得将步子往外挪了两步,脸上写满了羡慕。和也若有所思地从柜台里走出来。他将药同那些碎银子包在一起,替淳放好在胸前的衣袋里,还用手在上面捂了捂。随即信步踱出门外,只留淳一个人在后面脸红得抓耳挠腮。

    “淳,你也喜欢玩蹴鞠么?”

    “只是玩玩而已。哦,这药钱……”

    这时,一个蹴鞠呼地朝两人这边飞来,淳嘴上忙喊:

    “小心!”

    脚下倒是一点儿也不慌张——只见他微微后仰,躲过迎面飞来的皮球,旋即将身子摆正,前倾,双手撑地,飞起脚跟,将球倒勾了去!

    “漂亮!”

    看到那个皮球稳稳当当地飞进了一旁的竹筐,和也同孩子们一齐鼓掌。

    “呵呵……”

    淳回直身子,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和也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踢得一点都不差呢!”

    【虽然不比仁的华丽帅气,但灵巧流畅一气呵成,若能得到系统规范的训练,将来也必能有所成。】

    这么想着,和也的脸上忽然浮起笑意。

    “最近圣上正在招募皇家蹴鞠队员,不知你可有听闻?若你有意要在蹴鞠上提高技艺,我可以为你写一封推荐信。”

    “什,什么?!”

    皇家?!蹴鞠队?!

    “和也,你不,不是在开……”

    “当然不是开玩笑咯!”

    和也看着淳,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要带我去见这个经常光顾你家包子铺的头牌。我非常有兴趣,想要会会她……”

    作者闲话:

    蹴鞠九式之第二式

    讨人喜爱小王爷仁和府上药王当道

    一球踢出包子缘伯乐识马当街纳贤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