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夜长春梦短,人远天涯近。  第八十章 姚家长女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531  更新时间:17-05-09 19:2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马车平稳地行使在御街上。铭  抱着手炉默默地坐在车里,闭目养神。邺洪基的手仍然抓着她的手,一刻也不肯放开。车外翻飞着雪花,车里洋溢着温暖。随着影驰奔跑的节奏,马车有节律地轻轻晃动。渐渐地,铭  从先前的紧张状态中松弛下来。然而她并没有完全放松,她的心思还在转动,回想着邺洪德刚才的那个眼神。

    因为一直抱着手炉,铭  的手心有些发烫。她丢开了手炉,把两只手藏到了袖管里。

    “怎么了?”邺洪基以为是手炉出了什么问题,拿起来,细细检查了一番。

    “手炉太烫,烧得我难受,焐久了上火。”铭  解释了原因,语音轻缓。

    “总缩着手,多难受啊!还是我帮你焐焐吧。”邺洪基放下手炉,一把抓起了铭  的双手,捧在掌心里,轻柔地摩挲着。还咧着嘴笑,“我的手多好,又厚又暖,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

    无视他的无赖,铭  无奈地轻笑。

    她没有抽手,邺洪基心里暖意融融。“真想一辈子就这样捧着。就怕你不愿意。”

    对于邺洪基含蓄地表白,铭  闷然后应,报以浅淡地一笑。“那样的话,会有很多不满向你我袭来。在这样的不满面前,你会明白,你我二人的想法,其实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以为铭  还在对今天的事情耿耿于怀,邺洪基微微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太后还是喜欢你的。所以,你不用过多担心我母后的态度,她都听太后的。只是我父皇那边……。”

    铭  心头忽然一紧,想起了洪德的那个眼神。她似乎有种糟糕的预感,但却无力改变什么。无奈地叹一口气,铭  低头,浅笑不语。

    ……

    一路无事,马车停到了晋王府的大门口。地上已经积起了新雪。廖广安早已领着人,候在门房里多时了。看见他们回来,赶紧出来相迎。

    邺洪基怕铭  滑到,仍旧用自己的披风包着她,将她抱下了马车。刚站稳,铭  立刻平伸开双臂,在纷纷扬扬的漫天飞雪中,感受着雪花亲吻脸颊的细腻与柔和。两颊已经被北风吹得泛起了红色的血丝,可笑容依旧灿烂,像一个无忧无虑、无惧无怖的孩子。披风从她肩头滑下,掉落在地上。

    邺洪基捡起披风,又要给她披上。不料,铭  一下闪开了。带着脚踝的伤势,她行动不便,摇晃着几乎摔了。“我不要这个。我有毛皮大氅呢。”一面蹒跚,一面缩了缩脖子,拉紧了大氅的毛皮领子。“天也不是很冷,风也不是很大。穿着这个又厚又重的东西,我连路都走不动了。”

    见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邺洪基立刻上前几步,将她揽在怀里,又用披风将她裹紧。“走不动路,正好。我抱你进去。何况,你伤成这个样子,还能走路吗?”说着,便将怀里的人儿打横抱起。

    一瞬间,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铭  在邺洪基的怀里挣扎着,努力伸出头来,向着远处街角的巷子口极目张望,却什么也没有看见。能看见什么呢?想看见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心里莫名其妙地觉得,那里应该有些什么的。

    邺洪基以为她在反抗,任由她在怀里不安分地闹腾,只是有意收拢双臂,抱得更紧了些。还转头吩咐廖广安,“去把治外伤的王太医请来”。随后,一路向内院的遇园走去。

    不等廖广安嘱咐,自有机灵的下人,已经飞跑出去。见去的人还算稳妥,廖广安不紧不慢地跟上了邺洪基,随着他回到了遇园。因为是铭  的屋子,廖广安不敢随意出入,只在门外屋檐下站着,等候邺洪基的吩咐。

    无心理会周嬷嬷和紫苏、紫姜的行礼,邺洪基抱着铭  ,径直入内,轻轻将她放在了卧房的睡床之上。扶她在床沿上坐稳,邺洪基立刻蹲下身子,捉起铭  的伤脚,搁在自己的膝盖上。铭  阻止不及,反招来了一个凌厉的眼神。于是,叹了一口气,便由他去了。亲手除去她的鞋袜,邺洪基捧着她的脚踝,仔细地检视伤情。

