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第十一章 旧画新容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56  更新时间:10-04-16 22:5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只听方进在门外说,“王爷,萃文斋的孔老板把裱好的画送来了。我自己去接的,没经下人们的手。”

    “好”,赵祚答应着,打开书房门,从方进手里接过了画卷,又关上了门。双手把画卷拿在胸口,赵祚有一瞬间的默然。

    邺洪基瞥见了赵祚若有所思的神情。他有一种预感,这幅画和赵祚过去的传奇有极深的关系。“是哪位大家的名画,王爷如此珍惜。能否让小将开开眼?”邺洪基故意随意地问着,笑笑,还打趣道,“能劳动方管家亲自接进来的画,必定不凡。”

    虽然邺洪基没有表露,但是他知道,萃文斋是开封数一数二的古董字画店。老店已经营了四代人,如今的老板孔鲫更是修复古字画的大家。不是极为珍贵的古字画,他是不会出手装裱的,何况还亲自上门送还。

    “不是什么古画,也非出自大家。这是小王闲来自己画着纾解心绪的。”赵祚随手把画卷摆上了书案。

    “原来是王爷的墨宝,那小将定要鉴赏了。还请王爷莫要吝惜。”邺洪基站到了书案旁,一只手按上了画卷。

    见推脱不过,赵祚笑了笑,一边说:“旧时游戏之作,少将军莫要见笑”,一边双手将画在书案上放正,轻轻地曳开了画轴。随着画卷渐渐展开,邺洪基的心一丝一丝地抽了起来。……

    这是一幅十几年前旧画。微微透出一点黄色的画纸上,一轮明月照着一座绣楼的窗台,一个年轻女子正在对镜晚妆。那女子身上穿的竟然就是“黄鹂翠柳”做成的衣裙。她的头发已经放下,长发垂到腰际。从她对面的铜镜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张清秀隽美的容颜,脸庞两边各有一粒圆珠形的翠玉摇摇地挂在耳垂下边。她以手支颐,手臂上挂着一个同样翠绿的玉镯。妆台的一角放着一根绿玉发簪,边上还摆着一块小巧的绿玉珮。四件首饰的颜色纹理,显然是出自同一块碧玉,衬托着如玉的美人。妆台上的烛火映红了她的脸颊,烛光照亮了她的眸子。镜中清秀的面庞正娇俏地笑着,不知对着的是铜镜,还是看画的人。

    邺洪基仔细地看着画中的女子,脑海里浮现出梦中的女子。“是,又不是”他轻声嘟囔,可还是被赵祚听见了。“什么是不是的?”赵祚问了。

    邺洪基脸色一僵,随即平复。“我说这是旧画,又不是旧画。您这整幅话都是旧的,可唯有这镜中的颜色却是新的,”邺洪基指着画上的新墨,向赵祚问道:“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确是小王二十年前所画的。只是当时无论如何也画不出的镜中的容颜,所以当时只能将画空着一块。不知何故,近来常常梦见这画中的场景。蓦然提笔,竟将这长久以来的空白给填上了。倒是意外的收获。”赵祚轻描淡写地解释着。

    “但不知这画中的女子是何人?让王爷如此牵挂。”邺洪基表面波澜不惊的问着,心已经提得老高。

    “她是小王的亡妻,已经故去十多年了。”赵祚落寞地说着,眼光飘出窗外,飞向远方。

    邺洪基的心一紧,仿佛一件美玉高高落下,满地纷纷。他说不出话。随着赵祚,他的眼光也落到了天际。

    半晌,外边有下人回禀,说萧正使派人来传季将军,有要事商议。邺洪基告辞,离开了永王府。

    方进回到书房里,回复邺洪基已经离开。“他答应了?提了什么要求?”

    “他要‘黄鹂翠柳’的工单。”赵祚沉沉地说着,眼光丝毫没有离开架子上的画像。

    方进也望上了画中的面庞,沉默了片刻。“要我去吗?”

    “也只有麻烦你了。”

    方进转身推出,赵祚的眼光仍然纹丝未动。

    邺洪基回到辅德驿,萧俭正焦急地等着。见到邺洪基回来,连忙询问。

    “我没事。赵祚不能把我怎么样的。”邺洪基坐下,喝了口茶。

    “他知道你的身份了?都是我不小心。”萧俭很是自责。

    “不管你的事,如果他连谁是做主的人都认不出来,他也不是永王了。”邺洪基安慰萧俭。“对了。余下的岁币和丝绸,这次先放放。半年后再一起收回吧。我答应他们了。”

    “那陛下那边……?”萧俭担心。

    “我有分寸。还有,这次你带着贡品先回去,我会多逗留一段时间,下江南。”

    “就你一个人!不行。”萧俭的反应很激动。

    “你把暗卫留给我,其他的人统统跟你回去。我会跟你们保持联络的。”邺洪基的话,不容置疑。

    萧俭没有办法,只能尽量安排周到。

    回到自己的房间,邺洪基放松下来,躺在床上,心里疑团重重。

    那个在沙漠里救了他的人,究竟是谁?明明是花样年华的她,为什么会是十多年前难产而亡的永王妃。难道真是仙逝多年的永王妃在沙漠显灵?即便如此,无缘无故,永王妃的灵魂又为什么要救他脱困呢?画中的面庞与他当日在沙漠中所见的一模一样,连所戴的首饰也一样。如果说她不是永王妃,却又找不出任何的证据说服自己,可他又偏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祚当年画不出她的容貌,直到她去世十多年后才补上了画中的容颜。邺洪基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那幅画,难道非要等到白发显现的时候,才能描绘心中的容颜吗?

    邺洪基的心里五味杂陈。无法否认,对海市蜃楼里的容颜,他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他不清楚这是不是爱。但是他本能地相信,她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在这世上的某一个地方,她一定真实而美丽地存在着。只要找到她,他就能证明他的相信是正确的。

    但是现在……现在,她的容颜已经重现在他眼前,她的一切几乎昭然若揭。她是别人的妻子,一个十一岁男孩的母亲,而且已经仙逝多年。这意外而至的真相,让他原先的想法变得如此尴尬,让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变得如此荒唐可笑。

    他意懒心灰,却又从心底里舍不得放弃。于是他只能把这情感解释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因为她,他到处打听有关‘黄鹂翠柳’的一切;因为她,他要把海市蜃楼里的景色变成自己的花园。他想找到她,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苦笑、摇头之后,邺洪基还是无法接受、无法释怀,甚至想放弃他的江南之行。毕竟‘黄鹂翠柳’对他已经没有了那种似有似无的味道,变得如同嚼蜡。但他终于没有拒绝,他想或许他还能籍着江南的烟雨亭台回味这已成追忆的情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