    跟着进来的周嬷嬷唬了一吓,却也不敢劝阻,只得噤声侧立一旁。紫苏紫姜也看见了这一幕,面面相觑之后,识相地以眼观心,静待吩咐。

    内侧的脚踝以及脚背的一部分,有些轻微的浮肿。因为是新伤,还未见到淤血的青紫颜色。浮肿处的皮肤,枯骨似的白,散发着一种惨淡的光。邺洪基看着心疼,眉宇间升腾起一股杀气。

    铭  躬身前探,一只手搭上邺洪基的肩头,微微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温婉的笑容。“别这样。我的伤,不碍事的。”

    邺洪基刚想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廖广安的声音。王大夫已经候在门外了。

    他不再多说什么。示意紫苏搬来一个杌子,把解下的披风搭上,才将铭  的伤脚搁了上去。周嬷嬷领着紫姜,放下了床帐,遮住了铭  ,只有一只伤脚露在帐外。待一切准备妥当,紫苏方才缓步向外,请廖广安领了王大夫进来。

    王太医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大夫,祖上三代都在北朝的太医院供职,深得北帝与萧太后的信任。他本人专治各类骨科外伤,自邺洪基幼年时起,就一直照料他们兄弟三人的磕磕碰碰。听到晋王府传召,老太医原以为是邺洪基受伤,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行至内院才觉得有些不对,却也不容他多想,只好低头跟着执事的嬷嬷,不敢多走一步。来到大屋前,又看见廖广安站在屋檐下候命,便猜着是王府女眷有伤,于是更加谨言慎行。

    来到屋内,雕花架子大床的帐幄严丝合缝,周嬷嬷站在床边,又有锦衣女婢伺候在旁。一切都在暗示,伤者的身份尊贵非常。看见邺洪基一脸担忧地坐在一旁,王太医上前,躬身行礼。邺洪基摆手免礼,示意请他诊视伤情。

    直起身体时,老太医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梳妆台上摆着的、一对穿着大红喜服的泥塑人偶。英气不凡的新郎正是眼前这位,眉开眼笑,心满意足;那的端庄美丽的新娘,想必就是帐中之人,含羞带俏,灿若桃李。王太医自然知道,邺洪基尚未册立王妃,太后皇后正在给他议婚。不想今日,猛然看见这对人偶,心中不禁猜度。却也不敢打听,只能加倍小心地检查伤势。

    初一看,王太医心底一惊。受伤的脚踝周围,零散地分布着一些不易察觉的细微伤痕。有针孔、有烫斑,都是经年累积的旧伤痕。本来几不可寻,因为脚踝周围的皮肤浮肿胀开,故而显现了出来。毕竟是旧伤,又与他无关,虽有疑虑,既不便多问,也不好多说。

    细细捏过铭  的脚踝,确认没有伤及骨骼,老大夫心底微微松了一口气。迎着邺洪基关切的眼神,王太医谨慎地回明了伤情。言语之间,特意给自己留下了转还的余地。写下了禁忌食单和注意事项之后,又请王府派人隔日上门去取帖敷的膏药,最后约定了复诊的时间,王太医才得以告辞出去了。

    折腾了一个下午,日头已经西斜。邺洪基一直陪着铭  ,未曾离开一步。晚饭之后,紫苏奉上香茗,焚起芸香。铭  乏累不堪,便早早漱洗起来,邺洪基自顾自地在东屋的书桌上处理政事。

    亥时未到,铭  已经漱洗完毕,准备睡觉了。邺洪基将收拾妥帖的铭  抱上大床,为她放妥茶枕,盖好锦被,掖好被角。

    不同于平时,他没有转身离去,反而遣退了紫苏紫姜及所有执事的婢女,单独与铭  呆在屋里。掌心熨帖着铭  的脸颊,邺洪基微皱眉心,眼睛里有话,嘴上却什么也没说。

    铭  平静地望了他一眼,没有挽留,没有催促。觉得他似乎是有话要讲,于是,眉梢轻轻一扬,定定地注视着他的双眼。

    邺洪基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缓缓地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让我看着你睡,好吗?”

    一眨眼,一微笑,铭  同意了。

    “你知道,我醉心于‘黄鹂翠柳’。为了追寻它,我曾游历江南各地。端阳佳节,行至杭州。在西湖边的楼外楼上,我有幸,亲身经历了江南姚府大摆筵席、宴请各地相与的盛况。……”邺洪基很有耐心,用平缓的语速,柔和的嗓音,从容地重现了端午节那天、杭州楼外楼上的那番情景。“……虽然离开得匆忙,但我一直以为,那天的我,有幸见到了深藏在闺中、从不轻易露面的姚家大小姐。可是,直到最近,我才明白,姚二小姐口中的‘大姐’,并非是我仰慕已久的姚家大小姐,而应该是姚家收养的义女殷绘素姑娘才对。而真正的姚家大小姐,却因为这个误会,就此与我擦肩而过了。”说道这里,邺洪基停了下来,双目直视着铭  的眸子,仿佛要将她看穿。

    “原来,得你倾心之人,竟是姚家的大小姐。”眸底犹如一泓冷泉,清澈明净,却深不见底。铭  依然平静,就好像他刚才说的,就只是一个故事。不仅如此,像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听故事的人一样,她还好奇地向邺洪基发问:“后来呢?难不成,你与姚铭  就这样错过了?”

    见铭  不肯承认,邺洪基一脸讥诮,满怀感慨地叹道:“许是苍天垂怜,许是缘分未尽,一次偶然的巡猎,一只神奇的灵狐,竟然又把她带回到了我的身边……”他故意停下,只等她自己承认。

    “这么说来,你已经见到姚大小姐了?”虽然他已经说得非常明显,铭  却仍然抵死不认。“她的脾气,是不喜见外人的。连我,也有小半年没看见她了。”

    “你难道,不想见见她么?”因为铭  的坚持,邺洪基的心底很是生气。越生气,他就越想看见她被揭去伪装的那一刻。

    “好啊!只是今天晚了,明天再见吧。闹腾了一天,我也累了,想睡觉了。”铭  翻身转向内侧,摆出了逐客的意思。

    “哼!”邺洪基一声戏谑的笑。“不用明天。此刻,她就躺在我的跟前。”他下俯身,臂膀隔着锦被箍紧她的身体,脸颊贴上她的面庞,双唇含住她的耳垂。魔音在她耳畔柔声呢喃:“怎么,你还不承认吗?我的姚大小姐。”

    ……

    (第三卷完)

    
    马车平稳地行使在御街上。铭  抱着手炉默默地坐在车里,闭目养神。邺洪基的手仍然抓着她的手,一刻也不肯放开。车外翻飞着雪花,车里洋溢着温暖。随着影驰奔跑的节奏,马车有节律地轻轻晃动。渐渐地,铭  从先前的紧张状态中松弛下来。然而她并没有完全放松,她的心思还在转动,回想着邺洪德刚才的那个眼神。

    因为一直抱着手炉,铭  的手心有些发烫。她丢开了手炉,把两只手藏到了袖管里。

    “怎么了?”邺洪基以为是手炉出了什么问题,拿起来,细细检查了一番。

    “手炉太烫,烧得我难受,焐久了上火。”铭  解释了原因,语音轻缓。

    “总缩着手,多难受啊!还是我帮你焐焐吧。”邺洪基放下手炉,一把抓起了铭  的双手,捧在掌心里,轻柔地摩挲着。还咧着嘴笑,“我的手多好,又厚又暖,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

    无视他的无赖,铭  无奈地轻笑。

    她没有抽手,邺洪基心里暖意融融。“真想一辈子就这样捧着。就怕你不愿意。”

    对于邺洪基含蓄地表白,铭  闷然后应,报以浅淡地一笑。“那样的话,会有很多不满向你我袭来。在这样的不满面前,你会明白,你我二人的想法,其实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以为铭  还在对今天的事情耿耿于怀,邺洪基微微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太后还是喜欢你的。所以,你不用过多担心我母后的态度,她都听太后的。只是我父皇那边……。”

    铭  心头忽然一紧,想起了洪德的那个眼神。她似乎有种糟糕的预感,但却无力改变什么。无奈地叹一口气,铭  低头,浅笑不语。

    ……

    一路无事,马车停到了晋王府的大门口。地上已经积起了新雪。廖广安早已领着人,候在门房里多时了。看见他们回来,赶紧出来相迎。

    邺洪基怕铭  滑到,仍旧用自己的披风包着她,将她抱下了马车。刚站稳,铭  立刻平伸开双臂,在纷纷扬扬的漫天飞雪中,感受着雪花亲吻脸颊的细腻与柔和。两颊已经被北风吹得泛起了红色的血丝,可笑容依旧灿烂,像一个无忧无虑、无惧无怖的孩子。披风从她肩头滑下,掉落在地上。

    邺洪基捡起披风,又要给她披上。不料,铭  一下闪开了。带着脚踝的伤势,她行动不便,摇晃着几乎摔了。“我不要这个。我有毛皮大氅呢。”一面蹒跚,一面缩了缩脖子,拉紧了大氅的毛皮领子。“天也不是很冷,风也不是很大。穿着这个又厚又重的东西,我连路都走不动了。”

    见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邺洪基立刻上前几步,将她揽在怀里,又用披风将她裹紧。“走不动路,正好。我抱你进去。何况,你伤成这个样子,还能走路吗?”说着,便将怀里的人儿打横抱起。

    一瞬间,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铭  在邺洪基的怀里挣扎着,努力伸出头来,向着远处街角的巷子口极目张望,却什么也没有看见。能看见什么呢?想看见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心里莫名其妙地觉得,那里应该有些什么的。

    邺洪基以为她在反抗,任由她在怀里不安分地闹腾,只是有意收拢双臂,抱得更紧了些。还转头吩咐廖广安,“去把治外伤的王太医请来”。随后,一路向内院的遇园走去。

    不等廖广安嘱咐,自有机灵的下人,已经飞跑出去。见去的人还算稳妥,廖广安不紧不慢地跟上了邺洪基,随着他回到了遇园。因为是铭  的屋子,廖广安不敢随意出入,只在门外屋檐下站着,等候邺洪基的吩咐。

    无心理会周嬷嬷和紫苏、紫姜的行礼,邺洪基抱着铭  ,径直入内,轻轻将她放在了卧房的睡床之上。扶她在床沿上坐稳,邺洪基立刻蹲下身子,捉起铭  的伤脚,搁在自己的膝盖上。铭  阻止不及,反招来了一个凌厉的眼神。于是,叹了一口气,便由他去了。亲手除去她的鞋袜,邺洪基捧着她的脚踝,仔细地检视伤情。

    跟着进来的周嬷嬷唬了一吓,却也不敢劝阻,只得噤声侧立一旁。紫苏紫姜也看见了这一幕,面面相觑之后,识相地以眼观心,静待吩咐。

    内侧的脚踝以及脚背的一部分,有些轻微的浮肿。因为是新伤,还未见到淤血的青紫颜色。浮肿处的皮肤,枯骨似的白,散发着一种惨淡的光。邺洪基看着心疼,眉宇间升腾起一股杀气。

    铭  躬身前探,一只手搭上邺洪基的肩头,微微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温婉的笑容。“别这样。我的伤,不碍事的。”

    邺洪基刚想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廖广安的声音。王大夫已经候在门外了。

    他不再多说什么。示意紫苏搬来一个杌子,把解下的披风搭上,才将铭  的伤脚搁了上去。周嬷嬷领着紫姜,放下了床帐,遮住了铭  ,只有一只伤脚露在帐外。待一切准备妥当,紫苏方才缓步向外,请廖广安领了王大夫进来。

    王太医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大夫,祖上三代都在北朝的太医院供职,深得北帝与萧太后的信任。他本人专治各类骨科外伤,自邺洪基幼年时起,就一直照料他们兄弟三人的磕磕碰碰。听到晋王府传召,老太医原以为是邺洪基受伤,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行至内院才觉得有些不对,却也不容他多想,只好低头跟着执事的嬷嬷,不敢多走一步。来到大屋前,又看见廖广安站在屋檐下候命,便猜着是王府女眷有伤,于是更加谨言慎行。

    来到屋内,雕花架子大床的帐幄严丝合缝,周嬷嬷站在床边,又有锦衣女婢伺候在旁。一切都在暗示,伤者的身份尊贵非常。看见邺洪基一脸担忧地坐在一旁,王太医上前,躬身行礼。邺洪基摆手免礼,示意请他诊视伤情。

    直起身体时,老太医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梳妆台上摆着的、一对穿着大红喜服的泥塑人偶。英气不凡的新郎正是眼前这位,眉开眼笑,心满意足;那的端庄美丽的新娘,想必就是帐中之人,含羞带俏,灿若桃李。王太医自然知道,邺洪基尚未册立王妃,太后皇后正在给他议婚。不想今日,猛然看见这对人偶,心中不禁猜度。却也不敢打听,只能加倍小心地检查伤势。

    初一看,王太医心底一惊。受伤的脚踝周围,零散地分布着一些不易察觉的细微伤痕。有针孔、有烫斑,都是经年累积的旧伤痕。本来几不可寻,因为脚踝周围的皮肤浮肿胀开,故而显现了出来。毕竟是旧伤,又与他无关,虽有疑虑,既不便多问,也不好多说。

    细细捏过铭  的脚踝,确认没有伤及骨骼,老大夫心底微微松了一口气。迎着邺洪基关切的眼神,王太医谨慎地回明了伤情。言语之间,特意给自己留下了转还的余地。写下了禁忌食单和注意事项之后,又请王府派人隔日上门去取帖敷的膏药,最后约定了复诊的时间,王太医才得以告辞出去了。

    折腾了一个下午,日头已经西斜。邺洪基一直陪着铭  ,未曾离开一步。晚饭之后,紫苏奉上香茗,焚起芸香。铭  乏累不堪,便早早漱洗起来,邺洪基自顾自地在东屋的书桌上处理政事。

    亥时未到,铭  已经漱洗完毕,准备睡觉了。邺洪基将收拾妥帖的铭  抱上大床,为她放妥茶枕,盖好锦被,掖好被角。

    不同于平时,他没有转身离去,反而遣退了紫苏紫姜及所有执事的婢女,单独与铭  呆在屋里。掌心熨帖着铭  的脸颊,邺洪基微皱眉心,眼睛里有话,嘴上却什么也没说。

    铭  平静地望了他一眼,没有挽留,没有催促。觉得他似乎是有话要讲,于是,眉梢轻轻一扬,定定地注视着他的双眼。

    邺洪基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缓缓地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让我看着你睡,好吗?”

    一眨眼,一微笑,铭  同意了。

    “你知道,我醉心于‘黄鹂翠柳’。为了追寻它,我曾游历江南各地。端阳佳节,行至杭州。在西湖边的楼外楼上,我有幸,亲身经历了江南姚府大摆筵席、宴请各地相与的盛况。……”邺洪基很有耐心,用平缓的语速,柔和的嗓音,从容地重现了端午节那天、杭州楼外楼上的那番情景。“……虽然离开得匆忙,但我一直以为,那天的我,有幸见到了深藏在闺中、从不轻易露面的姚家大小姐。可是,直到最近,我才明白,姚二小姐口中的‘大姐’,并非是我仰慕已久的姚家大小姐,而应该是姚家收养的义女殷绘素姑娘才对。而真正的姚家大小姐,却因为这个误会,就此与我擦肩而过了。”说道这里,邺洪基停了下来,双目直视着铭  的眸子,仿佛要将她看穿。

    “原来,得你倾心之人,竟是姚家的大小姐。”眸底犹如一泓冷泉,清澈明净,却深不见底。铭  依然平静,就好像他刚才说的,就只是一个故事。不仅如此,像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听故事的人一样,她还好奇地向邺洪基发问:“后来呢?难不成,你与姚铭  就这样错过了?”

    见铭  不肯承认,邺洪基一脸讥诮,满怀感慨地叹道:“许是苍天垂怜,许是缘分未尽,一次偶然的巡猎,一只神奇的灵狐,竟然又把她带回到了我的身边……”他故意停下,只等她自己承认。

    “这么说来,你已经见到姚大小姐了?”虽然他已经说得非常明显,铭  却仍然抵死不认。“她的脾气,是不喜见外人的。连我,也有小半年没看见她了。”

    “你难道,不想见见她么?”因为铭  的坚持,邺洪基的心底很是生气。越生气,他就越想看见她被揭去伪装的那一刻。

    “好啊!只是今天晚了,明天再见吧。闹腾了一天,我也累了,想睡觉了。”铭  翻身转向内侧,摆出了逐客的意思。

    “哼!”邺洪基一声戏谑的笑。“不用明天。此刻,她就躺在我的跟前。”他下俯身,臂膀隔着锦被箍紧她的身体,脸颊贴上她的面庞,双唇含住她的耳垂。魔音在她耳畔柔声呢喃:“怎么,你还不承认吗?我的姚大小姐。”

    ……

    (第三卷完)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